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六章:怎麼這麼能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怎麼這麼能打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殺氨章海提著手中火銃,忽然猛地上前一跨步,身子微微一矮,借著沖勢將手中火銃猛地朝著殺來的黃勛腹部統去。

「慫蛋龜孫正面來和我打」見章海殺來,黃勛心中一驚,急忙身子一扭,閃開了章海一擊,手中巨斧劈去,將章海捅來的火銃攔腰橫劈斬落在地。

章海身受這樣的巨力,雙手一麻,頓時知曉火銃握不住,急忙去抽腰中長刀。

只是,章海畢竟是個入伍沒幾個月的新兵,哪怕訓練在如何勤快,又哪裡是黃勛這種百戰沙場里廝殺出來老兵的對手。

章海手中的腰刀還未抽出來,就被黃勛的巨斧迎頭一挑,又是掉落在地上。

見此,章海矮身就要滾在地上去撿刀槍,卻被章海一腳踹落在地。隨後,章海的眼中,一把滴著鮮血的巨斧越來越大,伴隨著黃勛那難聽的公鴨嗓,映入腦海:「受死吧」

……

徐彥琦手中三眼銃火光一閃,鐵彈頓時打在黃勛的巨斧之上,震得黃勛身子一顫,巨斧把握不穩。

黃勛還要再動,卻見徐彥琦手中長槍已然如毒蛇一樣,猛地一抽,正中黃勛腹部。

「礙…」黃勛只覺眼前一黑,本就受創甚深的腹部再受這一擊,再也無法承受,暈死在地。

「還不快起來歸隊」徐彥琦掃了一眼章海,環視著身側飛熊營道:「長槍兵各部,進攻」

「飛熊營,萬勝」

「山東鎮,萬勝」

「秦益明大人萬勝」

「殺氨

……

無數吼聲再度響起,伴隨著的,是長槍刺入賊兵身軀傳來噗哧噗哧的聲音。緊接著,無數慘叫響起,無數吼聲如雷,整個山東鎮猶如千人一體,不斷朝著前方擠壓。不斷前進,帶著鋼鐵一樣的意志,推動者飛熊營這支吞噬著生命的怪獸前進。

三排槍兵將過丈的長槍攢刺起來,如同一個生命的收割機一樣。捅穿了一個個拚死殺來的強敵。

更加讓老營選鋒兵感覺恐懼的是,無論是哪一個軍中赫赫有名的勇士提著巨盾殺入飛熊營的長槍兵軍陣后,卻依舊無法殺透第蟆

不錯山東鎮的長槍兵是擁有三層軍陣的

殺到第一層的時候,面對的或許還只有左右十餘桿長槍。

但殺透第一層軍陣,進入第氖焙頡>鴕面對前後左右第一第二第三排的長槍,面對數十桿要命的槍頭。

哪怕是老營選鋒兵中戰陣經驗最豐富的軍官帶著上百披著兩層鐵甲的精銳老兵去沖,卻依舊是在友軍上百傷亡后,這才千辛萬苦殺透了官軍的長槍兵方陣。但哪怕此刻僥倖沖了進去,卻依舊不得不發現,一名百戶軍官又是帶著排列其後的後備槍兵惡狠狠地撲了過去。

面對以逸待勞的山東鎮生力軍,老營選鋒兵的精銳迅速傷亡殆盡,甚至無法後退。

缺漏很快被補了上來,而山東鎮……依舊在前進

「殺」

……

忽然間,又一陣整齊的口號響了起來。

飛熊營左前與右前兩端的火銃兵再度冒了出來。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

三段火銃兵的輪流射擊頓時將正在與長槍兵鏖戰的羅汝才所部打落一片。

幾乎同時。正面的長槍兵又迅速結陣撲了上去。

後排的羅汝才所部的老營選鋒兵還未反應過來,就見眼前一排排戰兵倒下,還未什麼動作,又見長槍兵如狼似虎舉著長槍挺刺殺來,氣勢騰騰,更是戰陣儼然。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羅汝才竟是發現自己麾下近萬強兵率先壓了上去,卻反而被山東鎮一營之兵一力反推了回去

「這怎麼可能?」羅汝才跳腳了起來,滿目不可置信:「周二過呢?孫和尚了,他們兩營的兵怎麼打的。怎麼還不成四面圍攻之勢?」

羅汝才的憤怒很快就傳達到了孫和尚與周二過的身上。

但孫和尚與周二過卻是叫苦不迭。

周二過面對的是山東鎮第一步兵營。但剛剛吆喝著要拿下第一步兵營營旗的周二過此刻卻是頭大如斗:「這怎麼打,這怎麼打?」

周二過比起選鋒兵更早地壓了上去。但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個格外感覺苦惱的問題。

布下了方陣的第一步兵營如同一個刺蝟一樣,四面都沒有弱點。無論是東南西北,都找不到突破點。而且。第一步兵營位列品字形大陣的西邊,想要從東邊打過去,卻要面對中軍與飛熊營西面南面的兩面夾擊。

這樣的窘境讓周二過沖了兩陣都只能草草放棄。

周二過當然沒有老營選鋒兵那樣精銳,在長槍兵的進攻與火銃兵的進攻之下還能維持衝鋒之勢,撕裂開長槍兵的長陣。甚至,他都不能逼得劉勝動用預備隊。

「再沖。再衝上去」眼見老營選鋒兵也沖不開山東鎮的軍陣,周二過也知道羅汝才急了眼,急忙繼續領著麾下的兵壓上去打。

但第一步兵營可是比你飛熊營也不弱的老營頭,眼見周二過還有膽衝鋒,劉勝頓時氣急:「怎麼打的仗,衝上去,碾壓過去,不能讓賊兵囂張」

眼見飛熊營那邊打得精彩,將老營選鋒這樣的賊軍精銳反推回去,劉勝這邊豈能甘心。

頓時,第一步兵營彷彿打了雞血一樣,繼續朝著羅汝才所部的中軍壓了過去。

一時間,佔據著飛熊營左邊戰場的老營選鋒兵與佔據著第一步兵營正面戰場的周二過所部戰兵感受到了雙面的壓力。

至於另外一邊,領了官軍右翼任務的孫和尚更是面色鐵青,看著老十七親自領著親軍一次次衝殺,心中喃喃著,滿目都是不敢置信:「官軍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能打了?」

「官軍又什麼時候變得這般肯廝殺了?」

「當官的這麼拚命,怎麼當兵的還這麼拚命」

……

孫和尚的兵自問比起周二過的兵還要稍強一點,但面對一千五百第二步兵營的兵,卻個個都比不上,初次接陣,就被對方反推了回去。未完待續。

ps: 感謝月票~

甘萬

投了 1張月票

秦風漢魂

投了 1張月票

54大小姐

投了 2張月票

圍棋愛好者

投了 1張月票

魔雲星神ii

投了 2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