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三十章:出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出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傅如圭?我記得。」孫傳庭默念了一下這個名字。他的記憶力很好,很快就想起了秦俠兩個字。很久之前,秦俠就派傅如圭來西安找孫傳庭。而現在,軍營之中這樣一件突發的棘手事件,竟然被傅如圭解決。這不由讓孫傳庭一下子將和前因後果貫通了起來:「讓你久候了。辛苦這一遭,十分難得。」

久候的意思有很多。有尋常客套的意思,也有暗示說傅如圭一直盯著孫傳庭,終於找到了一個切入進來的契機。

傅如圭的麵皮修鍊得不錯,笑著道:「學生恰好出遊,聽聞了陳家子的孝行,故而問詢了縣府。縣府的方縣令是學生舊友,聽聞以後罰了陳家子去做工償還偷雞之錢,然後表彰了陳家子的孝行。至於醫生診斷,也是方縣令所為。學生只是做了一點微不足道的事情。」

「此事我記下了。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去我府上吧。」這等於是孫傳庭的邀請了。

傅如圭聽聞,頓時笑著應下。

留下高傑在一旁滿臉無辜茫然。

總督府里。

孫傳庭讓幾人坐下,仔細打量起了來的三人。打頭的自然是傅如圭了,其後還有個比較眼熟的是方思明,至於最後一個趙文清,孫傳庭此前並不認識。

幾人落座,道了姓名。客套完了,孫傳庭便笑呵呵地看著傅如圭,等待傅如圭開口。

傅如圭卻也不客套,直接開口道:「學生此來,是為了解決總制三大患而來。」

「哦?」孫傳庭不為所動:「願聞其詳。有何三大患。」

「府庫錢糧空空,此第一患。」傅如圭直視著孫傳庭。

孫傳庭應對自如:「尋常空泛之談。」

「兵將異心,聞戰氣餒,士氣頹唐。此第二患。」傅如圭輕聲著,顯然在斟酌。

孫傳庭緩緩應下,回應傅如圭的目光,他知道傅如圭還有話沒說:「確有此事。」

傅如圭輕呼出一口氣道:「天下戰局一盤棋,唯秦兵缺席滯緩。使賊兵喘息。此第三患1

「胡說八道1孫傳庭勃然大怒:「大言欺人,以圖求名1

見孫傳庭突然發怒,方思明與趙文清都是一驚,急忙朝著傅如圭丟眼色。

這一回輪到傅如圭不為所動了。他看著孫傳庭,眼中透著格外的堅定。

耗費了數月時間,只等來這一個機會。傅如圭的心性堅毅豈是輕易。

見此,孫傳庭忽然一揮手,平靜了下來:「閑雜人等。退出去。」

說著,孫傳庭示意傅如圭三人留了下來。頓時,場內總督府的雜役官員文書都退了出去,只留下四人。

孫傳庭直視著傅如圭,開口道:「看來你在陝西呆的這幾個月應該是知曉了許多東西,明白了陝西境內的情況。所謂天下一盤棋,這是自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河南流賊,危及太子殿下,本官豈會不著急?只不過陝西之艱難。恐怕你也知曉非夸夸其談可以解決。」

「傅如圭,你傅家子的本事,本官知曉了。你做得很好,的確讓本官心中對你產生了興趣,現在你得到了你一直以來期望的機會。我知道你想說的還有很多,現在都可以說了。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讓本官心悅誠服1

說完,孫傳庭擺出了一副洗耳恭聽的神情。

孫傳庭是一個性子堅定,又傲氣的人。平素間想要露出這個姿態。不是被逼到了極點,就是被氣到了極點。

顯然,此刻兩者都有。

孫傳庭被逼到了極點,不得不留出一份解決困局的期望。同時。孫傳庭也被傅如圭氣到了,反而一下子強迫自己冷靜,強迫自己毫無介懷地傾聽。

傅如圭見此,心中放鬆下了一半:「錢糧的問題,學生可以解決。因為,學生來此。不僅可以代表太子殿下的旨意,更可以代表家父的意志。只要總制認可學生的出兵計劃,服從中原戰局的統帥,一筆五十萬兩的軍費,可以分批進入陝西府庫之中。」

「五十萬兩?」孫傳庭頓時大驚。

若不是傅如圭透露出來自己父親是戶部尚書的身份,不然孫傳庭此刻就要當傅如圭是咯騙子丟出去了。

一旁,方思明終於找到了機會開口,道:「這筆銀子,方家、趙家作保能第一期支付十萬兩入總制府庫。」

傅如圭點點頭。這筆錢朱慈烺在開封城內當然是有的,足足三百萬兩的現錢,足夠朱慈烺干一票大的了。

而今,朱慈烺開了錢莊,又悄然吞併了城內的錢莊。通過這一條線,完成了開封城到西安的支付。

有了方家與趙家作保,孫傳庭很快就信了。這時候的人對於信譽是格外看重的,尤其是這種大族。

傅如圭繼續道:「總制大人憂心出兵之艱難,想必擔憂的便是錢糧、士氣、將士三點吧。錢糧既然解決了,犒勞大軍,足發軍餉,厚待士卒,亦是可以恢復。況且,此刻山東鎮入開封府,不日就能傳來捷報。士氣更可以振作。餘下一點,便是將士1

孫傳庭表情認真了起來。

將士二字,含義豐富。其實想表達的就是而今陝西兵的亂象。兩個投降過來的賊兵當了陝西秦兵的主帥,不僅證明秦兵無大將,也只能說明陝西兵讓孫傳庭找不到信賴之人。

偏生,秦兵的底層骨幹才是真正支撐陝西兵戰力的保障。這樣一來,將士異心,統帥也就艱難。

到了這時,趙文清忽然起身了:「學生延安趙文清,代家中長輩向總制大人問好。叔父一直想找個機會向總制大人彙報軍情。」

這當然就是趙詩瑤所說的那個方案了。

傅如圭輕聲道:「這些時日,甘固總兵一直在收攏將士,重編正兵營與騎軍援兵營。只待總制大人應允,將先期軍費撥付一批進入甘固總兵軍中。」

有了甘固總兵願意挑頭,秦兵的那些基層骨幹也就有了一個可以信賴的大將凝聚軍心。

孫傳庭突然有些措手不及,事情怎麼這麼簡單了?他喃喃著道:「如此一來,軍心已定了,錢糧已足。可以出兵了……」未完待續。

PS: 五點睡到七點,昨天又只寫了大綱……以至於今天晚了,抱歉……

感謝~莫忘青山

起點幣打賞100起點幣打賞

莫忘青山

起點幣打賞100起點幣打賞

莫忘青山

起點幣打賞100起點幣打賞

喵咪52

起點幣打賞10起點幣打賞

25674397

起點幣打賞1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