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八章:大兵出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大兵出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他秦俠就是要抄了我們家!沒了我們為敵,誰還會記得他秦俠的壞處!開封的糧價沒了我們控制,定然是應聲下跌」侯方域感覺自己都要癲狂了,大喊大叫:「一定要收拾了那秦俠!不然咱們都完了1

「怎麼收拾?」吳漣下意識問。就愛上網 。。

侯方域大叫著:「楊維城呢?我們的督標營呢?還有我們六大家,都過去鬧,發動我們的關係,發動我們的人手,統統過去鬧!跟秦俠拼了1

吳漣被侯方域感染了幾分情緒,想要開口答應。

一旁的吳士講微微動容。

而侯恂,卻是一臉木然,好歹留了幾分鎮靜。

就當吳漣剛剛想要說話答應的時候,卻聽外面一聲輕咳響了起來。

就見齊賢張開了嘴,露出八顆潔白的牙齒,笑著道:「各位大人,我們大人請各位大人上城門一敘。」

場面一陣寂靜。

吳漣面色慘白,將想要說的話統統咽了回去。一旁的吳士講趕緊低頭,一臉不敢見人的惶恐。

「不用想了……事到如今,多說無益。」唯有侯恂多了幾分鎮靜,平靜地道:「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此刻以卵擊石,又是何必呢?」

曹門城樓上。

朱慈烺瞥了一眼被齊賢帶過來的這些人,沒有開口,靜靜地看著西邊。

「是要準備出城決戰了嗎?」周王說出了在場眾人心中的疑問。

不論是河南巡撫高名衡。還是布政使司左布政梁炳,亦或者巡按蘇京、開封知府吳士講以及祥符縣縣令王燮都是看向朱慈烺,神色各異。

七香閣上的事情已經傳遍了開封上層。悄然間,朱慈烺已經成了開封真正的掌控者。

朱慈烺的五指在城牆上輕輕跳著,笑道:「大軍很快就會開拔了。最先出去的是三個步兵營,隨後就是山東鎮麾下騎軍。再次是道標營,最後是五門社兵,以及山東鎮麾下的輔兵。決戰還說不上,出城後會列方陣待守。先看看來了哪路賊兵。」

朱慈烺說完,又拿起千里鏡。仔細看了起來。

忽然,城頭上,王燮耳朵一動,探出頭去。面露異色。

與此同時,張鎮也是腳步匆忙地走了過來,對著朱慈烺低聲說了幾句。

眾人不敢去問朱慈烺從張鎮那裡聽到了什麼,於是紛紛看向王燮。這裡,大家的年紀都以王燮最小,身體也是以王燮最為康劍看得遠,聽得清晰。

只是王燮說出來的話卻讓眾人紛紛一陣愕然:「各位大人,下官聽到的是滔滔水聲。」

「水聲?」高名衡喃喃地說著,不明所以。

眾人也是摸不著頭腦。

很快。山東鎮主力出了曹門外,列陣準備迎敵。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光是看山東鎮各部出城迎戰。高名衡就不再管王燮的話,而是仔仔細細盯著看了起來。他的旁邊,陳永福微微露出幾分敬畏之色。

「陳總兵。山東鎮的兵如何?」高名衡悄悄走遠了幾步,低聲和陳永福說著。

陳永福沉吟了一下,道:「訓練有素。行軍的時候沒有什麼雜音,各部聽令很清楚。傳達很迅速,反應更是敏捷。山東鎮的兵無論是行軍的陣列。還是布陣的本事都是乾淨利落。這是一支久經訓練的兵。」

「比陳德麾下的兵如何?」高名衡又問。

河南所部官軍積弊深厚,雖然陳永福算是很有本事的,陳德也不是敗家子,能打能殺。但河南鎮還是有強有弱,各部差距極大。當然,高名衡是知曉河南官軍的虛實。至少陳永福之子陳德所部是河南鎮里最能打的。

「比起山東鎮第二步兵營還好。比起山東鎮步兵第一步兵營不差。」陳永福這下子斟酌了好些時候才開口。

聽完,高名衡頓時默然了。

山東鎮現在有三個步兵營。最厲害的大家都清楚,就是飛熊營,此刻陣列最先,一派強軍風範。不讓人後的就是山東鎮第一步兵營了。這也是一個久立戰功,自詡不比飛熊營弱的強軍。再往後,就是剛剛成立不久的是第二步兵營。

只不過,山東鎮的資源也是有限的。尤其是朱慈烺打算推進火器化,更是給後勤帶來了巨大的挑戰。雖然軍務司有了國子監的畢業生擴充人手,但後勤的力量還是薄弱。故而,第二步兵營雖然訓練不差,但其他條件比起前兩個步兵營就差了許多。甚至,這支步兵營暫時還是老十七統領。因為朱慈烺手中著實沒有更好的人才了。

只是,老十七主要的精力當然要放在親衛隊上。故而,第二步兵營各方面比起前兩者都要差了許多。

山東鎮進了開封城小半個月了,陳永福這個河南總兵官當然也知曉一些山東鎮的基本情況。這個時候,說比第二步兵營還好,也就是說不相上下。但說比山東鎮第一步兵營不差,其實就是委婉表示頗多差距。

要不然,陳永福直接就拿飛熊營去比了。

陳永福是高名衡手底下少有大將,對於陳永福的判斷與坦誠,高名衡都是信任。此刻聽陳永福這麼一說,高名衡頓時知道了山東鎮的分量有多重。

「嗯?水聲?」陳永福忽然說道:「真的是水聲1

高名衡愣了下:「什麼水聲?」

「黃河洪水的聲音1陳永福緊張著道:「這是黃河洪水的聲音!我小的時候親自見過黃河水泛濫,淹到開封。那時候,就是這個聲音1

「什麼?」高名衡的分貝頓時猛地拔高,心卻不斷下沉。

朱慈烺緩緩放下了千里鏡。

此刻,遠處的黃河水已經可以清晰得眾人都看得到了。

「是黃河洪水的聲音。」朱慈烺肯定著道:「闖賊挖了黃河堤,要水淹開封。」

朱慈烺一語而出,城頭上先是安靜了下來,但緊接著所有人都彷彿吃了**一樣。爭先恐後大叫起來,似乎只有這樣才能稍稍宣洩一下那種恐懼。

「該是的賊寇,喪盡天良啊!竟然挖了黃河堤,這是要同歸於盡嗎?」吳士講感覺到了幾分絕望。未完待續

ps:感謝jintao257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