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一章:獨立建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獨立建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唯一凄慘的,似乎就只有羅汝才這個生死不知的倒霉蛋了。 首發哦親

羅汝才的主力在曹門外大敗而歸,其部兵馬雖然得以在紅娘子的斷後之下保留。但打完之後,羅汝才與余部兵馬卻駐紮進了劉宗敏的營地里。這意味著什,不言而喻。消息傳出去,橫地鋪里留手的余部紛紛感覺末日降臨,士氣頹唐。這個時候,誰能抵擋住劉宗敏衝進橫地鋪里如狼似虎的兵丁?

一時間,橫地鋪里哭喊聲一片,離開的劉宗敏所部兵丁扛著大包小包,推著大車小車,拉長成了人龍,一路回了閻李寨。

尤其是羅汝才的主營,更是被劉宗敏帶著親兵親自光顧。羅汝才好色之名可是眾人所知,裡頭眷屬多少美艷女子可想而知。

甚至,還有許多搬不走的東西,被人一把火燒起,激起一片笑聲。

而紅娘子,便要眼睜睜地看著這樣的人間慘劇發生在眼前。看著這些陌生的所謂義軍義士提著刀槍殺戮擄掠。看著幾個雙目無神的女子從橫地鋪之中跑出來,一頭撞死在路邊的一個巨石上。

直到劉宗敏帶著余部的人走了,紅娘子這才下令收拾殘局。

撲滅大火,救濟災民,恢復營地……

以及……接待開封城中悄然出來的蘇鳳兒。

「本以為殺官造反就能求一條活路,沒想到,所謂義軍將士發起狠來,比起那些官兒都不如。」蘇鳳兒看著一片狼藉的橫地鋪,輕嘆了一聲:「紅娘子以後都駐紮橫地鋪了嗎?」

紅娘子點了下頭,道:「東城畢竟不能沒人留守。劉宗敏就是個賊,只想著搶一把,不願意留守外頭做個苦差事。所以我便來了。**出營的感覺還是好些的。」

這其實也是個交換。紅娘子在曹門外戰場上斷後對峙並沒有真打,但羅汝才在陣前潰退的千餘選鋒精兵卻被紅娘子給私藏了下來。

念在紅娘子也出力不少的份上,李自成沒有追究。於是,劉宗敏就這麼吞吃了羅汝才餘下大部的好處,留給了紅娘子一個一片狼藉的橫地鋪營地。

「能獨處一方總是好事。這一遭。秦大人讓婢子出城,說是有一件事要告知紅娘子。」蘇鳳兒說著,又取出了一疊恆信銀票:「再說這些事之前,婢子想起了這個。這是恆信錢莊的銀票。不記名的,找一處恆信的店面就能取出三萬兩銀子,拿著簡便,紅娘子這些時日補發的軍需。」

紅娘子表情頗為有些怪異,良久才恢復了正常。道:「秦大人的信心倒是十足。」

恆信錢莊暫時只開在開封城內,要想取銀子,自然只能等到戰後。

蘇鳳兒倒是伶俐,猜到了紅娘子心中所想:「戰後軍略,自然是需要以秦大人命令的。大軍重整,斷然不能以流賊形式,徒然其表。其後,規制軍法都會齊備,這些軍餉也才用的出去。而今紅娘子軍中連規制都無,何人能得多少糧餉都沒有法度。拿了銀子又有什麼用處呢?況且,紅娘子所想的大人早就琢磨過了。此前,紅娘子在閻李寨大軍之中,不便走動。現在紅娘子獨自得了一處大營,大人也有許多辦法可以操弄了。比如……不多久就會有十數艘漕船繩索鬆動,順流東去。」

說到這裡,紅娘子這才坦然收下了這些糧票。

「末將知道了。」紅娘子又道:「上次秦大人說能賑濟那些災民,是真的?」

「對……秦大人打算以工代賑,要再造一處新城。其中平整土地,修築道路。 再造房屋都能留出數萬個活路的機會。只要有災民肯去賣力氣,便能有活下去的機會。就算是女子,亦是能靠著漿洗衣物,開些餐食店子找到活路。」蘇鳳兒說完。微微有些傲然。

「這不是徭役?」紅娘子有些不理解了。歷來徭役是不知道要死多少人的,罵名從來都不少,怎麼反而成了賑災的手段。

蘇鳳兒頓時搖頭:「這當然不是。徭役是官府組織,不發錢的。但這次是恆信商行組織的,是商家行為。招工做活建屋,這都是要給工錢的。要知道。恆信商行這可是大人自個兒全家家當掙出來的大商行,誰敢污了大人的名聲?倒是現在,糧米騰貴,直接發錢不如發糧米。但這絕不是徭役的黑心事。」

「既是大人自家的商行,不從官府過手那總歸能給災民留下一條活路。」紅娘子這才釋然。

「紅娘子。」蘇鳳兒見紅娘子這表情,知曉她是信了,換了個話題道:「聽說闖王要更易軍略了?」

「聽誰說?」紅娘子神情一凜,但反應過來發現自己的地位已經尷尬,頓時輕嘆一聲道:「大人的消息果真靈通。是如此,羅汝才麾下的周二過已經親自去請小袁營的袁時中了。不日,大軍議就會開常」

……

徐屯,小袁營。

小袁營背靠一個小湖,安營紮寨便扎在了小湖的半山腰上。

今日時節多霧,站在半山腰上遠眺開封城,總會出現雲霧遮蔽,看著開封城若隱若現,總有幾分不真切的感覺。

「俺袁時中當泥腿子的時候,真沒想到過有一天竟然有機會能打下省城。讓裡頭的金銀女子,為我所有。」袁時中背著雙手感嘆著,看向了身邊一個英氣勃發的少年郎道:「只不過,這天數已變,開封,幸好我沒敢動手。騰哥兒,旁人只覺得你父牆頭草,怕了官軍。可有的時候,你就需要看清楚自己的斤兩,要認命。」

英氣勃勃被換做騰哥兒的少年郎就是袁時中之子,袁騰了。

這些時日,袁騰已經停了袁時中說了好些這句話了。這讓年輕氣盛的他頗為不平:「爹爹,咱們就不能一心跟著闖王去打開封?只要能推翻這大明,重建天日,何愁沒有我袁家的封國?」

「封侯拜將……哪裡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喲。」袁時中笑著,拍了拍袁騰的肩膀,道:「你也是聽了那邊的傳話,要來勸爹爹去閻李寨,可對?」

袁騰頓時面色一紅。

「我應了。這就去。」袁時中表情無限柔化,皺著眉,彷彿藏住了萬千思緒。未完待續。

ps:感謝白蓮覺

投了 1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