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五十八章:鏖戰時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鏖戰時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與此同時,李自成麾下的兩大謀士還在不斷爭辯。

牛金星遲疑著道:「恐有疑兵……」

「疑兵?左良玉?左良玉就是朱慈烺的底氣嗎?那更不必擔心。左良玉已經跑了,這個變數也已經去了。從一開始,左良玉並無這個決心於我死戰……」

「若是憂心那突然冒出來的第三步兵營,我看也是無須如此。朱清寨是給我帶來了一點麻煩,四萬大軍困守此處。虎大威也是不錯,卻也僅此而已了。從這方面來看,我軍固然是暫時受阻,卻又如何不是朱慈烺黔驢技窮,只能分兵削弱主戰場的兵力在朱清寨堅守?」

「那為何不等北路高一功將軍逼近中軍,南路田見秀三位將軍突破朱清寨?到那時,十面圍兵,如何不是更有勝算?」

「將勝算寄托在旁人身上,這又算得什麼本事?戰場機會稍縱即逝,這般輕縱,我以為不可1

「旁人?幾位將軍都是闖王麾下大將,算得什麼旁人?學生更以為,十數萬的大軍絕非兒戲,需三思而後行1

「夠了……不必說了1李自成打斷了兩人的爭論。這越說越亂,都開始人身攻擊了:「有一份密信,事到如今,你們也該知曉了。」

牛金星與宋獻策紛紛表情肅然。

只見李自成緩緩拿出一封拆開過的急信,丟給牛金星道:「朱慈烺的確是有後手,還有疑兵此前你們未知。這一點,牛軍師說得不差。」

牛金星頓時面色一喜,宋獻策還待分辨,就見李自成擺擺手。繼續道:「但宋軍師所言也是不差。因為……這疑兵不在開封,而是已經出了潼關,攻到了洛陽!這是前些時日洛陽告急的文書。從洛陽到開封三百里。以孫傳庭的本事,若急行軍而來。恐怕就在近日了。」

李自成說完,宋獻策急忙從牛金星手中搶過密信,一看,又是大喜。

對於牛金星而言,他認為堅持等兩路兵馬突圍成功,保守行事,可以獲得最大的勝機。反倒是現在出兵,廢了手頭最後的兵力。萬一朱慈烺還有伏兵那就被動了。

而宋獻策卻認為,之前的布局已經使了出去,將朱慈烺的兵力都牽扯成功。不應指望兩路兵馬發揮主要作用,而是趁著朱慈烺中軍空虛,直接一舉大勝官軍。

但現在,孫傳庭出兵的消息傳來就完全超出了兩人的預料。從過程分析上來說,牛金星是對的。從結果上來看,又是宋獻策是對的。

當然,李自成對此應該是一早就知曉了。

孫傳庭從潼關出兵的時候他就應該已經得到了消息,但卻一早就將這個消息壓了下來。畢竟。孫傳庭的威望比起開封任何一人都要強大得多。若是讓大軍知曉,只怕軍心就會動遙

而現在,這個消息已經到了不得不公開的地步。若是再繼續瞞著這個消息。讓謀士信息不足而判斷錯誤,那就因小失大了。

同樣,陝西兵的出擊也意味著李自成到了決斷的地步。

雙方大戰至此已經是各自都將手段用盡了,不管是設伏還是用間,偷襲亦或者夾擊,能用的辦法都使了出去。

此刻,高一功與田見秀已然南北牽扯空了朱慈烺的兵力,卻也是李自成尋常手段用荊

而朱慈烺亦是一早就埋伏了陝西兵的出擊,讓戰場變得更加變幻莫測。

留給李自成的便是一個藏著無數未知的選擇。

第一個選擇就是牛金星所言的保守。等待高一功、田見秀等南北兩路突破的確是穩妥的。可以說。只要兩路兵馬突入進去,早已沒有餘下兵力的朱慈烺只能束手就縛。

只要三日罷了。

這個時間。比起三攻開封前後兩年簡直是不值一提。

但若是三日之內,孫傳庭的援兵抵達。那麼……在戰場西側的李自成就將面臨前後夾擊。進退維谷的境地。得知洛陽被破,後路斷絕,家小安危不知的闖軍將士亦是會軍心動遙

哪怕那時依舊有未動的萬餘親軍,又要如何抵擋曾經讓他們這些賊寇聞風喪膽的孫傳庭?

還是說……

趁著秦兵還未到來的時候,將手中優勢徹底發揮起來,一舉攻破官軍主力?

李自成目光閃動,他知道,該他做出選擇了。

就當李自成想要開口說出什麼的時候,忽然間,一個人的聲音踉蹌地沖了過來,只見李岩衝來,急切地道:「將軍,大事不好了1

當時光,停留在昨夜……

大明崇禎十五年九月二十二,在半坡店周遭方圓十數里的地界里,當所有人看見日落西山,黃昏撒來的時候都不約而同地開始緩緩收兵。

從最北端的石碾庄到最南端的朱清寨,都開始在金黃的黃昏斜眼之下退兵。戰場上,唯一還有活動的就只有那些傷兵,以及收攏傷兵的輔兵了。

隨後,便是各處戰場後方紛紛升起的營寨。大戰已其,雙方都失去了回營休息的時間,紛紛選擇了彼此對峙,就近紮營。

朱清寨。

齊賢默默地為劉澤清包紮著傷口,一旁,虎子臣大步走來,身後跟著一個滿臉灰污的將官,看樣子竟是虎大威。

「虎副將來了。」齊賢狠狠一用力,將劉澤清胳膊上的繃帶打了個死結,站起來,朝著虎虎子臣行禮。

虎子臣連忙搖頭,只是帶著虎大威與兩人圍坐在篝火之上,沉聲道:「賊軍打得猛,一日比一日不要命。昨日折了三百,今日折了八百,重傷輕傷都不知多少。劉軍門,齊千戶,這一仗,怎麼打?」

「不管怎麼打,都要守著。」齊賢平靜地說著,他看到了劉澤清眼中的遲疑:「殿下會贏的。」

「這句話我都聽了百八十遍了。」虎子臣重重嘆了口氣:「但劉軍門你說說,咱們在這兒苦苦守著,真的希望嗎?我可知道,殿下手中也只又兩萬兵,要對付闖賊八萬人,何其艱難?現在兩日大戰下來,殿下手中又還有多少生力軍?」

齊賢凝視著虎子臣,抿著嘴,沒有說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