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七十四章:曹門大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曹門大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與此同時,在朱慈烺的回憶之中,趙詩瑤就這麼閃著星星眼,如饑似渴地學習著後世的企業管理。

很快,一個朱慈烺印象之中高效的現代企業越發成型了。

不僅恆信大商場成了開封新的經濟中心,就是啟明市的工坊也是做得如火如荼。有恆信大商場這麼一個超級消費中心,一個個建成沒多久的工坊都是訂單飛滿天。

一時間,原本還在愁容滿面想著如何處理上百萬災民的河南巡撫高名衡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原本頭痛的問題竟然不經意間就被朱慈烺解決了。

恆信大商場建立了,光是保潔就需要數百人,這麼一下子,老弱婦孺就有安排了。

原本的開封城內的掌柜夥計大批跑去了恆信商行。那麼新的夥計掌柜就要招聘,這麼一來,城內上千商鋪都如饑似渴地招人。

更別提恆信大商場與啟明市這兩個用人黑洞,十數萬精壯漢子進去,竟是連個水花兒都沒泛起就這麼沒了。

要不是朱慈烺太子殿下的名頭,高名衡還以為都被丟盡黃河餵魚了呢。

恆信招進了十數萬人,自然圍繞著這十數萬人的需求,也盤活了整個開封。光是餐食小店都開滿開封各處,乃至於城內各色匠人的工錢都平白上升了五成。因為,十數萬人不僅需要吃喝拉撒,更需要生產,需要無數的物資。而這,恆信都是給錢的。

這十數萬精壯漢子有了活兒做,就意味著至少數萬個家庭可以有了收入來源。就意味著盤活擴大了數倍於此的經濟。

這也就意味著,整個城市都有了活力與生機。

高名衡一番查看,竟是突兀地發現,明明是戰亂時期。這裡竟是比起李自成三打開封之前還要來得繁華。

……

但是,當高名衡突然感覺巡撫衙門有些冷清的時候,他也明白了過來。

中原之地。至此……

權力易主了。

這樣想著,高名衡忽然有些惆悵:「來人。本官要出巡。」

「大人,去哪裡?」

「殿下在哪裡?」

「屬下這就去探……」

「大人,在曹門大營。」

「好1

曹門大營的營地一開始駐紮著山東鎮的主力。但當朱慈烺要調遣兵馬決戰的時候,位於開封西北方的曹門大營顯然就不方便了。

為此,朱慈烺便使出了一招偷天換日的計策。通過分批調動,製造大軍源源不斷開拔進入曹門大營的假想,用預備營的新兵替換出了山東鎮的主力,最後埋伏到了東南段的恆信大商場空地上。完成了這一次伏擊。

此時,大戰已經落下帷幕,預備營的新兵也已經操練完畢,開始補充各部實力開始擴軍。

按說,曹門大營這會兒應該門前冷落鞍馬稀才是。

但當高名衡過來一看,卻發現壓根不是這麼個事兒。

裡頭里裡外外,竟是一個個穿著漂亮新軍裝的軍官。

高名衡一個堂堂一身巡撫,看著這漂亮的新軍裝,竟是忽然有些吃味。朱慈烺的軍裝設計想著的是後世的制服。雖然礙於原料的問題,無法讓全軍將士都復原。可將官穿得將校軍裝卻都是筆直挺括。看起來備有精神,威武榮耀,比起寬鬆飄逸的官服強的不是一星半點。

雖然作為一省巡撫。修鍊出城府的高名衡很快就將這樣的心緒按捺了下去。但高名衡明白,心境失守,接下來想要做些什麼,卻已經先輸人一籌了。

高名衡的身份讓他順利進入了曹門大營。

一路上,見了高名衡,一干人自然是紛紛行禮。但高名衡卻從眾人的笑容之中看出了一種疏遠,一種敬而不畏的心態。

稍待,高名衡一臉凜然,笑著朝著眼前人行禮:「下官見過楊督師1

原來。眼前來人就是保定總督楊文岳。雖然誰都明白保定兵都已經被拆進了朱慈烺手中,不再為楊文岳執掌。但崇禎皇帝沒另行安排。楊文岳的官階就比高名衡高。況且,高名衡是官場晚輩。軍功晉陞雖快,資歷缺欠。故而,在楊文岳面前,高名衡便得老老實實伏低做小,先行禮。

「原來是高巡撫,何必多禮呢,快快起身。」楊文岳客套了幾句,攜著高名衡進場了。

被楊文岳扶著,高名衡就好像一直被黃鼠狼盯上的老母雞一樣渾身都僵硬了起來,暗道:苦也,方才落了氣勢,現在楊文岳又來了,今日怕真是要一直伏低做小下去了……

兩人寒暄了幾句,高名衡終於找到一個機會切入了正題:「卻說曹門大營要練的新兵應該已然練就了吧。今日來看,卻見將星雲集,卻不知是有何大事啊?」

「噢,殿下這是要革新軍制,一統各路大軍呢。」楊文岳笑眯眯地盯著高名衡的眼睛,看得高名衡雙目猛地一縮。

他知道,戲肉來了。

往後,高名衡到底是要做崇禎皇帝的巡撫,還是做朱慈烺的巡撫……

很快就要揭曉了。

跟著楊文岳,高名衡老遠就聽到了一陣喜氣洋洋的聲音。初始還未怎麼熱鬧,但當高名衡進了大廳的時候,卻見氣氛開始漸漸攀升。

果不其然,大廳里,正在喜氣洋洋地念著一干人的軍功封賞。

「經過軍務司各方面核對檢點。由太子殿下欽命,現在,頒發甲等功勳章。獲得者,第二步兵營施展邦1場上,軍務司的司琦用厚實中氣十足的嗓音說著,

頓時,一眾鼓掌聲響起。所有人望著施展邦,紛紛投向善意的目光。

軍中直腸子居多,不少人都知曉一個新建不多久的步兵營要在野戰上抵抗一萬賊軍偷襲有多麼艱難。

就是後來具體聽說過那一次狙擊戰慘烈的,也無不是感嘆不已。要不是當時秦兵抵達得快,只怕施展邦就沒法子活著拿到甲等功勳章了。

此刻,朱慈烺拿起了在托盤上的一枚金質勳章,看著施展邦重重拍了拍肩膀:「老十七,石碾庄一仗打得好。打出了一個敢戰勇敢的第二營,我為我的親兵隊長驕傲。這是你的榮譽,收下吧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