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六十七章:英雄無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英雄無愧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開封城外一處小山崗上,人頭攢動。

山東鎮各營,保定兵各營,河南鎮各營都選出了麾下最精銳,訓練最整肅的士兵到了這裡。

而今,他們穿著簇新的禮服,人人胳膊上系著一方黑布,挺直了腰桿,肅穆地看著朱慈烺,以及朱慈烺身前的景象。

柳泉此刻亦是立正在一根根炮管的身前,炮兵營炮手們昂首挺胸,胸中涌動著蓬勃的熱力,蘊含著一種至深的情感。

當朱慈烺一步步朝著最高的平台上走去的時候,禮炮轟鳴,所有人齊齊行起了注目禮。

「一將功成萬骨枯,英靈於此,孤……」朱慈烺爬著階梯,一步一步登上平台,站定在一襲白布面前,輕輕嘆了口氣,想要說什麼,忽然感覺有些噎住,彷彿胸腔之中有什麼堵住了一樣。

前方的平台上,是一片白布的世界,這是被整理收起來的陣亡將士遺海以及更多無法整理,以至於只能燒成骨灰,亦或者放一份衣冠的空空小盒子。這些,便是此次戰死的全部英烈了。

朱慈烺的身邊,山東鎮的將官左右肅立,聞訊而來的河南文武除了周王朱恭枵不方便親來,其他自河南巡撫高名衡以下悉數就位。一旁,老十七輕輕將手在白布上輕輕撫著,他知道,這是老朋友老羊子的屍身。

而今日,朱慈烺便站在這裡,出席這一場陣亡烈士的典禮。

原本,這是幾個山東鎮將官操辦的小型追悼會。這是山東鎮一慣的習慣。但當朱慈烺問起后,此時便成了開封城最重要的典禮,上到太子府,河南巡撫開封府衙,下到各營將官、士卒,都用上了十二分的心思準備著這一幕。

此刻,朱慈烺的身前,一根足足有一丈多高的巨大石碑被幾個力士拉著繩索,立在平台的中央。

看著這個場景。朱慈烺忽然走到了第二具遺體的面前。

這是劉澤清的屍身。

戰爭打到現在,從臨清起,這個名字便環繞在朱慈烺的耳邊,時不時出現。從壞到好,而今留在朱慈烺心底里的感覺變得格外複雜。

劉澤清無疑是一個怯懦的人。他貪財,好色,怕死。可以說是傳統武將之中最典型的例子。

但當劉澤清半是絕望半是認命地進入了朱慈烺的陣營之中,劉澤清卻漸漸找回了一個軍人應有的模樣。

當朱慈烺軍令之中的第三日時。齊賢已經負傷了,指揮山東鎮步兵第三營的只有劉澤清。

當賊軍全軍進攻,軍營旦夕處於危難之中的時候,劉澤清卻反而忘卻了對死亡的恐懼,選擇了一個軍人應有的勇敢。

劉澤清很清楚自己的威望,為了鼓舞士氣,他選擇了親自出擊。

他已經戰勝了恐懼,並未死在戰常

但劉澤清卻萬萬沒有想到,因為第一次的負傷感染而最終死在了隨軍醫院之中。

朱慈烺轉過身,走上了平台。望著階梯之中,一個個望過來的目光,心中忽然有些發堵,良久這才有了些想要說話的思緒。

「首先,請全體到場的帝國臣民肅立,向陣亡的英勇烈士致禮。」朱慈烺說完,面對白布世界,深深一鞠躬。

到場的河南巡撫高名衡感覺格外新奇。

他本是不可以來的,重文抑武這種觀念鐫刻到骨子裡后,他並不在意有多少兵將死去。但當開封城中幾個名士也紛紛參加后。高名衡卻不知因為什麼,鬼使神差地來了。

現在,當他感受著這樣肅穆的氣氛,莊嚴的儀式時。高名衡忽然有了一點明悟。

「強軍……果然不是平白有的。」高名衡心中喃喃著。被朱慈烺這般鄭重對待,以國士視之。這些士卒,又如何不以死報效?

只是,高名衡還有一些不明白。

朱慈烺這般做又是為了什麼?

這樣做,可是顛覆了重文抑武的大明傳統啊!

想到這裡,高名衡心中忽然有些抵觸了起來。

懷著各異的心思。場上的所有人盯著朱慈烺,等朱慈烺繼續說道。

「今日,大明帝國的皇太子朱慈烺站在這裡,面對身前三千兩百九十三名陣亡烈士,有一些話在我的心中涌動,讓我的情緒難以平靜。現在我將這些說出來,告訴全天下的臣民。」朱慈烺的聲音很緩慢,帶著樸實未經雕飾的赤子心懷。

「我們屹立的土地是一片古老滄桑的土地,這是中原之地,是所有華夏兒郎最初始的家園。開天闢地以來,從夏時先祖披荊斬棘,驅野獸出深林,立一方天地,成文明世界起,已經過去數千年之久了。這數千年裡,我們的家園、民族、國家經歷了無數的災禍,甚至滅世一般的危機。但是,無論是犬戎入鎬,還是衣冠南渡后的五胡亂華。哪怕經歷了是經歷了元滅宋這般漢家國度淪喪的災難,我們依舊挺立在中華土地之上,傲視著寰宇的來客,驕傲地稱頌著我們的繁華與文明。而這些,不知道是否有人思考過。是什麼,給了我們值得驕傲的這一切?」

朱慈烺的發問讓在場的許多人愣了。

高名衡直覺感覺到這個問題是沖著自己來的。

或者說,是沖著所有識文斷字,能思考思想精義之人來的。

「道統1高名衡心中模糊地感覺到了這兩個字。

或許,這就是朱慈烺一切行為準則的源泉。

而用朱慈烺自己的話來說,這便是三觀。

「一切令人驕傲的文明成果都不能將功勛誇耀在管理者上,所以今日,我不稱頌三皇五帝,我不讚揚文武百官。我要說那些建造這一切,守衛這一切的人。而我們這些所謂守牧一方的官員,更多的功勛是躺在他們不為人所敬的基礎上。」

「農人種植糧食果蔬,恩養天下。工人建造屋舍器物,再造四方。戰士守衛家園,呵護這一切。正因為有這些的存在,才真正支撐起了一個讓我們所驕傲的帝國。」

「所有長眠於此的勇士,都是為了守護這樣一個令人驕傲國度所有美好一切而戰們不是為了某個人而戰鬥,也不是為了某個數字的金錢而戰鬥。他們只是在我的啟悟之下,懂得了守護的東西,明白了驕傲的理由。所以在戰鬥之中,他們戰鬥到了直至死亡。他們無愧於一個英雄的稱號。」朱慈烺的聲音清朗,響徹眾人心間。未完待續。

PS:

感謝~

會稽山人007?打賞了?10?起點幣

小牛%?打賞了?100?起點幣

感謝~

平凡男孩?投了?1?票

cdmen0599?投了?2?票

六神俠?投了?1?票

北冥*問天?投了?1?票

range?投了?2?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