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五章:薊州城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薊州城內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由檢目光徒然一亮,望著周延儒,大喜道:「玉繩所言是真」

彷彿這樣還夠能確定此事一樣,朱由檢直視著周延儒的雙目,又追問著:「愛卿與朕開玩笑」

「君前無有戲言氨朱由檢忍不住又來了一句。

接連三問,代表了天子的重視。

此刻,周延儒頓時感覺接連的壓力湧來,如同被萬鈞波濤拍打一樣。

心中念叨著鼓舞的話語,周延儒緩緩呼出一口氣,對朱由檢高聲道:「聖上這一次,這個關鍵消息就是寧遠團練總兵吳三桂所傳。陛下此前撥付五十萬兩軍資修復遼東戰事,吳三桂深感陛下恩德。又聞殿下於河南連番大勝入京獻功,更是戰心激揚聖上,那清兵入寇,本就是誤會之事,只要國朝誠心修好,又有吳三桂此等大將相助。老臣有信心能解時局君前無戲言,老臣,願下軍令狀」

「好好好」朱由檢大笑一聲擊掌,急切道:「不愧是朕信賴的大臣啊直比召虎、裴度於朕來人,擬旨,賜賜章服、白金、文綺和上等好馬4匹與玉繩再去傳傅淑訓過來,朕再給玉繩先準備三十萬兩軍資,後續給多少,再和傅淑訓議論」

周延儒聽著,頓時一臉感動得掉眼淚的表情。

但這一刻,朱由檢卻是更加感動得想要掉眼淚。一直苦於夾帶無人的朱由檢總算是遇到了一個敢於出擊的帥臣。

而且,還是這天下文官之首的內閣首輔,周延儒。

唯一與歷史上不同的便是,歷史上的周延儒是逼不得已,被局面與崇禎的壓力逼得跑出京師,頂著內閣首輔的名頭。卻毫無辦法,只能坐視清軍入寇。

而這一次,除了時局逼迫。卻又多了一個朱慈烺。

正是朱慈烺咄咄逼人,惹得周延儒不得不冒險出擊。自己主動請命督師京畿。

一念於此,朱由檢如何不是感動得想要掉眼淚

周延儒也是悄悄鬆了口氣。拿了三十萬兩軍費的他此行也是勇氣大漲,悄然有了一點底氣一展宏圖。

而且,他更是明白,得了崇禎皇帝應允。周延儒可以說是確切拿到了此次大戰的正統名義。

可以說,這一場與朱慈烺的爭權之中,周延儒已經獲勝了一大半了。

想到這裡,周延儒便是開心得想要開懷長嘯。

都察院御史楊若橋輕嘆了一聲。走在薊州成內,表情沉悶而痛苦。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想要上奏舉薦西人湯若望打造火器的奏章剛剛發出去,就迎來了反制。

舉薦西人湯若望的奏章讓劉宗周很是不滿。對傳教十分警惕的劉宗周並不認為兵器的改進可以改變而今戰局。若是為此讓神州大地成了泰西天主教的世界,那才叫一個得不償失。

結果,輾轉讓楊若橋被派到了薊鎮,去找凶神惡煞的虜酋阿巴泰議和

剛出京師,知曉是要去薊鎮見阿巴泰的京師護軍就潰散一空,只餘下兩三個老家人死命護送楊若橋繼續前進。

唯一還算得上幸運的就是,當楊若橋在野外的興武鎮得到了當地大戶。一位名作侯峰的舉人款待。

在那裡,這位都察院御史總算感受到了一點人間的溫暖。

但幸運的不是這兒。

而是在興武鎮歇息的時候被俘虜了

至於真正幸運的地方就是,清兵裡頭罕見地竟然有個漢人。知曉這是來議和的使者后便勸說了那個牛錄額真沒有殺他。

就這樣,逃跑的京營禁衛軍沒有護送楊若橋,反倒是最後讓滿洲八旗兵一路護送楊若橋到了薊州城。

只是

楊若橋卻再也不敢去想興武鎮後來的結果。

那一天

一隊女真馬隊衝進了興武鎮,高深的圍牆沒有絲毫作用。侯峰養得幾十個莊客剛剛拿起刀槍與樺木弓便被射到十數,被近身衝殺以後,只是百餘息,讓楊若橋穿好衣服的時間,侯家大宅就已經陷落。

衝進去的滿洲韃子根本就是一群地獄里來的惡魔,見人就殺。見女的便發泄獸慾。敢於抵抗的,不管是白髮蒼蒼的老人。還是咿呀學語的孩童,都止不住他們的殺戮。

當侯峰護著楊若橋戰到最後。被上百韃子圍殺的時候,楊若橋見識到了這位舉人的錚錚鐵骨。

他是個硬漢子,面對衝進來殺戮的韃虜破口大罵,絲毫沒有半分畏懼。慷慨衝上去,被一個十五六歲的虜酋輕易捅穿心臟,依舊不曾屈膝,竟是有幾分漢唐的鐵骨。

侯峰贏得了韃虜的尊重。

嚇軟了身子的楊若橋喊出了自己的使命,也得以苟活。

只是,每當楊若橋看到篝火的時候,都不由想起興武鎮里的那把大火。一把被韃虜燒起,焚燒了無數罪惡痕的大火

每次,想到此景的楊若橋都會睡不著做下無數噩夢。

噩夢裡,是謙和有禮的侯劉氏。是牙牙學語,可愛的侯峰幼子。是與楊若橋大嘆今不如古的侯峰老父,一位終身唯能考上舉人的老秀才。

是那些樸實的莊客

是京師的歌舞昇平

這樣的噩夢一連做了三個。

直到又領軍出擊,不知從哪兒回來的阿巴泰決定接見這個議和使者。

「停戰」阿巴泰拿了楊若橋的文書,嗤笑著道:「誤會看來啊,我阿巴泰今年就要指著這個笑話逗樂了。哈哈哈哈哈哈」

滿洲八旗甲喇章京蘇拜、漢軍八旗昂邦章京正白旗固山額真、正藍旗固山額真佟圖賴、科爾沁右翼中旗扎薩克土謝圖親王子巴達禮、科爾沁右翼后旗卓哩克圖親王烏克善、科爾沁左翼中旗扎薩克巴圖魯郡王滿珠習禮以及科爾沁右翼前旗扎薩克多羅扎薩克圖郡王布達齊。這些在座的滿清大將聽著阿巴泰這個生硬的笑話,紛紛都是大笑了起來。

「最後的野戰主力都被殺敗了,竟然還有臉說甚麼停戰」蘇拜毫不隱藏自己的不屑。

「饒余貝勒的奉命大元帥這是可汗給的,明人還妄想拿可汗壓貝勒可笑」這次說話的是滿珠習禮。

「南蠻子就該屈膝乞和」陳維道高喊。未完待續。

ps:感謝打賞~

袁yh1234567100

會稽山人00710

會稽山人00710

燕幽雨100

超級宇宙騎士100

會稽山人00710

g56100

燕幽雨100

會稽山人00710

感謝月票~

碎腦錘投了2票

魔雲星神ii投了1票

絕望曾經的世界投了1票

思緒飄揚投了1票

jack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