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章:真不謙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真不謙虛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當朱慈烺回過神的時候,這數百艘漕船也陸陸續續停在了曹門周圍的護城河上。甚至,動作迅速的輔兵營百戶已經開始組織了卸貨。

卸貨的動靜不小,就是方恩都親自上前。見方恩都上去幹活了,不少社兵也紛紛上前幫忙。

就連鐵毅,也是率先扛起了一個大袋子。只不過,這袋子著實有些不夠結實,當鐵毅去抓的時候,卻用力過猛,一下子就抓破,讓布袋裡的東西紛紛露了出來。

看到布袋裡流出來的東西,鐵毅頓時一愣:「都他娘的先別動,輕手輕腳快來人,脫了衣服,將漏了的糧米裝好氨

鐵毅這麼一喊,眾人紛紛一愣,待看明白了露出來的是糧米后,都是大叫了起來。

城頭上一幹將官們聽著這個動靜,紛紛望了過去側耳傾聽,仔細分辨。

「是糧食啊是大米啊,白花花的大米氨

「秦大人運進了大米數百艘船的米,這得有多少萬石氨

「咱們開封,不必缺糧啦」

噗通……

曹門城門樓的角落裡,吳漣急忙將暈倒的吳士講扶了起來:「叔父……叔父……」

「父親大人……」侯方域表情苦澀地扶住侯恂。

侯恂卻是身子一軟,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讓侯方域扶都扶不祝

其他人見此,也頓時感覺這剩下一股涼意傳來。

「六大糧行虧慘了……」王燮輕笑著:「根本不用什麼抄家。這數百艘的漕船進了開封,還有誰會買高價糧,還有誰敢賣高價糧?」

噗通……

又是一個布政使司的參政暈倒在地。顯然,這一位也參與進了六大糧行裡頭。

就連偷偷屯了不少高價糧的左布政梁炳,巡按蘇京都是齊齊倒吸一口涼氣,感覺心痛入髓。

曹門上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出去。對於商人而言,有時候一條消息寥寥幾個字就價值萬金。

而此刻,城門外出現的數百艘漕船就印證了這一點。

糧價,應聲大跌。

六大糧商的聯合也終於走到了終點,每家都在瘋狂地趕在消息擴散出去之前迅速降價賣糧。一時間。糧價從五十兩一石的高峰點開始下跌,前一刻賣四十,后一會兒賣二十,最終孤零零地跌破了五兩一石。

城內百姓一片歡呼。但六大糧商的名頭已經臭掉了,願意在他們那裡買糧食的除了極少貪圖便宜低價的百姓以外,其他都寧願等候恆信的糧米。

到了這會兒,恆信的告示又出來了,賣四兩一石。到了這地步。就連貪圖便宜的也沒人去買了。

這一刻,城內百姓紛紛跑到了城頭上,看著城外數百艘滿載著物資的漕船,議論紛紛。話里話外,都是欣喜的神色。

更有甚者,一個勁地打聽著恆信商行還招不招人,甚至不需要銀子,甘願幫著恆信商行搬運糧米,得到拒絕後,也依舊幫著修築碼頭。

此刻。城內的局勢就這麼算是穩定了下來。

人心安穩,開封城的百姓們恢復了對守住開封勝利的信心。

「探馬回來了」忽然,一騎快馬疾馳而來,城頭上的眾人紛紛一陣緊張。

果不其然,曹門外,煙塵滾滾,顯然是大隊人馬來此的架勢。

高名衡凝眉道:「這是……羅汝才所部的兵?」

果然,如高名衡所說,一桿寫著碩大的羅字的旗幟迎風飄揚,高高舉了起來。

「羅汝才不是在東城嗎?怎麼跑到了西北角這兒來了?」周王對此不解。

朱慈烺卻是猜到了一些:「這一次。漕船南下還是羅汝才的緣故。我軍中探報得知羅汝才打算挖掘黃河大堤,水淹開封。得知這個消息后,我便順勢讓在柳園口碼頭外的漕船順著汴河故道南下。羅汝才應該以此做好了準備,想要渾水摸魚藉機攻城。」

只不過。朱慈烺這話一出,常志朗。司琦等山東鎮的人紛紛都是善意地大笑了起來。

山東鎮的這些人顯然都是些熟悉軍情的,明白了其中笑點。但其他人卻是一頭霧水。賊軍來攻,不應該是緊張備戰嗎?這是笑哪門子?

「這還怎麼攻城?」陳永福這位內行倒是明白了,指著城頭外的護城河道:「這水深過三丈的護城河當初可是費了李自成牛鼻子力氣這才斷了水,他羅汝才倒好。挖了黃河堤,黃河水順著汴河故道南下,倒是將開封城的護城河給灌滿了水。別說城頭山東鎮強兵,就是這開封城的護城河,也夠羅汝才啃的」

眾人聽陳永福這麼一說,頓時紛紛恍然大悟。

高名衡笑著道:「羅汝才這下子還上門來送死,這是要成全秦大人軍功了。」

「哪裡哪裡。闖賊才是強敵。」朱慈烺笑著道:「現在,先讓兒郎們練練手罷了。」

高名衡被朱慈烺這說得差點嗆著了。這前半句還算是謙虛,後半句就露出了測漏的霸氣,敢情羅汝才這般大敵才只配朱慈烺練手埃

此刻,遠遠看見羅汝才所部上場,朱慈烺下了城頭,在老十七的親衛隊護衛之下縱馬疾馳,領兵出擊。不多久,山東鎮也開始響起鼓聲,緩緩前進。其後,道標營與開封社兵依舊緊張著護衛著,並且迅速搭建著簡易營地,修築營地內的碼頭。

朱慈烺的話還真不算什麼謙虛的。

山東鎮六七千的強兵上了場,頓時就讓滿城矚目,如定海神針讓人有了無邊信心。

看到山東鎮竟然好整以暇,早就等著己方上來,羅汝才那邊剛剛露出了一點氣勢頓時就泄了下來。

他們顯然沒有想到朱慈烺竟然準備已久。

此刻,羅汝才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皺著眉頭看著依舊乾燥的土地,惱怒著道:「陸航這狗東西幹什麼吃的,說是水淹開封,怎麼反而把護城河給灌滿了」

羅汝才千里迢迢,將自己的兵從東城挪到西北角這邊發動攻城,可是投入了很大的勇氣和決心的。

別的不說,北城這邊是袁時中的勢力範圍,西城與南城在加上曹門,這又是李自成的勢力範圍。

羅汝才跑到別人地盤上撒野,自然是冒了極大的風險,想要攝取超額的好處。未完待續。

ps: 感謝書友120116

投了 1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