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六十一章:我血沸騰劍未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血沸騰劍未冷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開封城內。侯恂悄然上了城頭。這位三省督師許久沒能自由地在開封城內奔走了。

以大欺小地地爭權,侯恂敗給了未公開狀態時的朱慈烺。

面對開封局面帶兵,侯恂連自家的親兵衛隊督標營都被朱慈烺當成了擴容的分基地,練出了齊賢所部的第三步兵營。

大發國難財地奪利,侯恂精心策劃的炒作糧價卻敗給了朱慈烺的一汪黃河水,虧得血本無歸,百萬家產旦夕盡沒。

可以說,侯恂是失敗得不能再失敗了。於是,當朱慈烺在城中的時候,就是最失意的官員都開始悄然遠離侯恂,如同躲避瘟疫一樣。

唯一尚且算得上安慰的是……

朱慈烺終於出城了。

而且是做了一個侯恂做夢都能笑醒的決定:」他竟然敢去打李自成,這位少年郎是發了什麼魔怔,這般自不量力?」

足足十倍的兵力差距,又是面對縱橫河南無數場,直接殺死兩任秦督,間接逼死一人秦督,直接或者間接讓無數帝國頂尖大員黯然落幕的賊首,侯恂都只滿心想著守住開封便夠了

朱慈烺竟然敢出動放棄大好局面,去奔著萬中無一的希望出擊李自成大軍。

這不是魔怔了是什麼?

「真是期待礙…」一旁的吳士講開口了。似乎真的如他們所期望的一樣,石碾庄、潘村以及朱清寨等各處的戰局開始零零點點地傳回開封:「石碾庄有高一功上萬人圍攻,怕是今日就能突破石碾庄了。」

「還有朱清寨,日夜圍攻,晝夜不息。闖賊果真厲害,果然如督師所言,妄自出擊沒有好果子呢……」梁炳不住頷首。

侯恂笑著道:「若真兵敗了。咱們要及時看護好四門。那四門社兵,依我看還是應當由梁布政掌兵嘛……」

梁炳頓時笑得合不攏朱,假意謙遜著:「哪裡……哪裡……」

「那王燮領著道標營也不是回事。應該由大府吳知府擔當嘛……」侯恂又道。

吳士講不住頷首:「還是督師明鑒……」

當然。最大一份蛋糕,守城之功就是侯恂笑納了。

那麼……

一切就只需要等著太子兵敗了。

就當三人這般想著的時候。忽然間西方一道黑線湧來。

三人一臉疑惑,侯恂一臉笑容道:「這是是賊兵增援來了1

吳士講與梁炳聞言,頓時紛紛一笑。賊兵又來增援,朱慈烺豈不是定然敗定了?一念及此,幾人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了。

……

李自成驕傲地看著老營親兵上陣。

他當然知曉官軍的厲害,也明白官軍厲害的地方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火銃犀利。自然,面對接連的挫折,李自成不會硬著頭皮用人海戰術堆上去。

他的選擇很精明……

盾車!

而且是加大加厚版本的盾車。為此。李自成將戰力稍弱的上萬老營親兵都撥付了上去,只用來推車,讓盾車抵近到與官軍近戰廝殺的距離。

李自成十分清楚官軍的弱點。抵近作戰便是這個弱點格外關鍵的一處。當距離無限接近的時候,火銃也失去了作用,而長槍兵亦是要面對格外殘酷的貼身進展,極容易被撕破軍陣。

現在,李自成發起進攻了:「出擊1

將近兩萬大軍推車上千輛瓷比ィ就連廝殺正歡的中路兵馬都特意讓出了一條道來。

面對著兩百步外的賊兵,朱慈烺縱馬疾馳,看了一眼身前的賊兵。最終將目光落在了身後的兩千人上。

「將士們!今天,我們站在這裡,對面。一個叛賊集結了他的軍隊。但是,請告訴我,是誰,在洛陽下達屠殺的命令?是誰,用死亡的威脅逼迫善良的人們去戰鬥?是誰,用陰謀將包裹了仁義的偽裝,讓他們認賊作父?」

朱慈烺響亮的聲音傳出去,就連李過的身後一幹將官也聽得清清楚楚。

而此刻,李過的身後。一個披著山文甲的少年忽然身子一顫,看著前頭的令軒先生。目光前所未有的清明。

朱慈烺的聲音帶著強烈的情感,讓所有人不住用心傾聽:「前面

。我們的敵人里,沒有一個人是為了家園而戰。他們作戰,只是因為這個叛賊用死亡在威脅。今天,我們站在這裡,是作為帝國勇士的榮耀身份存在。」

「也許,我們中的人有些人不會活著看到落下的太陽。」

「但我以大明帝國皇太子的身份,告訴你們一個所有勇士都會相信的道理。只要戰勝恐懼,就能戰勝死亡1

「將士們,記住這一天吧。相信我,當你面對後來者的詢問時,你會驕傲地回答。我跟隨皇太子,為了帝國的正義與道德而戰1

「進擊吧,將士們。」

「上蒼與我們同在1

……

與此同時,沉默已久的數十門弗郎機炮以及紅夷大炮紛紛開火。一枚枚炮彈沉重落下,雜得一處處盾車木屑飛舞,悶聲大作。

只不過,這一次炮擊雖然命中率頗高,雖然打壞了數輛盾車,卻並未阻擋整個老營親軍的前進。

在上千輛盾車的前進面前,幾輛損壞的盾車毫無引人注意之處。

踏踏踏……

此時,朱慈烺亦是開始下令親衛營緩緩前進。

很快,兩千親衛營縱馬前行,在地上響起一陣輕微的震動。

李自成笑著看著緩緩推進的盾車,笑聲肆意:「看著吧!朱慈烺死定了1

袁騰忽然扯住了眼前身披鎧甲的文士:「令軒先生,我的父親,是誰害死的?」

「什麼?」令軒先生不耐煩地說著:「那羅汝才殺了你父,這個時候還計較什麼?」

「但……」袁騰手中長劍抽出:「我不想……不想……認賊作父1

噗哧……

令軒先生的人頭落地。

袁騰渾身顫抖著,一旁,潘勇嘆了口氣,輕聲道:「袁公子,拿起你的刀。有沒有勇氣朝著李自成砍去?」

「有1

……

朱慈烺緊握著手中韁繩,左右是隨時準備超越朱慈烺的護衛。他望了一眼這些堅定的眼神道:「將士們,跟著我的旗幟衝鋒吧1

「向前沖,我們無懼一切1

「進攻,進攻!我的將士1

「披堅執銳陷賊陣,我血沸騰劍未冷1

「沖啊1

「沖啊1

「沖啊1

「身前,我們同往此處,身後,我們必歸榮耀1

「殺1

「殺1

「殺1

「向前沖啊,大明帝國的勇士們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