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章:軍團建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軍團建制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第一團由山西總兵虎大威擔任朗將,下轄虎賁校尉劉勝所部虎賁營,步兵校尉齊賢所部第三步兵營。除此外,虎大威可以再行設立一營,從河南鎮願意跟隨繼續作戰的老卒之中選出,校尉營官由虎大威舉薦。建制完畢后,授予番號大明皇家近衛軍團第一團第七步兵營。」

「第二團由河南總兵陳永福擔任朗將,下轄步兵校尉施展邦所部第二步兵營,步兵校尉張德昌所部一營步兵。除此外,陳永福亦可再設一營,從保定兵軍中願意繼續為戰兵的老卒之中選出。校尉營官由陳永福舉薦。其中,步兵校尉張德昌所部建制完畢后,將改稱大明皇家近衛軍團第二團第八步兵營。新營的建制完畢后,授予大明近衛軍團第九步兵營。」

楊文岳緩緩頷首,將劉勝所部摻雜進第一團里,這固然是對虎大威的信重,卻也是一個督促。

而且,虎子臣不在第一團,卻是降低了兵為將有的危險。打散重組餘下散兵,卻又是構築一團戰力的妙招。楊文岳深切明白軍中空額之禍,這不僅是財政的難關,更是軍隊戰力的構建的一個攔路虎。

而今大明官軍作戰,最核心的戰力不是軍隊的戰兵,而是將官的私兵家丁,其次才是領著大明軍隊軍餉的戰兵。現在,朱慈烺用親衛隊安撫將官的家丁,又重組戰兵的戰力,這自然是將軍隊的戰力提升了一個層次,也平衡了將領手中私兵與官軍的天平。

「除了這三團兵力以外,軍中還會維持突騎校尉劉振所部騎兵營,乘勝校尉柳泉所部炮兵營的建制。這兩部戰鬥部隊,直屬於孤親掌。徐鴻千戶所部輔兵營、隨軍醫院、隨軍武校以及其餘非戰鬥機構直屬軍務司。至於相關待遇,孤的意思是只增不減。具體細則,你們可以去問軍務司的司琦。」朱慈烺侃侃而談,下頭已經有不少人紛紛逃出速記板子。嘩嘩嘩開始寫了起來。

「同時,對於士兵。皇家近衛軍團將提供士官製為所有士兵給出一條晉陞之選

。適合帶兵打仗的。自然可以從小旗一步步爬到朗將上。若是不適合帶兵打仗,自身又有一副真本領亦或者立下軍功的,亦可通過士官制上升。所有初入軍營者,都能得到列兵的頭銜。完成一定考核,亦或者達到一定年限,得到一定級別的軍功,便可以從下士、中士、上士、軍士長、護軍以及上護軍。至於指揮體系與軍中士官待遇體系的權衡,軍務司、隨軍武校甚至孤都會時常講解。此刻按下不表。」

朱慈烺按下不表。卻是激起了軍中一片熱議。

「士卒這般也能一級級升遷到護軍的地步?護軍可是國朝武勛二品大位啊!縱然此處沒有權力只有待遇,一樣會助長尋常小兵和上官分庭抗禮的本錢,這卻是要如何帶兵打仗?」

「卻也不然。若是給士兵一條路子,認可士兵的本事,這也是安定大軍的好辦法。就是不然,看看性子,擴軍的時候也好將這些有本事的兵都派上去。」

一幹將官議論紛紛,楊文岳也抓著司琦低聲說了起來:「殿下說的莫不是武勛散階之事?若是將這武勛散階用在士兵之上,卻也妙。只給待遇,不給權力。正好能激發士兵上升之望。鼓舞起作戰之勇。不給權,便能利於帶兵。只不過,給不給品級?」

「品級暫時是不宜給的。士。國士之士,這便是士官的榮耀。可以照比品級定待遇,要點,在於對士的尊重認可,而非權勢。」朱慈烺笑著,抓來了楊文岳,笑著道:「大軍還有一事,便是要落在楊督上了。」

「殿下……莫不是讓老臣去帶兵打仗?」楊文岳一愣。文臣帶兵打仗不是沒有,但更多的都是盯著帥臣的位置去的。何為帥臣?統帥是也。換句話說。就是朱慈烺現在的位置。一般不衝鋒陷陣,都是用來指揮將領作戰的。

可……楊文岳會盯上朱慈烺的位置嗎?

顯然沒有。那朱慈烺這是要楊文岳帶兵打仗做武將?這無疑就有點不對勁了。眼下,楊文岳唯一還算親近一些的武將也就只有張德昌了。這是保定兵督標營的家底。但幾番周折下來,張德昌手底下就只有那麼幾十人作為楊文岳的親衛隊了,餘下的兵丁都進了預備營去了。

再加上楊文岳一般都在朱慈烺身邊,護衛問題也有寧威解決。這樣下來,楊文岳都覺得是在耽誤張德昌的前程,只想著讓張德昌進哪個預備營做個營官,再想辦法出戰。此刻,朱慈烺能給張德昌一個前程,這已經讓楊文岳大漲面子,別無他求。

總而言之,楊文岳無論如何卻是沒有想過去帶兵打仗的。

朱慈烺自然明白作為文臣,楊文岳這麼一點功夫會想到爪哇國去,很快便斬釘截鐵回應道:「當然不是。孤打算調整軍務司與舍人司,在保留舍人司的同時,加強軍務司的工作。為此,孤打算邀請楊督為軍務司的首席軍師,由司琦為軍務司的常務軍師。」

「不僅如此,接下來孤還要讓楊督與我一起去隨軍武校講課,儘快將各團,各營的軍務分司建立好。其中,各營最少要有兩名文職軍師,一名首席軍師襄助軍事主官。各團要有五名文職軍師,一名首席軍師襄助軍事主官。軍師的職權範圍便是協助軍事主官完成軍中的後勤、獎懲、訓練乃至軍事行動建議。」

「一員寡將,終究難以面面俱到。出將入相,不能從紙面上說起。」

楊文岳聽此,這才目光一陣濕潤。這是對他的重視與重用的。

稍待,楊文岳不由重重一禮:「屬下,定竭心儘力,不負重託。」

虎大威與陳永福心中異念一閃,帶著一幹將官齊齊一禮:「末將領命,定不負殿下信重1

朱慈烺見此,頓時大笑:「不必多禮1

他明白,此間軍務整頓,終於完畢了。很快,一場疾風驟雨一般的考驗,也將降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