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章:京畿防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京畿防務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這邱權倒是謹慎,眼見對方說得一板一眼,還真有些擔心被對方擒去了。,

不多時,這通州大營里就冒出一兩千兵叮顯然,這些是好使喚的,營內還有的數千人卻是動作遲緩,毫無士氣。

朱慈烺見此,也是不看邱權臉色如何,輕嘆道:「京畿防務,鬆弛如此,守城都難,更何況出戰了。如此,也怪不得面對韃虜毫無戰意。」

其實,朱慈烺也明白,這是松錦大戰將關內精兵抽調一空的結果。

但明白又如何?

一想到一個月後韃虜入寇,朱慈烺胸中的緊迫感便壓抑得喘不過氣來。

寧威抽出刀,身後人自動護衛起來。

眼見這夥人動作竟敢,甚至都有人拿起了火銃對準自己,邱權總算沒有笨過頭,腦袋裡猛地跳出一個念頭:「莫不是……」

「護駕1傅如圭的聲音恰時候響了起來。

頓時,一千五百騎兵陸續沖入通州大營,一個個三眼銃舉起,無數長槍樹立,反而將邱權圍了起來。

稍後,馬術不精,氣喘吁吁的通州知州黃游大聲高呼道:「別動手啊,別動手啊1

「那是……」黃游衝到前頭,勒住馬,急切大喊道:「那是太子殿下啊1

「啊1邱權頓時懵了,獃獃地看著眼前的朱慈烺:「太……太子殿下?」

怪不得膽敢衝撞總兵府邸,怪不得面對數千人重圍毫不變色。原來,這就是那個將賊寇剿殺得氣焰全消的大明太子!

想到這裡。邱權頓時腦袋打鼓一樣,愣愣地站在原地。至於他的身邊。那個帶路過來的門房更是膝蓋一軟,噗通跪在了地上。不住磕頭道:「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小人有眼無珠……小人罪該萬死礙…求殿下斬了小人,此事不關總兵大人啊!都是小人闖的禍啊1

此刻,朱慈烺這才轉過身,打量著眼前幾人,目光落在那個門房身上,話語少了點冷意:「倒是有幾分忠義。按照軍法,守門不利,找通州有司抽鞭子去吧。邱權,此刻。能與孤好好說話了?」

「末將……叩見殿下,請殿下發落1邱權卻也光棍,長嘆一口氣,沉沉跪在地上。

朱慈烺卻是不接這話,問道:「我手底下的親衛,比起你的家丁如何?」

「以一當十,殿下親衛勇猛。」邱權乾脆回答。

朱慈烺點點頭,以一當十有點過,但也差不離:「比起女真韃子如何?」

邱權聞言。明白了朱慈烺的意思,澀然道:「正面搏殺,應不落下風。」

「這般說。」朱慈烺重重嘆了口氣:「通州防務。竟是只要上百女真韃子拚命衝殺,便能擊破?」

邱權聞言。卻是不服:「殿下!打仗豈有這般兒戲的。這山海關內,寧遠、永平、順天、密雲、天津、保定六巡撫,寧遠、山海、中協、西協、昌平、通州、天津、保定八總兵。我通州防務。亦是算得上用心的了。若無要迎接殿下的要事,末將豈能不再值守之上?那時。揀選上萬兵丁守城,豈會讓韃虜攻下通州?」

開玩笑。通州差不多說得上是京師的糧倉。沒了通州,京師就要斷炊。邱權再是魯莽蠢笨,卻也有幾分死戰的決心。

「這還算好的?」這次是朱慈烺驚了。仔細一看黃游與邱權的表情,朱慈烺卻不得不相信。

沉默良久,朱慈烺搖搖頭,輕嘆一聲:「你道是我麻痹了爾等警惕,這罪名我暫且不顧。但一月後,若是韃虜入寇,爾等難不成還能反應得過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說罷,朱慈烺將一個小皮球丟給身旁一個趕過來的小卒子道:「這是通州將士孩子的,拿回去吧。」

做完這些,朱慈烺翻身上馬,朝著兩人拱手道:「孤還要入京,不留了。」

京師的天氣很好,朱慈烺卻是感受到了一片霧霾籠罩在了心口。

隨後,上千人疾馳往西,留下兩個面面相覷,無盡問號的將官在此處。

京師。

永定門外,內閣次輔陳演與都察院左都御史劉宗周等候著。

「真是千年以來,絕無僅有埃」陳演笑著:「太子殿下偷跑出宮,從一個小吏的身份一步步變出了一個皇家近衛軍團。這般事情,真是聞所未聞,可以說千古留名了。」

一旁,劉宗周亦是神情複雜:「一晃眼,距離那一次宮中大經筵就這麼過去了。本以為當時太子殿下所言治軍、實務等事情是虛言。卻不料,咱們這個太子殿下是心中真有此韜略。」

「韜略出眾,功勛太盛。才過去不過半年多便已經拉扯出了一個皇家近衛軍團,兵馬三萬。再過幾年……」陳演低聲地說著,聲音漸漸收了起來。

一旁的劉宗周卻也沒什麼反應,只是聲音淡淡地道:「殿下尚且年幼,天家情深,這是人臣幸事。」

聽此,陳演頓時收聲不語了。

「糟糕……石齋先生來了1陳演沒說話,劉宗周卻是驚呼了起來。

石齋先生就是黃道周,這個心方面冷的傢伙可是連皇帝都敢直噴的。前些時日,不知周延儒做了什麼,竟是讓黃道周跟著發瘋了起來,一個勁彈劾朱慈烺在河南胡作非為,幾乎自立一國,是為不忠不孝。

這一番,周延儒作為首輔沒來迎接,本以為可以讓黃道周不來,卻不料,還是被盯上了。

果不其然,門外,一個穿著寬鬆空蕩官服的五六十歲老漢大步走來,板著臉,一臉方正。

就當陳演與劉宗周叫糟想著辦法如何應付這個老漢的時候,卻忽然聽到不遠處滾滾馬蹄聲響起。

兩人望過去,又是打翻了無數油鹽醬醋的罐子,落在心口,不知什麼滋味。

「殿下……怎麼偏偏這個時候來了?」兩人相顧無言。

這一場,是真的無法善了矣……

果然,當隔著十數步,黃道周便大呼起來:「太子殿下在河南所作所為,當得起忠孝二字否?自立一國,設官抽稅與民爭利,對得起這天下蒼生否?」未完待續。

ps:感謝~

甘萬投了1張月票

燕幽雨打賞100起點幣

恍然隔世投了1張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