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六章:伏兵猙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伏兵猙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只見虎子臣這個大漢此刻變得莽撞衝動而感性,看著秦俠,頓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拜倒在地,言語悲戚道:「秦大人啊!您可救救我們保定兵兩萬兒郎吧!咱們跟著朝堂軍令,從陝西打到山西,從京畿調到保定,又千里馳援開封,輾轉數度大勝大敗。)太子殿下而今令下,依舊入城援戰。從陝西出發的三四萬兒郎,現在能跟著大軍一起入城的,可就過兩萬來人了啊1

「我軍又如何不是輾轉千里,從湖廣來河南,大軍五萬1金聲桓竭力插進話。

但沒人理他。彷彿怕朱慈烺瞧不上一樣,虎子臣又道:「現在,我軍終於得見太子殿下欽命,知曉大明沒有忘了我們這般喜訊,營中將士知曉入城后無不是歡欣鼓舞,就等著太子殿下一聲號令,奔赴戰場,勇往直前,不惜性命奮戰1

虎子臣的兩段話如同兩個重鎚一樣打了出來。如果說第一段話還只是擦著金聲桓的鼻樑打在身前,嚇了金聲桓一跳,展示了存在感。

那麼第二段話就已經是巨錘在胸,讓金聲桓受了一招重擊了。

他萬萬沒有想到,曾經倨傲的保定兵面對山東鎮五品監軍的時候竟然膝蓋這麼軟。

金聲桓入城后受到的歡迎顯然迷惑了他,讓他直覺以為朱慈烺只有一個選擇。

現在,虎子臣的膝蓋說明了一件事。

朱慈烺顯然可以用保定兵代替湖廣兵。

明白這一點,金聲桓徒然色變。

只見他再無猶疑,當機就道:「難道我軍五萬雄兵就是怯戰之徒不成?」

朱慈烺看著無辜的金聲桓,很想點頭說一個是。

反應過來的金聲桓加碼道:「論及天下平賊之事,我家平賊將軍豈能錯過退避!只不過是因為軍資需要準備,這才稍稍有些疑問罷了。而今軍資既然備齊,自然會奮勇敢戰,不讓人後1

不讓人後幾個字,金聲桓咬字得格外重。

朱慈烺終於開口了:「既然如此,我剛剛獲悉一封太子殿下的軍令。命平賊將軍左良玉牽制橫地鋪的紅娘子所部,想必平賊將軍能圓滿完成任務吧?」

金聲桓滿臉不敢置信地看著朱慈烺。

要知道,左良玉可不是什麼沒根底的人。比如侯恂,儘管被朱慈烺軟禁。但朝堂一天公文沒有傳來,侯恂就是督師,就有資格收到城內任何文件戰令。尤其是這種涉及左良玉的關鍵軍令,豈會不告訴金聲桓?

但錯愕歸錯愕,既然此刻太子殿下的軍令都擺出來了。金聲桓如何會退避?

況且,這個也與左良玉此前的打算一致。只要開封城中的軍令不讓左良玉主戰頂住最大的壓力,他就隨時都有機會「解救太子」離開開封。

原本,山東鎮打贏了羅汝才,算是擁有了守城的本錢,讓左良玉很是感覺失望,這才再三敲詐。現在既然朱慈烺要力主決戰,左良玉當然樂於見到山東鎮等官兵失敗,到時候讓左良玉擊敗闖賊又解救太子,獲得最大的勝果。

牽制紅娘子所部的軍令固然會讓左良玉付出不少代價。但一想到這絕無僅有豐厚的軍資,一想到目標達成后的政治資本,金聲桓拍板了下來。

「末將立下軍令狀,定不辱命1金聲桓終於硬起了腰桿。

「那本官就等著金副將的好消息了。」朱慈烺笑著頷首,又朝著一臉委屈的虎子臣道:「回去請猛如虎將軍放心,他的那一份軍需,我也正在準備,足足有一萬石糧米先期撥付。至於後續撥付的,總歸,軍糧足夠。讓將士敞開了吃。就是軍裝,鎧甲,兵械要等城內幾個工坊趕製,不過料想最多就是半個月就夠了。」

朱慈烺是對虎子臣說話。何嘗又不是敲打金聲桓。

虎子臣顯然那還不知道這一波軍資到底有多少,見撥付了一萬石糧米,又許了承諾也就信了,當下也跟著高聲應命:「將軍大人果真英明,末將這就回營將喜訊傳回去1

虎子臣走了,金聲桓悄悄鬆了口氣。也暗自大喜。

心道,還好這貨不知道他這一封軍資準備足足有數十倍豐厚。要不然,非得再鬧一回不可。一念及此,金聲桓更加欣喜了起來。顯然,朱慈烺還是格外看重左良玉所部湖廣兵的。

想到這裡,金聲桓看著熟悉的劉澤清也終於是露出了開懷的笑容。劉澤清也是跟著一笑,悄然露出了一個手勢。

金聲桓笑了起來,彷彿是在米缸裡面發現了另外一隻耗子一樣。

朱慈烺很快就離開了。

司琦帶著金聲桓檢點了一下庫存的確都是軍需后,也悄然離開。只剩下十分盡職的金聲桓與劉澤清留在了庫房之中。

再過不久,大車隊就會出發。金聲桓抓緊與劉澤清相會的時間。

山東作為運河重地其實是一個綠林好漢頗為聚集的地方,同樣,銷贓渠道各式各樣。金聲桓對此就很清楚,還知道劉澤清就擁有一個重要的窩點。

這一次,面對超出供應卻價值數十萬的軍資,金聲桓自然要大動手指。

很快,劉澤清就大隊伍在金聲桓前鋒的遮護之下,朝著左良玉所部的主力進發。

沒有人知道,原本龐大的車隊經過劉澤清與金聲桓一番密探后,悄然縮水了至少一半。

對劉澤清感覺分外親切的金聲桓滿意地看著餘下足夠大軍半年之用的軍資,感嘆道:「秦大人真是好大的手筆啊1

劉澤清也是這般感嘆:「要徹底解決天下亂局,豈能沒有這般胸懷?倒是左將軍,知曉這些以後,也肯定會驚喜萬分吧。不知道這些時日,左將軍箭法增益如何了,末將亦是很想討教一番呢。」

聽著劉澤清曲意奉承,金聲桓更加清晰地明白了朱慈烺對左良玉的依存。劉澤清本來就已經失勢,這一次要不是為了拉攏住左良玉,豈會又重新復起掌握這數十萬的軍資?

「我家將主亦是對劉大人的到來,滿懷期望呢。」金聲桓笑著,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前鋒已經被牢牢盯祝

一道美艷的笑容偶露猙獰。未完待續。

PS: 感謝長不大的小不打賞10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