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三章:清兵真的入寇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清兵真的入寇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望著眼前燈火闌珊的京師,看著這萬千生靈於北地的璀璨燈火,朱慈烺心中默默加了幾句:「我來到這個世間,僥倖得上蒼保佑能有一具最應天命的身軀。又豈能在區區奸臣一點詭計面前屈服?我……必勝爾等1

「好1傅如圭高呼道:「殿下,韃虜入寇,就在近日了!我傅如圭,願與殿下,共襄盛舉。便是刀山火海,在所不惜1

朱慈烺抬起頭,重重呼出一口氣,望著天空,大聲道:「來吧,來吧1

「元錫,明日你準備好。我,這京師城中,是否真的再無一人,願意隨我……堂堂正正做一回保家衛國的真男兒1

……

燕山之北的塞外,秋高馬肥,正是一年草原兒郎最為喜氣洋洋的時候。

而前些時日,大清皇帝一封詔書傳遍草原,無數草原兒郎騎著駿馬,挎著角弓,尖嘯著四處奔去。

漸漸的,各路蒙古騎兵慢慢匯聚,集結到了界嶺口長城外。

這裡,阿巴泰正領著左翼主力,集合著各路兵馬。

這一次,阿巴泰不僅動員了自己手中大部分的牛錄,集合了圖爾格,蘇拜等手底下將官的女真精兵,更是帶上了陳維道等漢軍八旗。以及女真人能夠鯨吞大明的一個強大助力:蒙古八旗。

七年前建立的蒙古八旗有兵馬一萬七,二十四個固山。阿巴泰要南征大明,怎麼會將這個得力打手給忘了?

他一口氣便將蒙古八旗的一半兵力給抽調了。

於是,合計兵馬將近兩萬餘的阿巴泰兵分兩路,一路讓圖爾格帶著作為右翼繞道雁門關從山西打進去,繞開燕山,進入大明京畿腹地。

這顯然是阿巴泰擔心山西方面密集的邊鎮還有可以反抗之力。

至於主力。則由阿巴泰親率,盯上了界嶺口長城。

他的目標,是明軍在京畿地區核心軍鎮:薊鎮。

大明崇禎十五年十月十一日。

清軍滿、蒙、三以及外藩蒙古等軍集合完畢。阿巴泰領著大軍。緩緩朝著界嶺口長城出發。

率先於大軍出發的是一路精銳步兵,這些人將戰馬藏起來后便腳步輕盈地開始攀爬城牆。

此時已經入夜。天色昏暗,白天還酷熱的天氣到了此刻轉瞬便化為冰涼。冷風鑽著脖頸吹進去,一片刺骨的冰涼。

兩個倒霉悲催被派來值守的明軍步伐緩慢,有氣無力地巡視著。

忽然間,一人表情憋悶,朝著另外一人低聲說了句什麼,便朝著南端城牆解開了褲腰帶。

另外的明軍士兵見此,嗤笑一聲道:「懶人屎尿多。」

隨即。他也不管這戰友便大步繼續巡邏過去。

那士卒嘿笑一聲,剛剛想要收起褲腰帶,卻直覺有異回望過去。

身材壯碩,筋肉鼓鼓的和度望著眼前這個乾瘦愕然的面龐,快步前沖,將這士卒頂在城牆上,扼住脖頸,面無表情地掏出手中的西域彎刀一牛

隨後,殷紅的鮮血流出來,和度手中的明兵身子越來越軟。越來越無力。爬上城牆的趙雄見此,閉著眼睛,手中的長刀緊握。邁步想要朝著那個背對著自己的明兵殺過去,卻覺得腳下如有千鈞巨石一樣。

「師傅,不要耽擱1和度低喝一聲。

趙雄喘著粗氣,閉著眼睛就要衝過去。卻聽耳邊一道尖嘯響起,那明兵後腦勺上,一根箭羽輕輕顫動。

不多時,趙雄眼睜睜看著一個個金錢鼠尾躍上長城。

「界嶺口……破了……」趙雄低聲地說著。

數萬清軍,漫入大明。

……

啪嗒……

「不……不可能啊1周延儒猛地一拍桌案:「禮部主事趙慶思已經出使清國,怎麼可能……這個時候清兵發兵來攻?」

「但事實如此。質疑無用1陳新甲腳步沉沉地走進來,望著周延儒道:「首輔大人。眼下,還是想想一會兒聖上問起來的時候。如何回復吧。」

「兵部可有辦法?」周延儒看到陳新甲,再也沒有了那種看異類的鄙夷,而是宛若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

但陳新甲若是有辦法,哪裡又會來找周延儒?

陳新甲苦笑著搖頭:「這一次,還是請殿下帶兵吧。眼下國朝能打的帥臣,不是死了,就是遠在千里之外。京畿入寇,又生虜變,急切之間……」

「不可1周延儒卻如同被踩到了尾巴一樣:「這是原則性問題!什麼時候,我大明需要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孩子來保這天下了?太子為帥臣,絕不可行1

陳新甲好心好意,一片公心出主意,卻被周延儒這麼一咋呼,自己生氣了:「好,好,好!那就請總揆大人,自行面聖吧1

周延儒冷冷地盯著陳新甲的背影,心中一片苦澀:「蠻夷之輩,畏威而不懷德。竟然一邊議和,一邊又是大舉來攻。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此刻紫禁城裡。

吳昌時拽著一身儒衫,連個官服都沒有的董廷獻,大步朝著內閣衝去。吳昌時一邊跑,一邊喘著粗氣扯著董廷獻道:「董先生!我知曉你我之間有些慪氣的地方。但這個時候,咱們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可無論如何,不能坑了大人與我啊1

董廷獻連忙借著這個時機扯開吳昌時的手道:「好……好。大人你也不必拽著我,此間情況,我自然清楚是什麼時候,怎麼會還作這種兄弟倪牆於內的事情。你放心,寧遠那邊沒問題。人家老爹吳兩環就在京師,豈會錯了?放心!這次首輔大人無礙1

「借你吉言……借你吉言1吳昌時前後不搭地說著,終於跑到了內閣。

一見周延儒,吳昌時便急切地將閑雜人等揮退,讓董廷獻將這關鍵情報說了出去。

周延儒押錯了寶,苦澀難言。

於崇禎而言,這卻也是一場失敗。

他竟然輸給了自己的兒子。

那麼,接下來的朝廷要如何應對?

山海關阻不了滿清大軍,那誰能抵擋?

空蕩蕩的議和……真的可以挽救大明嗎?

還是說……真的要承認此前的錯誤,再度啟用太子領兵?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