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六十六章:揚名乾清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揚名乾清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怎麼可能?」左良玉騰地起身:「不是追兵已經全無了嗎?這才幾日過去,怎麼還會有追兵?」

左良玉目光死死地盯著金聲桓。,

追兵退了,闖軍又要應付朱慈烺。就算朱慈烺再怎麼自不量力要平李自成,左良玉還是很明白山東鎮之強大的。若是山東鎮如此輕易就被擊敗,那怎麼可能讓李自成這麼費盡心思,還要放跑左良玉?

這一刻,左良玉的心亂了。

可金聲桓哪裡又知道?

左夢庚悄然扯了一下左良玉的衣袖,讓左良玉迅速冷靜了下來:「再探1

報信的哨兵抹著額上的冷汗迅速出去了,只留下屋內死氣沉沉的氣氛。

眾人有些無法消化這種冰火兩重天的場景。分明剛剛還在暢想著被朝堂重視,可以要挾無邊好處的美妙未來,現在卻被冰冷的現實打擊得格外無力!

「報!開封捷報1

傳令兵又來了。

左良玉卻皺眉了起來,無邊的冷意開始如同潮水一樣湧上心頭。

對於一幹將官而言,朱慈烺大敗是他們的捷報。但小兵們豈會能想到這一層?那麼……

這個捷報就是真正的捷報……

「太子殿下大勝李自成於……」

「夠了1左良玉猛地咆哮了起來,衝出了大廳。

其他幾個將官也是紛紛沖了出去,各自朝著軍營出發。

由不得左良玉不相信。

一支倉皇南奔的大軍來了。正是李自成的主力,一支兵力依舊還有三四萬的流賊大軍。

此刻。盡數朝著左良玉追殺而去。

再結合左良玉此前萬萬不願意相信的官軍大勝,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已經不言而喻了。

「官軍……大勝賊兵……而我這官軍大將。卻要苟延殘喘地逃命」左良玉苦澀地笑著,他忽然想起來。自己曾經也是可以擁抱著勝利榮耀的。

只是,左良玉太自負了,太自私了。以至於他完全沒有想過跟隨朱慈烺死戰真的能夠大勝李自成。

現在,無論左良玉再如何去想都晚了。

此刻的左良玉只能帶著還剩下的殘兵繼續狂命南奔。

後路之中,李自成追殺得格外暢快。抑鬱難言的李自成需要一場勝利來提振闖軍的士氣,折損無數的部下的將官的他更需要一個契機來凝聚起大軍的軍心。

跟隨左良玉一路追殺進湖廣似乎就成了最合適的選擇。

至於左良玉如何凄苦難言……

誰會在乎呢?

……

京師。

今日的乾清宮裡,氣氛格外沉悶。

開封的圍攻已經延續數月了。而太子竟然出現在開封更是成了一個引起嘩然的話題,不知多少人對此議論紛紛。

有驚奇八卦對此漠不關心的,亦是有痛心疾首。覺得太子如此是添亂的,唯獨少有覺得朱慈烺能夠大勝闖軍,解決這番心腹大患的。

於是,京師朝堂之上,暗流涌動,不知多少人準備就緒,試圖規勸太子,立下天下皆知的清名。

就這樣,當崇禎皇帝接到了第十七封議論太子的奏章時。這一場朝會召開了。

議題雖無人說破,卻定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顯然,這便是開封之戰了。

朝臣大多知曉崇禎皇帝愛子之心,不要錢地將半壁江山的總管兵馬大元帥頭銜丟出去。更將無數兵械火銃硝石彈藥運送到中原,為的就是能讓朱慈烺順利平賊。

但……

沒人覺得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能完成此事。

對於跟誰在朱慈烺身邊,眼見朱慈烺一系列嫻熟手段。沉穩心性的文武將官而言,不知是不是一種默契。誰都沒有想過朱慈烺的年歲的問題。

畢竟,誰家十七歲的少年可以接連戰勝闖軍?

誰家十六七歲少年能夠一局將開封奸商打荊得三百萬兩巨款?

又是誰家十六七歲少年能調動起十萬官軍,組織起一場數十萬人的大戰,甘冒鋒矢,不顧艱險呢?

也唯有朝中這些少有接觸過朱慈烺,只能憑藉著刻板印象與流言描繪來評判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罷了。

朝臣們已經陸續就位。

崇禎的目光環視一個個深色各異的面孔,看不出臉上的表情。

人已經漸漸到了,只差內閣首輔周延儒到場了。

此刻的周延儒步伐緩慢,走在台階之上,緩步上去,腦海之中不斷地回想著一幕幕。

昨晚,一個神秘人來到了周延儒的府上讓周延儒想起了今年三月的一樁事。

崇禎十五年三月,一向以善解人意,得崇禎寵信聞名的田貴妃遇上了一件好事。她與崇禎的兒子朱慈照獲封永王……

再想到那個神秘人的侃侃而談,周延儒的心有些亂。

比起只有一腔賣直賺廷杖求名的清流御史言官,周延儒考慮問題要實際許多。至少,周延儒就很敏銳地發現朱慈烺竟然已經在短短半年的時間裡拉起了一支兵馬。這支兵馬或許精銳程度可疑,但至少能夠守得住開封,在野戰之上拉出去打一打。

這說明,朱慈烺是一個實力派。

這樣一個實力派卻是先在劉澤清的問題上打了周延儒的臉,后又在侯恂的問題上肆無忌憚……

踏踏踏……

周延儒在距離崇禎皇帝身前最近的位置上站定,隨後領著群臣朝著朱由檢行禮:「吾皇萬歲……」

「眾卿免禮。此次廷議,從速論事吧。」朱由檢望著群臣,道:「朕喚各位卿家來此,所為何事想必大家也已經知曉了。開封之事,誰能為朕分憂?」

「陛下……臣請奏1

「說1

「臣以為,太子殿下為國之儲君,此番不在深宮就學,竟離宮而出使殿下深陷敵鋒,應徹查護衛太子不利者。」

這是曲線進攻的了,朱由檢不語。

「臣以為,太子殿下在開封受奸人蠱惑,竟抄良民之家以補軍需,應徹查奸人……」

「開封能得強兵護城著實不易,臣啟奏嚴加管束太子……」

……

一時間,無數紛亂的彈劾之聲響起。

「宜興,你說。」朱由檢玩味地看著周延儒。

周延儒深呼吸一口氣:「臣……臣願去開封,為陛下分憂……」

「不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1朱由檢搖搖頭,忽然笑出聲來道:「朕的麒麟兒,已經平定中原了。」

說完,朱由檢甩出一封奏章甩在地上,大笑著回了深宮。未完待續。

ps: 感謝~

碎腦錘?打賞了?1888?起點幣

袁yh1234567?打賞了?588?起點幣

李雷韓梅梅?打賞了?100?起點幣

都不煩人?打賞了?100?起點幣

感謝月票~

碎腦錘?投了?2?票

680208?投了?2?票

秦風漢魂?投了?1?票

神罰之法?投了?1?票

潛水潛到底啊?投了?2?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