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五十七章:激戰抉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激戰抉擇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ps: 晚上加更一章~因為接下周末有急事,所以發的都是存稿。↗,這幾天投票打賞的朋友們,提前謝過啦~

啪……

李自成一巴掌猛地拍打在了桌案之上,斜眼盯著來報的劉宗敏麾下部將:「一次炮兵伏擊,竟然就折損了近千人?」

那部將被李自成這一怒視,頓時噤若寒蟬,不住地回憶著當時的場景道:「闖王。實在是那官軍太陰狠,太狡詐了礙…」

「當時百門火炮齊發,射出的更不是那尋常的圓球鐵彈,而是噴射出的無數鉛子。當面噴去,沖在的將士便倒下上百。」

「再加上那些後續埋伏的火銃手……數百火銃手砰砰砰打來……後面眼見沖在最前的將士倒下,還未反應過來,又被射中倒下……」

「而且,那車營之前委實陷阱埋伏極多埃什麼壕溝之中埋下竹籤,拒馬坑道竟是樣樣齊全……怪不得三位將軍初戰就折損上前礙…」

李自成直視著這部將,見其臉上沒有作偽之色,明白這上千折損怕是真有其事了。

「想不到那左良玉其實是個陰險小人,竟然埋了陷阱1李自成皺著眉頭,忽然一愣:「等等,那車營伏兵,是打了什麼旗號?」

「來人,速速傳我軍令,讓劉宗敏、賀錦還有老田哥不要追兵左良玉!留住兵力對付朱慈烺1

……

「所以……」田見秀指著那邊升起來的山東鎮第三步兵營的旗號道:「朱家太子的本事……還真是厲害。布局深遠,竟是一早就料到了左良玉不可靠!臨到頭,左良玉跑了。還是讓我們被迫分兵去追了左良玉。」

所謂開封的輜重營,其實就是朱慈烺之前藉助督標營練出來的那一營兵。明面上。誰都以為這輜重營只有幾百輔兵。但實際上,那些民夫才是沒有穿軍裝的正軍戰兵。

但這一點誰有能猜得到?

不管是金聲桓、左良玉還是劉宗敏等人都不會想到。竟然有官軍願意偽裝成民夫干著又臟又累對活兒,忍受旁人的冷漠歧視。當兵固然是被良民瞧不起,被將官看不上。但至少面對百姓的時候,官兵可以如同匪類,無法無天。對於金聲桓而言,實在是無法想象自己要是下令讓官兵偽裝成民夫干粗活會有什麼後果。輕則抗命,重則……就要嘩變了吧?

也唯有如此,現在的田見秀才不得不感嘆朱慈烺帶兵之能。

此刻,趕過來的劉宗敏看著田見秀。皺著眉頭道:「老田哥,我們還要不要喊回那些追殺左良玉的兒郎?」

賀錦悶聲道:「這些騎兵,本是要北上夾擊朱慈烺的……」

「這個時候,還計較這些有什麼用1田見秀擺擺手:「若是我們一早就不出兵,那還有些作用。現在再喊過來,將士要捨棄那般多斬獲,還要奔波勞累,回來也是費了銳氣體力,有個屁用1

賀錦也悶聲著道:「老田哥說得是。這個時候還去議論那些也是無用了。況且。騎兵不能攻堅,對付這結寨而守的官軍也是無用。

「為今之計……是儘快打破這裡1田見秀狠狠地一錘打在了地圖上的朱清寨:「我軍四萬兵馬,還殺不過區兩千官軍嗎?」

田見秀話音剛落,還未等其他人振奮起來。就見一個小校沖了進來,道:「將軍,大事不好了1

「什麼不好?」田見秀恨得想要一腳踹死這種驚慌失措。連話都說不全的人,拚命耐著性子道:「把事情說清楚1

那小校狠狠吞了口唾沫。這才道:「將軍,是東邊又殺來了大隊官兵。看旗號。打著的是虎字將旗1

「該死……」田見秀咬著牙:「是虎大威1

三人迅速奔出了營外。

果不其然,他們很快就東邊捲起的煙塵。

虎大威領著兩個營進了朱清寨的官軍營地。兩個營,六千餘人徐徐進入,卻看得田見秀臉色不斷專為陰沉。

「披甲之兵至少在四千人1

「聽聞那朱家太子麾下還有專門醫治傷員的醫院,有頗多手段收攏了老弱病殘。眼下看來,這些兵馬都是精簡過的戰兵了。」

「六千戰兵……全力進攻,多久能打通此路?」賀錦弱弱地問了一句。

劉宗敏給出了一個保守的數字:「三天……」

「就照著這個數字回報給闖王吧1田見秀輕聲一嘆。

……

激戰,持續了兩日。

當九月二十二日的夕陽灑下時,三處戰場的戰鬥開始紛紛落幕的,夜色一來,各處紛紛收兵。

翌日一早,九月二十三,辰時。

顧不上洗漱的李自成不住地思考著軍略。

「三天1李自成不斷地咀嚼著這個數字。

他的營帳之中,一副簡略的地圖攤開在地。擔當著軍師的牛金星與宋獻策不住地議論著局勢。

「眼下……」李自成則是盯著戰局,心中喃喃自語:「全軍出動了。潘村這裡,六萬大軍都壓了上去。郝搖旗生死不知,萬餘兵馬丟了上去。袁承志主力基本殘了。右路的黨守素打得還好,好歹這次沒有讓我多操心。還有……還有……」

「李岩、李過的兵都上去了。總算讓官軍的主力拖在了這裡沒有動彈,接下來就是持久戰,看誰能忍耐嗎?」李自成凝眉想著:「朱慈烺的手筆都在哪裡呢?他的底牌……還有多少沒動?」

說完這些,回過神的李自成也終於有空去聽宋獻策與牛金星的議論了。

「闖王,以學生只見,全力一擊的時間還未到來。官軍的主力很強。用來作為預備隊輪番壓上去打的李過與李岩現在都被朱慈烺的兩萬兵馬牽制住了。六萬啊,對付不了官軍兩萬人。但這就是朱慈烺的全部本事了嗎?我看未必。保守起見,等北路高一功將軍,南路田見秀三位將軍突破,合兵一處后我軍再發動最強一擊最為合適。」牛金星有些保守,更加追求穩妥。

宋獻策卻是不以為然,他卻覺得李自成的布局已經成型,此時不攻更待何時:「高一功的消息已經傳回來了。萬餘大軍從後路突襲,朱慈烺還有幾個兵去防備?此時主戰場正是朱慈烺空虛之時,不大兵壓上,全面突破更待何時?」

李自成凝神聽著,兩大謀士各執一見可算是有些罕見。而且,這也將影響著接下來李自成的決斷。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