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章:明軍虛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明軍虛實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此時山海關外,曾經還是大明疆域的錦州城裡,來來往往都是金錢鼠尾的建奴韃虜。

僅存不多的漢家民戶們戰戰兢兢地看著這些人,將眼中仇恨的目光悄然隱藏,埋在心底。

清兵軍紀嚴苛,卻是針對戰場的令行禁止。但當軍紀保護的對象變成了普通百姓的時候,便瞬間蕩然無存。

尤其是而今錦州城的主將是阿巴泰,這個醉心弓馬的武將全然不在乎城內的漢民被自家大清兒郎如何蹂躪,只是想著如何再舒展一下這副渴望戰爭身軀。

就這樣,不知多少漢家宅院被一腳踹開,只餘下戛然而止的吼叫聲以及女子的啼哭聲。一門盡亡的例子在這座城市數不勝數已經到來無人關心的地步。

「呸1錦州城裡,一戶小院的圍牆上,一個臉上抹著黑灰的小男孩恨恨地吐了口唾沫,目光仇恨地盯著路上騎著馬的一隊人:「漢奸!狗韃子1

隊列之中,一個穿著馬褂的男子身子微微一顫。

幾個清兵頓時憤怒大喊起來:「殺不絕的南蠻子,爺爺的刀去收了他1

「和度主子,那只是一個小娃娃……」馬褂男子輕聲說了句。

被稱作和度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男子,生得端是壯實,筋肉鼓鼓,卻沒有如那幾個女真人一樣充斥著渾身悍勇的戾氣,反而顯得頗為沉著冷靜,不像滿人,倒像幾分漢人。這樣的變化,卻是都因為這個馬褂男子趙雄。

「看在師傅的份上,別管了。皇上的任務要緊1和度說著,帶著人朝著錦州城中衝去。

不多時,他們便重新出現在了錦州城的阿巴泰的帥府面前。

一番簡略的接旨,阿巴泰喜氣洋洋地收起了聖旨:「大汗英明!我便說,呆在這錦州骨頭都要閑得生鏽了。這一回大軍征明,搶夠了錢糧生口。再逼得那明國的皇帝老兒給我們大清求和1

阿巴泰屋內,鑲白旗固山額真圖爾格大叫道:「貝勒說得是。呆著這破地方,都淡的出鳥來了。那明國原本還有一個洪承疇算是能打的,現在也被我們殺敗了。這大明。便是一個拔光了衣服的娘們,此刻不上,更待何時!貝勒爺,說罷,這一仗。怎麼打1

甲喇章京蘇拜高聲道:「末將願為先鋒1

一旁,漢軍旗的陳維道不甘落後:「末將也願為先鋒,一同作戰1

「哈哈哈,好1阿巴泰見軍心士氣可用,大喜道:「揀選大軍,出征明國1

圖爾格,蘇拜、陳維道以及傳完旨意的和度都是齊齊高聲應是。

……

圖爾格覺得大明再無一支主戰兵力,若是放在嶄新朱慈烺不曾在的時候,那的確如此。

但圖爾格顯然萬萬不會想到,大明竟是會橫空衝出一個以一己之力。試圖改變這片讓漢家兒郎絕望的太子……朱慈烺。

此刻,朱慈烺便在琢磨著如何打造出一支強軍,改寫大明再無一支野戰主力的尷尬事實。

強軍的鑄就,最直接,最可靠的的辦法顯然就是不斷的戰爭,不斷的磨練。但這需要時間,而朱慈烺眼下,最欠缺的就是時間。

那麼,為了彌補這個巨大時間的錯漏,顯然就只剩下其他的辦法。

比如革新舊體制下低效的軍制。建立一個適應當下,又高效強力的軍制。

開封。

校尉校尉,朱慈烺其實還是埋伏著軍銜制心思的。只不過眼下地盤還未成熟,手中得用之人也不夠多。大幅度修改軍制的時機還未到來。就這樣,朱慈烺也不急,只是打了個伏筆。

當朱慈烺特地提到了飛熊營與虎賁營兩營名號的時候,徐彥琦與劉勝都是傲然挺胸,一臉驕傲。眾人也紛紛傳來善意的目光,不知多少人目光灼灼。想要拿到第三個朱慈烺親制的營號。

朱慈烺則是繼續理著思路,道:「在營級將官的基礎上,孤打算設立團級官制。長官稱之為朗將。朗將亦可有親衛隊的組織許可權,人數在三百人上限。在團級之上,孤還有打算再架構一級。只不過,眼下三萬大軍雖眾,卻少有能征善戰之部。對付土雞瓦狗一般的賊軍,靠著兵械,靠著士氣,靠著毅力,都可以迎戰不怯。但對付兇猛而來的韃虜,卻不夠,遠遠不夠。三萬大軍,必須留住真正的精銳之部,去蕪存菁,不得留存糟粕!接下來,就是各部調動。」

「是1眾人紛紛應是,目光都是隱藏著火熱的熱切。

朱慈烺知曉,這是接下來的戲肉了。人事調動,都將以此開始。對於接下來的一場大戰,各人是個什麼前程,也將隨之看到一些端倪。

「除了親衛營等直轄營以外,皇家近衛軍團將分三個主站戰兵團。第一個是近衛團,直轄於孤親掌,下轄飛熊校尉徐彥琦所部飛熊營,步兵校尉陳德所部一營戰兵,步兵校尉虎子臣所部一營戰兵,步兵校尉紅娘子所部一營戰兵。待建制完善後,陳德所部將改稱皇家近衛軍團第四步兵營。虎子臣所部將改成皇家近衛軍團第五步兵營,紅娘子所部改稱皇家近衛軍團第六步兵營。」

徐彥琦、虎子臣以及陳德紛紛大喜,齊齊高呼。唯有紅娘子面色看不出息怒,沉沉行禮。

楊文岳靜靜地聽著,悄然點頭。近衛團這是朱慈烺最核心的力量,握在手中理所應當。陳德則是河南鎮總兵官陳永福之子,是朱慈烺穩固河南權力的一個關鍵點。帶陳德到朱慈烺的近衛團,這是朱慈烺對陳永福忠誠的回應,安慰陳永福自家未來前途,當然,隱隱有一點質子的考量,誰都不會去提。

同樣,作為虎大威唯一血親侄子,虎子臣進了近衛團也是同理。紅娘子則是降將,這是對此戰降兵的一種安撫。

想到這裡,楊文岳笑容悄然浮現。朱慈烺雖然年輕,手段卻是老道埃這麼一番軍製革新,眾人此前的官銜顯然是都沒了,以新的軍製為准。這麼一來,只要接了新官,便綁在了朱慈烺的戰車上,楊文岳也再也不用擔心一直以來讓官軍十成本事不出三成的內鬥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