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九章:秦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秦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大明崇禎十五年八月三。

西安城,陝西三邊總督府。

「此事暫且按下。抓住人不要放,但也不要為難。」孫傳庭就這樣打發走了高傑。

高傑來彙報的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有個百總領了軍中大車以後便帶著兵跑了,將這大車賣給了商人。

按說,這樣偷賣軍資還當了逃兵的軍人按照軍法殺頭處置便是。

但真正處置起來不僅高傑感覺到了棘手,就是孫傳庭也沉默良久。

那百總名作陳大梁,是個跟著賀人龍一路廝殺從小兵積攢軍功到的老兵。這樣的人,是軍中骨幹,戰力的保障。這是第一點,殺之可惜。

第二點呢,便是像陳大梁這樣的人太多了。收攏回來成軍的老兵骨幹大多是跟著賀人龍等老將一路過來的,與高傑不對路。尋常的時候,高傑就算知曉了也打算偷偷放過的,但不巧的是高傑在採買大車的商戶里親自看到了陳大梁賣大車。為了不被當作同流合污,高傑不住5旁人未必覺得高傑是去採買軍中大車的,還以為高傑是專門去查。這般,軍中對立情緒嚴重,不僅將官異心,徒增的猜忌也將讓大軍越發分崩離析。

這是第二點,離心。到了這兒,顯然就不是高傑可以處理的了。

於是高傑便親自到了孫傳庭這兒彙報。

孫傳庭知曉后一查,又發現一點。

陳大梁賣車,是因為兒子偷了一家士紳的雞,被抓了起來。而陳大梁兒子偷雞的原因則是因為奶奶重玻病的原因呢,便是久飢。見了哭泣的婆姨,陳大梁哪裡還有心思當兵,賣了車拿了盤纏就跟著幾個義憤的手下回鄉去了。卻不料,在銷贓的時候被高傑看到了。

孫傳庭明白,府庫之中的糧餉一直不足,加上要打造車營改變戰術。連軍餉都不能足額發放。前兩個月只發了七成,而這一個月的糧餉還未發下去,不出意外只有五成。按說,比起尋常年份。能發五成是不錯的了。但五成的軍餉進了軍營,將官還得剋扣。從總兵到援兵營的參將,再到千總,層層剋扣下來,除非陳大梁要剋扣手下全部兵叮不然一家四口想要餵飽是極難的。很顯然,陳大梁並沒有再剋扣。

老實人吃虧,這是同仇敵愾情緒不斷醞釀的根底。

前因後果的脈絡清楚了,事情的根底也探究明白了。但孫傳庭也不由沉默了。這又涉及到了軍中錢糧的分配,是繼續擠出錢糧打造車營戰術,還是都投入到口糧上?

這種事,高傑顯然無法插嘴。

若是孫傳庭堅持車營,則士兵會不由的想,連妻小都不能顧上,跟著孫傳庭死戰與跟著汪喬年划水又有什麼區別呢?

若是不堅持車營。那以陝西兵這般孱弱,又如何在越來越嚴厲的聖旨面前,帶兵出戰呢?

這並非是孫傳庭看不到這兩點的重要性。恰恰是,不管是口糧還是車營的費用,都是孫傳庭費盡心思,竭力籌措出來的極限了。

孫傳庭未到的時候,軍中只有在開戰前才能足額發放一些軍餉。

感覺頭痛不已的孫傳庭只能打發走高傑,將此事按下。此刻的府庫裡頭只能跑老鼠了,他得找個機會去幾家大戶化緣一下籌措了軍需,犒賞一下大軍將士氣提升一點這才敢去處理。不然。一個不慎,士兵嘩變此事也就無法收拾了。

但兩日後,高傑又跑了回來。

「本官已經說了,此事暫且按下1孫傳庭微微有些著惱。他現在就是想要處理。也無牌可打了。高傑這個時候要是催促,他還真沒辦法。

說起來,孫傳庭還有些又氣又無奈。此刻的陝西兵還在很有些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的架勢。麾下總兵要麼是戰死,要麼是挪不動。餘下收攏回的殘兵老卒是有些精銳,卻大多散亂難管。唯有高傑與白廣恩有些氣候。

這其中,白廣恩是個投降而來的悍匪。反覆無常,也不太聽使喚,只有丟過去一個總兵位置后讓其老實了一點。也唯有高傑還算好管教一些,授了一個遊記將軍位置,又明裡暗裡暗示要提拔其為副總兵,樂得高傑對孫傳庭馬首是瞻,有了幾分陝西兵主將的架勢。

這般費盡心機統合兵馬,著實讓孫傳庭精疲力盡,格外感嘆艱難。

此刻,看著高傑這張將李自成老婆拐走的英俊俏臉,孫傳庭卻一點好心情都無。

不過,高傑倒是一臉喜滋滋的,也看不出孫傳庭臉色,大喜道:「末將拜見總督大人!好消息埃那陳大梁現在痛哭流涕,正在軍中懺悔呢1

「什麼?」孫傳庭卻是又驚又惑:「怎麼突然懺悔?發生了什麼,快待我過去1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啊!

西安大校常

陳大梁痛哭流涕:「額陳大梁不是人礙…」

「額是瞎了眼,不知總督大人給額娘看了病,救了額家崽,額還這般給總督大人添亂……」

「娘……額要盡忠,正軍法……額不能給老人家盡孝啦……」

……

大校場的一根木柱上,被綁著的陳大梁大喊著,一臉悔過。

角落裡,一個個陝西兵的軍官老兵紛紛面面相覷,不知發生了什麼,但又忍不住關切地跑了過來。

一時間,陳大梁的事情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倒是軍中突然多了幾個陌生人就不引人注意里。

不多時,孫傳庭就趕了過來,聽到這陳大梁一聲聲真切懺悔的話,既驚又喜:「這是怎麼回事?」

高傑一臉茫然:「這陳大梁服了軟,這事不就結了嘛?軍中不會騷動,砍了正軍法也無人反彈……」

「蠢貨1孫傳庭按捺住這兩個字沒有說出來,而是咬著牙道:「你派人找到了他老娘救了孩子?」

高傑頓時收聲,他還真沒想到這一手。

就當孫傳庭還想說什麼的時候,一個儒雅沉穩的男子走了過來:「學生傅如圭,拜見總督大人。此事,是學生做下的一份見面禮。還請督師見諒學生冒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