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六章:一身傲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一身傲骨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佟圖賴與石廷柱冷眼看著陳維道撒潑,雖然不屑這個同樣當了漢奸,卻轉身就辱罵同族的同僚,但他們也不由覺得這位內閣首輔打的注意卻也是太美妙了,太幼稚了。

在即將入寇獲得驚人利益的現實面前,有誰會為了幾個輕飄飄的停戰議和而放棄?

在這麼多韃虜大將乃至漢奸的嘲諷面前,楊若橋氣氛得渾身大顫,他徒然想起了那個倒在珊罘濉

不知哪裡湧出來的勇氣讓楊若橋這一刻忽然忘卻了畏懼,高呼道:「爾等卑劣建奴,不過是靠著我漢家仁德而居於遼東一隅!而今不思圖報,反為賊寇,殺我同胞,掠我家園,奪我妻子,就是我大明萬萬子民的死敵!哪怕你們在遼東殺了十萬,百萬人,我大明還有千萬,萬萬人殺不盡,死不絕,終有一日,能將爾等率獸食人的蠻夷殺盡1

「放肆1阿巴泰還未說話,和度、蘇拜以及陳維道等將官便紛紛呵斥起來。

阿巴泰重重一下壓,望著左右憤怒的將官,將目光沉沉地盯在了楊若橋的身上,冷冷著道:「你大明萬萬人的確死不光,殺不荊但你就不知道我現在提起刀,就能殺了你嗎?」

高呼著的楊若橋說完,劇烈地喘著粗氣,看著徒然安靜下來的帥堂,挺起胸膛,直視著阿巴泰道:「我楊若橋不是第一個怕死的漢兒,也不是最後一個怕死的漢兒!虜酋阿巴泰,要殺,便來殺1

阿巴泰提起長刀,大步走來,面容猙獰地盯著楊若橋。望著楊若橋微微顫抖起來,卻挺立不屈的身軀,忽然就要大步衝上去。

此刻。角落裡,趙雄終於忍不住了。桶了捅和度,低聲哀求了幾句。

和度一開始格外不耐煩,但當聽到了火器幾個字的時候,微微皺眉了一下。

只見和度猶疑了一會兒,終究還是上前一步攔在阿巴泰的身前,湊到了阿巴泰的耳邊,道:「阿瑪!此人畢竟是大明時節,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咱們能縱橫明國,卻未必一定要死戰不休。畢竟,的確有使節已經往盛京去了。而且,我一路押送他過來的時候,見他對火器知曉頗多,不如招降一下吧1

阿巴泰聽到前頭幾句話的時候就已經有些意動,當他聽到火器二字,頓時便站定,嘴裡頭雖然用滿語嘟噥了幾句火銃之器有甚麼用處。但阿巴泰卻很清楚皇太極格外喜好這個,於是直視著楊若橋道:「聽我兒說。你懂火器?」

「那又如何?」楊若橋心道,莫不是還得拿火器換議和?

楊若橋舉薦湯若望督造泰西火器,的確對火器有些了解。只是這般軍國重器要是讓蠻夷知曉。那於大明而言卻是大大不妙了埃

雖然如此,楊若橋還是知曉萬一建奴真的這麼說,周延儒肯定是忙不迭答應的。畢竟,登州叛將孔有德等人已經帶著成熟的火炮鑄造技術進了清國,而下受封為三順王,已經讓清國有了一定水平的火炮鑄造能力。

此刻,和度直截了當對著楊若橋道:「你若是願意歸順大清,將你知曉的火器本事湧出來,我阿瑪願意向聖上舉薦你的前程1

「要我投降爾等建奴?」楊若橋冷笑一聲:「還不如一刀殺了我來得痛快1

「給臉不要臉1和度頓時大怒了起來。

只不過。阿巴泰見此,反而有了幾分興趣。擺擺手,道:「殺了這麼個手無寸鐵的南蠻子只會髒了我的手。丟出去看管著。看我等打破明國北疆,看他還硬不硬氣1

「是1幾個兵丁聞言,頓時拖著頹然喪氣的楊若橋走了下去。

這一刻,楊若橋反而沒了罵人的脾氣。

畢竟,對於時節而言,他已經是失敗得不能再失敗了。

……

「他們似乎覺得我已經認輸了。」朱慈烺一步一步在安定門上走著,騎著馬,身量筆挺,朝著位於崇教坊的國子監走去。

這個熟悉的地方,今日再度為他開放。

路上,人來人往的儒生士子們議論紛紛,進入了國子監。

這一次,他們到達的是一處新建的建築。六藝居,這是朱慈烺進入國子監象徵性地以監生畢業后,作為回禮贈送給國子監修築起來的新建築。名字含義卻也簡單,取得是《周禮.保氏》中:「養國子以道,乃教之六藝:一曰五禮,二曰六樂,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書,六曰九數」的寓意。

朱慈烺進了六藝居的內堂,那裡,國子監新任祭酒麴芳笑呵呵地迎接著。一旁,傅如圭丟給了朱慈烺一個安心的表情。

一番客套,朱慈烺站在幕後,看到了堂上那一張椅子。

此刻堂下。

李邦華偷偷溜進了六藝居里,穿著一身尋常的儒衫,帶著一頂方巾,左顧右探地找到了一處偏僻又恰好聽得清台上人聲的角落,急忙衝過去,悄然落座了下來。

只是,剛一坐定,便見前頭一個士子眼珠子時不時往後看,待看了幾次,這才確定正是新任都察院左都御史,李邦華。

「總憲大人?」那士子好歹還算機靈,見李邦華不願意示人真面目,死死壓低了聲音。

李邦華還未說話,卻忽然見右手邊一人驚得轉過身來。

結果,這一轉不要緊,又把李邦華嚇了一跳:「倪汝玉?」

倪元璐見被認了出來,頓時撫著連,低聲道:「總憲法眼,還望莫要聲張。這位小友,還望體諒。」

李邦華聞言,也忙不迭朝著那士子說話。

還好,無論是李邦華還是倪元璐,都是士林之中名望甚高,風評不錯的大臣。這士子一見兩人不願意聲張,結合知曉的信息,頓時也格外激動地體諒了起來。士子之中,誰能得兩位高官如此相求?

當下,那士子便激動地道:「兩位大人放心,學生齊遠,心中明白的1

倪元璐頓時又客套了幾句,總算讓那士子壓抑住心中激動回去了。未完待續。

ps:感謝月票~魔雲星神ii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