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四章:首輔督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首輔督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朱由檢的心亂了。

站在乾清宮裡,朱由檢望著這片藍天,罕見地發獃了。這是他思慮長久沒有結果才會有的事情。

悄然間,也不知過了多久,王承恩輕聲地對著朱由檢道:「聖上,太子殿下求見。」

「烺哥兒來了?」朱由檢輕嘆一聲,心道:「是來看朕這個父親笑話的嗎?」

雖然這般往惡意想,但朱由檢畢竟沒有失去冷靜與理智,對著王承恩道:「讓他進來吧。」

朱慈烺緩步進來,一板一眼地行著大禮,規規矩矩地道:「父皇。兒臣以為,京畿無憂。建奴此來,只是偏師劫掠,而非全力決戰以圖鯨吞。」

「喔?」朱由檢眉頭一挑,自古做主戰派,從來都是竭力將眼前之戰的險惡之處一點一點摳出來講,卻沒有朱慈烺這般往好里說的。這讓他有些摸不準朱慈烺的意思:「烺哥兒這是何意?」

「兒臣只是盡人臣本分。」朱慈烺輕聲道:「外行人乃至愚民都說甚麼女真不滿萬,滿萬不可敵。這都是虛言,不過是為了打擊敵人的信心罷了。女真人的確悍勇,廝殺厲害。但畢竟不是什麼妖魔鬼怪,殺不死,滅不荊打仗,一樣會死,會傷,會傷重而亡。女真本部人丁寡寥,便是竭力抽出全部兵丁也不過十萬餘強壯。故而,其戰爭潛力便決定了,他難以籌措出滅國之戰的實力。皇太極雖然睿智多謀,試圖漢化清國。但這般清國,說穿了依舊像一個強盜多過想一個國家。」

「是以,兒臣判斷。此次只看看領兵而來的阿巴泰是進來搶劫的,而不是……試圖進攻京畿,鯨吞大明。所以。京畿無憂。」朱慈烺說到這裡,低著頭,不再說話。

朱由檢終於讀懂了朱慈烺的意思。

對於主戰派而言。竭力將眼前一戰說得多麼危險,多麼重要。那自然可以提高自己的重要性。可以促成朝堂主戰的態度。

但反過來說,這一戰越是重要,就越少有機會讓朱慈烺領兵去打。哪怕,搜羅光了帝國全部人才再也找不出一個比朱慈烺更合適的帥臣之眩

因為,這裡是京畿,是大明京師,天子所在。

這樣一個地方,讓太子負責全部防務。百姓安心,百官與太子安心否?

不去刻意考驗朱由檢與朱慈烺只見的父子信任,單說一個周延儒,便格外害怕朱慈烺的軍權。他已經將朱慈烺得罪死了。

如此一來,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朱慈烺反而就事論事,將這一次滿清入寇解釋成強盜打進來搶劫,而且目標還不是京師這樣的話語了。

聽到這裡,朱由檢緩緩頷首,微微有些意動。

如果真的是這樣,是不是可以讓朱慈烺出擊呢?

真是不得不說。朱慈烺這個角度選得極好。

就當朱由檢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卻見又是一個太監不顧王承恩的驚詫,衝進來對朱由檢道:「聖上。首輔大人求見。」

聽此,朱慈烺輕輕嘆了一聲。

他知道,今日的努力只能到這裡了。

他有些不甘心地道:「兒臣……」

「皇兒心意,朕明白。先下去吧1朱由檢按下此前的意動,擠出了一個笑容給朱慈烺。

見此,朱慈烺也明白現在勢不可為,沉默地回禮退下了。

走出大殿,朱慈烺看到了急切跑過來的周延儒。

只不過,周延儒卻是一門心思地回憶著方才董廷獻傳來的緊急消息。一番格外鼓勁的討論后,周延儒便費盡了心思。一狠心請動了一位宮中大檔,這才得到了這一次緊急面聖的機會。

要知道。比起外臣而言,身居皇宮的朱慈烺其實天然就有優勢。

由此亦是可見周延儒之急迫。

見到周延儒這麼著急,朱由檢既是好奇又是期待:「玉繩有何急事?可是內閣已經議定好了應對清兵入寇?」

周延儒一臉喜氣洋洋道:「聖上,老臣已經探明清楚了。此次,是清國訊息不便,恐怕以至於有了些誤會呢。」

「誤……誤會?」朱由檢臉上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周延儒卻是自顧自地道:「殿下試想。禮部主事趙慶思此次東去這才多久,怕是剛剛才抵達了盛京。便是皇太極有心要攻滅我大明,卻也絕不可能這麼快便反應過來,兩三萬人在此刻打入大明。畢竟,那阿巴泰此前駐紮就是在錦州城。這麼一個時間差,顯然足以證明,這並非清兵有意啊1

朱由檢心中失望了一些。他本以為周延儒卻能如朱慈烺一樣,一心抗敵,再來一個崇禎朝的于謙呢。卻沒想到,最後的結果還是這般,滿心都指望在了這個誤會上。

雖然心中失望,但身為帝王的城府還是讓朱由檢沉下心,聽周延儒細說。周延儒所猜測的確沒錯,皇太極不是在見到趙慶思之後才下的決心試圖征服大明。

他只是想趁著秋高馬肥的好時機,攜大勝之威,擴張一下松錦大戰的戰果。畢竟,這個時候沒了最後一支野戰主力的明國就是一個鬧市之中拿著無數黃金的嬰兒,誰不想搶一把誰是傻子。

當然,那會兒的皇太極也是萬萬沒想到,大明過里還會冒出來一個朱慈烺的。

「玉繩的意思是?」朱由檢微微有些疲倦。

熟悉朱由檢的周延儒頓時心神一凜。這是朱由檢不耐煩的徵兆啊!

轉瞬,周延儒就明白,自己到了下決心的時候。

這個時候,朝廷最關鍵的是什麼?

旁人不清楚,身在局中的周延儒還不明白?

現在就是權力之爭。勝者,獲得實際上的京畿軍權與接下來的政治力量。敗者,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掌握了這些力量與權力之後,祈求對方別找自己麻煩。

對於周延儒而言,只有自己接過這根接力棒,誓言解決韃虜入寇的問題,這才能獲得接下來崇禎皇帝的寵信,以及作為首輔大人名至實歸的權柄!

一念及此,周延儒心中祈禱了一句:董廷獻切莫誤我……

隨後,周延儒鄭重一禮,道:「陛下!微臣請出,以首輔之職,親至通州。解清兵入寇之危!還請陛下授予微臣督師之職,總攬京畿軍權,以及便宜行事之權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