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章:打進總兵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打進總兵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軍議散去后,朱慈烺留楊文岳在書房之中,商議起了事情。)

此刻,朱慈烺拿起手中的戰報,微微搖了搖頭:「趕不上了。」

戰報上是李自成的軍情。被朱慈烺煞白主力后,李自成收攏了殘兵敗將,又到左良玉身上去逞威風了。

李自成雖然慘,被朱慈烺追殺了一路只剩下兩三萬兵丁還在跟隨。但左良玉更慘,一路南逃的他連兩三萬兵丁都沒有剩下。不僅如此,左良玉還要承受勝敗之差的懸殊心情。

原本,左良玉跟著官軍打仗是可以大勝李自成,功勛無數,榮耀無雙的……

但左良玉跑了。背叛友軍,又一次跑了。按照左良玉一慣逃亡的歷史,跑也算不上什麼稀奇的事情。可對比原本唾手可得的大功,如何不讓左良玉麾下軍心動搖?不僅士卒埋怨這種本該獲勝,現在卻被追殺的懸殊對比。就是將官,也滿腹牢騷。

這樣的情況下,面對李自成的追擊,左良玉只能大潰。

朱慈烺倒是調笑了幾句,卻也無奈感嘆左良玉就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

但這麼一個阿斗,朝廷卻不能坐視。

湖廣荊楚可是大明一大糧倉,但凡有識之士不會漠視。朱慈烺自然清楚,所以雖然心中想著帶孫傳庭北上,卻只能坐看朝廷將孫傳庭調遣去追擊左良玉。

這般想著,朱慈烺只能期盼左良玉好歹振作一點,看到友軍來臨,至少能把襄陽守祝

楊文岳卻搖頭:「孫督一時間在湖廣怕是要深陷了。左良玉兩次大敗,人心喪盡,其志不堅,決不可依靠……而且。更怕李自成與革左五營合流啊1

朱慈烺沉思了起來。歷史上,李自成南下襄陽去打還未再遭半坡店一敗的左良玉就是一路打到了武昌,將原本少有戰火的荊楚地區引起戰火。原本活動在這邊的革左五營盡數去投。眼下。賀錦雖然死了,但革左五營卻極可能看李自成追殺左良玉的威風模樣。繼續投靠。

這樣一想,朱慈烺卻是更不能帶孫傳庭北上了。心念於此,朱慈烺還是無奈搖頭:「荊楚的事情顧不上了,要準備進京!韃虜為寇甚烈,這是當前大敵。」

「殿下,京師此行真的無法避免嗎?」楊文岳一臉擔憂,又有些覺得不值:「天下人都覺得遼東戰事已休。殿下只要將建奴必定入關的消息放出去,便可以坐收名望之功。到時候。建奴入寇京師,天下勤王之師依舊需要仰仗殿下。」

都道是,士為知己者死。楊文岳被朱慈烺從戰敗大罪的深坑之中挖出來,又如此信重地授予首席軍師之職,自然是格外為朱慈烺著想,覺得這才能報答朱慈烺萬分之一的恩情。

「話是如此說。」朱慈烺將書房之中收拾的東西放在桌案之上,又將最上頭的一封公文翻開,手指頭在紙面上畫著,道:「但孤卻不想學這般以虜取名的路數。我知曉,於政客而言。應該直指利益二字,唯利是從,方能長久。但孤的抱負。遠不止於此。」

「我大明自古以來,外敵之患之所以屢敗,其實究根起底,還是源於內部孱弱。內憂必生外患。而國朝之中,從來未聞中樞正亂,而將帥禦敵於外的例子。」朱慈烺收起這一封文書,蓋章去,輕輕一拍,道:「況且。咱們給朝堂打了這麼一個打勝仗,又要給父皇送上百萬兩內怒。這樣的大事。孤怎麼能不去?」

楊文岳躬身一禮,他感受到了朱慈烺的堅定:「殿下既然將家底託管於老臣。老臣無甚麼華麗的辭藻。唯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幾字。」

「軍師保重。」朱慈烺說罷,走出屋外。

外間,親衛營整隊待發。

大明崇禎十五年,九月二十四。

通州。

京杭大運河在北邊的終點是通州。這裡,卻同樣也是一處京畿要地。自古京師打仗,無不是將帥帳放在此處。

朱慈烺下了船,抬頭一看,天朗氣清,心中感嘆。還是大明的京師好啊,至少沒有霧霾。

通州城修築得很堅固,城牆上多有新修築的跡象。看起來,這是一座堅固的大城。

只不過,朱慈烺脫離大隊,變成尋常書生進入之後卻發現了一些方才沒有看到的事情。

守城的兵丁不少,卻只是盯著一些老實百姓喝問,直到那幾個百姓掏出了銀子這才興高采烈地放了人。

朱慈烺穿著儒衫,身後的寧威帶著幾個人緊緊跟著,目光炯炯有神,盯著前方各處能傷害到朱慈烺的地方,讓人一看就猜到不好惹。至於暗地裡,更是不知多少人悄然放了出去。

城門官是個眼尖的,一見這架勢便放進了城內。

進了城,朱慈烺卻也不作停留,只是望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城頭,便直接走到了通州總兵府上。

總兵府門前卻有了一番衝突。

寧威上前報了名號,卻惹出了一番嘲弄。

門子是個五大三粗的莽漢,一見寧威拿出太子府的令牌,又見朱慈烺鬼鬼祟祟,四處查看著,一雙眼睛極其無禮。想到這漢子一點禮數都不動,頓時惱羞成怒:「若是這胡亂來了個人便敢說自己是太子爺,那我豈不就是太上老君了?哈哈哈……」

「尊駕1寧威目光一沉:「嘴巴還是放乾淨一點好罷?」

那莽漢見這個時候寧威既不發飆,還是這般客氣,頓時覺得這夥人軟蛋可欺,一步上前,吐著熱氣對寧威道:「求到老爺門前,還這般不懂事,倒是誰家東家養了你這麼個沒用的貨?告訴你,這可是通州總兵府,不是賊人可以撒野的地方1

「打進去。」朱慈烺聲音淡淡:「不沾血即可。」

寧威頓時齜牙起來,也未抽刀,裹著刀鞘便用力捅了出去。

不多時,左右十幾個親衛便紛紛跟著沖了上去。

那門子還未反應過來,便見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被丟進了府內。還未等到他喊出聲音,就見門前那二十四個身強體壯的衛兵齊齊被丟了進來。

咚咚咚……

都是肉體高高拋棄,重重落在地上發出的沉悶響聲。未完待續。

ps:感謝~五月五號打賞100起點幣

會稽山人007打賞1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