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一章:天家無私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天家無私情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殿下,慈慶宮改名兒了。眼下,叫端本宮呢。」司恩迎著朱慈烺進了宮內。

此刻,朱慈烺也算罕見地不用前呼後擁,而是一個人靜靜在行走了。進了皇宮大內,朱慈烺的那些侍衛顯然就用不著了。

朱慈烺一邊聽著司恩這般說,一邊走在端本宮內。

端本宮前有門三道,前為徽音門,門裡為麟趾門,第三門稱慈慶門。一路進了第三道門,朱慈烺這才算進了自己的東宮居所端本宮。

朱慈烺輕聲道:「算起來我也到時候大婚了。這是父皇給孤準備大婚用的吧?」

司恩忙不迭點頭。歷史上,也的確就是如此。原本,慈慶宮是給朱由檢皇后張嫣住的,後來見朱慈烺該大婚了,就改了端本宮的名字。知曉此節的朱慈烺想著,不由有些出神。

此刻,忽見周皇后滿臉帶著思念地疾步走了過來,當見到朱慈烺的背影時,更是三步並作兩步地跑了過來,一把抱住朱慈烺道:「我的烺哥兒呀,你可真是讓母后想得苦了。快讓母后看看,這此去大半年了,可吃了苦,受了傷患?聽說你在河南竟然還和賊寇親身打了起來。烺哥兒呀,怎麼這般不聽母后的教誨呢,讓你保重身軀也不聽?萬一磕著碰著傷著了,那如何是好?」

朱慈烺聽著周皇后的碎碎念,無盡暖意涌在心頭,任由周皇后抱著,良久這才吐出一句話:「母後放心,皇兒好著呢。還給母后漲了臉,外間提起皇兒,哪個不是舉起大拇指,道一聲英雄人物的?說起這般,還不都得說母后養了一個好兒子?」

「烺哥兒是真的長大了,更會說話了。還好呀,母后給你尋了一門好親事,要不然等你帶回幾個民間女子。母后倒是不知如何是好了。」張皇后調笑著,反而給朱慈烺鬧了一個大紅臉。朱慈烺倒是幾乎沒怎麼見到什麼出挑的民間女子。

恰此時,崇禎皇帝朱由檢大步進來,揮退了跟隨的宮人。笑著道:「皇兒,依朕看,就留在京師,將這婚事辦了吧。」

朱慈烺急忙過去行禮,一番禮節后。這才道:「父皇,說起來還得兒臣找父皇求個情呢。」

「哦?是哪一位大臣這般有臉,讓太子給朕求情起來了。」崇禎好奇道。

朱慈烺輕咳一聲,道:「其實,是這樣的。外間都說趙家大郎趙文清有勇有謀,讓秦兵得以順利參加了中原戰事。但說起來,其實是趙家娘子偷偷跑了出來,一力促成。所以,這一次趙家娘子還在開封,幫兒臣處理一些事情。雖然急切間也開始收拾準備北上。但的確事物繁忙,加上舟車勞頓麻煩,是以還未進京。」

「什麼?新娘子跑了?還是私奔去了?」崇禎呆了一下,老半天這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那烺哥兒你……」

顯然,趙家是沒臉說自己養的好閨女竟然偷偷跑去見未來夫婿去了。畢竟,禮教嚴格的當下,身為豪門望族,這是家教不嚴的家醜,誰也不會想外里說反而得拚命給趙詩瑤遮掩。

是以,就連崇禎也沒有聽過這一節。當然。最後關頭,還是得朱慈烺說出來才能將這一節給圓回去。

但朱慈烺既然這麼說,其間意味卻不是止於趙詩瑤的私奔。

朱由檢說了一半,將後半段的話吞了下去。不由搖搖頭,道:「烺哥兒,外間風頭,卻是不好聽埃」

朱慈烺臉上的笑容頓時淡了起來,外間的傳言紛紛而耳,可謂是都聽出一堆繭子來了。

而內容。卻也直接簡單,都是直指離間父子的。

比如朱慈烺自立一國,圖謀造反。比如朱慈烺養寇自重,為的就是帶兵北上,圖謀自立。

朱由檢讓朱慈烺大婚,其實是一片愛護,為的就是將這不好聽的名頭都刷過去。一場崇禎親自操辦的大婚,不僅意味著朱慈烺得到趙家強援,更證明了朱慈烺對其寵信依舊。

最重要,也能表明朱慈烺長期呆在深宮,不會作亂。無疑是一個極其強勁的闢謠舉動。

但朱慈烺卻說新娘子不在京師,不就是婉拒了在京師舉辦大婚嗎?

一旁,周皇后輕嘆一聲,道:「我去看看午膳如何了。」

端本宮內,頓時只餘下朱慈烺與朱由檢兩人。

「父皇。孩兒養兵三萬,急切間想要鑄就一支強軍,便格外用心,耗費極大,林林總總耗費有百萬之巨。除去那些一次性初始投入的,單論往後維持這一支大軍,下半年就要準備五十萬兩才堪堪維持。」

「戶部財政困難,父皇內庫更是都掏空了。這般,讓兒臣如何還有臉討要。故而,這才在河南弄出一個恆信商行,又想了些法子,開源節流。這是不得已為之。這種要事,往前都是孩兒親手操辦,現在未來娘子來了,又是有本事的,兒臣如何不欣喜將這般事情都交過去?」

朱慈烺輕聲說著,誠摯發自肺腑:「也算是陰差陽錯,此次入京,的確是沒有時間,沒有機會辦下婚事了。父皇一片愛護之心,兒臣……愧領。」

朱由檢躺在一場躺椅上,扶著太陽穴道:「烺哥兒的意思,朕明白。朕我的兒子真要圖謀不軌,又有了自立的本錢,豈會親身回京。外面那些傳言,烺哥兒不要放在心裡去。」

朱慈烺沉沉應下。這其實是表明了朱由檢對外間的流言也沒什麼好辦法處理了。

想到這裡,朱慈烺心中一嘆的同時又道:「父皇,孩兒得到情報,建奴將於十月入寇京師。」

「便是不足旬月的時間,就會入寇?」朱由檢丟出去了一個奇怪的眼神。

朱慈烺沒來由地一陣慌亂:「孩兒可以確信。」

朱由檢搖搖頭:「玉繩遣禮部主事趙慶思去關外談判停戰了,這仗,一時半會應該打不起來罷。」

「停戰?這不就是議和?」朱慈烺驚呼了起來:「父皇……」

這一刻,朱慈烺悄然懷疑起了父子間曾經親密無間的信任。

「天家……無……私情。」朱慈烺心中喃喃著,腦海之中反覆都是這五個字。未完待續。

ps: 嘿~最近幾天年末公司多事。加更的時候,還是要等存出稿子。微言是言而有信的,還欠著兩次加更都記著呢。

話說,有外站看書的朋友。還請來起點中文網註冊一下,點個收藏,推薦票。當然還有對微言格外重要的訂閱,訂閱。支持正版~支持你喜歡的故事。

拜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