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七章:動手收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動手收網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侯恂直直看向侯方域:「朝宗」

侯方域則是雙手緊握著七香閣台上的扶手,望著街上,神情焦慮。,現在,侯恂聽侯方域這麼一喊,頓時啊了一聲轉過頭,看向侯恂話都說不利索:「父親大人父親大人可能,可能還在路上吧」

社兵的確沒有來。他們集結在了曹門外的校場上,等候著朱慈烺的命令。

從一開始,五門社兵就已經在朱慈烺的布局之中。方恩賣出去的五兩一石平價糧不知救了多少人一家數口的性命,不知讓多少總社欠下了滔天的人情。吳漣的兩百石糧票固然誘人,但從方恩手中賣出去的平價糧又何止數千石,每個總社從方恩手裡拿到的糧米都不止千石。

而且,方恩賣的糧雖然有些劣質,卻巧妙地避免了總社社長拿出去中飽私囊出售,從而讓開封五千社兵結結實實記住了方恩的恩義。開封社兵不是尋常兵丁,大多都是薄有家產的中產。多數社兵消息靈通關係眾多,豈會不知是侯家背後的六家糧行在漲價惜售,大發國難財

如此一來,就是五門總社想要投靠侯恂,也絕不會有社兵答應。

「不必掙扎了。」朱慈烺平靜地看著這一幕,繼續道:「督標營百戶齊賢已經帶著三百將士堵住了西門大街各個出口。一會兒,恆信會配合我們的行動重新開始營業。現在開始恆信會售賣現糧。真正來買糧的老百姓可以放走,手中空空卻吆喝著擾亂秩序的,一律逮捕若是查清楚背後誰在搗亂。本官會如督師所願,絕不會徇私」朱慈烺輕輕一揮手。看向王燮道:「王縣令可以帶著道標營動手了。」

強項的王燮躬身領命。

見此,侯恂卻是激動了起來:「不準動手誰給的你權力。憑什麼抓人」

「自然是太子殿下授權下官動手,此事,巡撫大人亦是知曉。」朱慈烺靜靜地看著侯恂。

沒有太子的命令,強項的王燮如何會屈服

侯恂聞言,頓時氣勢一陣低落。但他很快就鼓舞起了鬥志,怒聲道:「秦俠你以為你倒行逆施,壞了規矩動兵就能挽回人心嗎」

朱慈烺卻是看也不看,咬人的狗不叫。侯恂叫喚得厲害,卻是沒有咬人的力氣了。

一旁。吳士講挪著腳步後退,想要悄悄溜走。看到朱慈烺發飆動手,自己圖謀全部落空。所有人都想到了最壞的一幕。

那就是朱慈烺要動兵抄家來填補虧空了

只是,當朱慈烺的目光落到吳士講的身上時,吳士講便感覺渾身墜入了冰窟,寒意滲人。

「知府大人也不必焦急。」朱慈烺悠然著道:「下官並沒有打算抄家六大糧行。炒作糧米,囤糧惜售的人掩飾得很好,下官一時間的確還未抓到證據。沒有證據的前提下,下官並不會因此壞了規矩律法。不過呢。本官有這個信心,將商業上的事情,用商業解決。」

朱慈烺這麼一說,眾人紛紛振作了一下。這說明朱慈烺沒打算抄家

但緊接著。朱慈烺的話卻讓所有人紛紛感覺寒意入骨。

「從現在開始,開封城的糧價會回歸正常與理性。兩日後,恆信的現糧只賣六兩銀子一石。至於存糧的問題兩位大人都不用擔心。所有糧票上的時間。都沒有今明兩日。很快,城內糧荒就會真正解決。」朱慈烺笑著。轉身離開下樓。

見朱慈烺離開。吳士講與侯恂等人都是面面相覷,不知如何去想。

此時。一直沒有出現的王謙之悄悄趕了過來,道:「督師。五門社兵都聚集到了西門,王燮的道標營主力也都聚集在了西門。還有還有山東鎮全軍都在西門城內列隊等候」

「這是要決戰了嗎」侯恂茫然著道:「可糧米問題尚未解決,他秦俠就不怕中途斷炊那樣兵卒是會造反的」

吳士講也是猶疑著道:「難道還是要抄家可既然說了不會如此,想必就不至於要出爾反爾吧」

不多時,吳漣跑了回來,道:「叔父。家中一切無礙,各家糧行都無官兵來擾。只是只是各處恆信商行都掛起了牌子,說是暫且停業,兩日後降價到六兩一石。現在不僅咱們六家慌了神,就是城中好些親友都慌了神氨

「真降價了那咱們買了兩萬石的糧票怎麼辦那都是咱們侯家的積蓄氨侯方域驚道:「不可能,不可能現在市面上開售的糧票都達到了至少十萬石了吧。就算山東鎮全軍不吃不喝,再搜颳了河南府庫也沒有這麼多糧米啊不是盯上了咱們,怎麼可能有得賣」

侯恂也是皺眉:「的確不對,現在山東鎮大兵開動,更是著急用糧的時候,怎麼會再拿軍糧平抑糧價到底有什麼法子竟然敢降價到六兩一石」

侯家挪用了軍糧,又籌措了將近百萬兩的銀子,到了現在,全部都花出去囤積糧米,囤積糧票。畢竟,這些東西在開封城可比金銀要寶貴許多,是的硬通貨。可現在,要是糧價真的降到了六兩一石的地步,侯家就要虧得血本無歸了

要知道,將近百萬兩的銀子不僅是侯家歷代的積蓄,更是拼湊借用,花了好大的人情和力氣埃到時候還不上,不僅侯家父子前途盡毀,人生絕望,就是整個家族都要分崩離析。

「要降價到六兩一石解決開封糧食危機,又要保證上萬兵丁的軍需供給,就是抄家了六大糧行的十萬石存糧也不夠啊況且,他不是說了不會抄家嗎」吳士講喃喃著道,他也明白了事態嚴重:「怎麼可能這般自相矛盾,定然是秦俠虛張聲勢」

吳士講也有了大難臨頭的感覺。他們吳家丟進去的銀兩固然沒有侯恂那麼將近百萬,但也有小四十萬兩投入啊其中不少都是借來。這要是虧了,這個知府頃刻間就要沒得做,那些被借了錢的豪族子也會變成索命鬼未完待續。。

ps: 感謝~長不大的小不打賞10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