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一章:衝出京師大戰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衝出京師大戰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李邦華此刻徒然拉起倪元璐,走到最角落裡的一段。他望著眼前的朱慈烺,目光極度複雜。

倪元璐卻又何嘗不是如此,他輕聲對著李邦華道:「總憲,我寧願如白身士子一樣……可以加入他們……」

「我……又何嘗不是如此?」李邦華聲音澀然。

此刻,一個更加響亮的聲音響了起來。

「今日!我朱慈烺,決意出城,與那建奴決一死戰1

「我只想問,我大明的漢家兒郎,誰願隨我,一通出城1

「我齊遠願隨殿下出戰1齊遠吼著,嗓音嘶啞了依舊不顧。

徐聞此刻也忘卻了自己誰家弟子的名頭,高聲怒吼:「我徐聞願隨殿下出戰1

顧絳這位,斷然棄絕科舉帖括之學,遍覽歷代史乘、郡縣誌書,以及文集、章奏之類,輯錄其中有關農田、水利、礦產、交通等記載,兼以地理沿革的材料,開始撰述《天下郡國利病書》和《肇域志》的未來大家,此刻也彷彿重燃了塵封的熱血,大聲跟隨:「顧絳我願隨殿下出戰1

……

安定門的城樓里,值守城門的守門將領郝一旺聞著酒,提著筷子夾起一口羊肉,美滋滋地吃著:「嗨,城頭天天風吹的,真得好好吃幾口羊肉驅驅寒埃要是這裡頭,再弄幾個小娘,那可就真美了……」

只不過,這裡隔著國子監文廟太近,最近國子監的那些士子吃了炸藥一樣鬧騰不休,一不小心被瞅見就是一身騷。要不然,郝一旺還真敢這這麼試試。

想到這裡,郝一旺便有些心頭髮。可別真的讓那群發瘋的秀才擺起破鞋陣了。

這破鞋倒不是指的女子喪德,而是說一旦惹火了秀才們,聚成一窩的秀才就敢脫了鞋子追著知縣大老爺打。

「嘿。我去想這做甚麼。我一個城門官,難不成還會被秀才們盯上了?」這般想著。郝一旺將溫熱的酒壺放下,站起身,打算活動活動。吃了些性熱的羊肉,又飲了酒,郝一旺倒是不再感覺被吹得冷了。

「不好了……不好了……」此刻,一個城門守兵驚叫地喊了過來,大聲道:「大人!大人!有一群秀才打過來了1

當……

「什麼!說曹操,曹操就到啊1郝一旺牛眼一瞪。奔出城外,看著國子監門口出來一波一波,足足有數百的士子,狠狠吞了口唾沫:「我的老天爺唉……這是發了什麼瘋,竟然讓這麼多讀書人……都跑了出來?」

「出城,殺韃子1

「出城,殺韃子1

「出城,殺韃子1

……

一個個口號喊著,原本擁擠城門洞頓時被這麼一場舉動給驚呆了。

城門洞下,一個值守的軍官嚇得急切打開了大門。

但很快。幾個眼尖的士子便脫了靴子,舉起那牛皮靴衝過去就是一頓打:「敢阻我們出城殺韃子,你莫不是那漢奸?」

「出城殺韃子1

……

數百兵丁見此。頓時一陣哄鬧,有的人急切要過去關門,有的人猶豫著要不要動手,更多的人,茫然著,望著城頭上的郝一旺。

見此,郝一旺卻是哪裡還敢出頭,扯了一個親兵道:「讓那群蠢貨別關門,老子惹不起這群大爺1

……

紫禁城。乾清宮。

傅淑訓受命覲見。

崇禎皇帝朱由檢一反常態地親切招待著傅淑訓,而且為此還舉行了一場國宴。

準備之前。朱由檢還拉著王承恩特地囑咐御膳房要做一番好菜,招待這位國家財計第一人。

為此。朱由檢準備了兩個葷菜,三個素菜,又特地安排了如皋董糖、琅琊酥糖等果盤點心之類。

隨後,指著餐桌上的虎皮肉、西施舌頻頻勸菜:「愛卿快來嘗嘗,這兩道菜,可是朕尋常也不準備的埃」

傅淑訓笑著應是,心中卻不由酸楚泛了起來。坦白的說,崇禎皇帝在私德之上可以說是聖君模板,無可挑剔。不管是從私家用度,還是對女色的剋制,都堪稱歷代帝王少見。

故而,眼前的這位聖君是見不得貪污,看不慣奢靡,尤其痛恨大臣*的。

但明末這種風氣,朝堂又哪裡有這種執行力,更哪裡有這種控制能力去整肅那種揉不得沙子一般反貪腐呢?

於是滿朝堂文武都變成了一群職業演員。他們在崇禎面前裝作清廉,回了家,卻自顧自地敗壞綱紀,到處伸手,唯一多了的只是欺瞞崇禎罷了。偏偏於崇禎而言,錦衣衛東廠也被他自己自廢武功,越發孱弱,到最後,名存實亡,再無曾經赫赫聲威。

尤其是侯恂當年奢靡的名聲傳進崇禎耳朵里被下入大牢后,滿朝文武的演技就又高了一籌。

可那又如何,朱由檢在如何克己,卻也敵不過文臣武將的我行我素。

到最後,朱由檢還以為自己的大臣真的是平素里吃苦太多,一兩個葷菜就能感恩戴德呢。

傅淑訓卻不得不裝作感恩戴德的模樣,看了一眼幾個沒怎麼動的豆腐、小青菜沒動……他知道,這是崇禎接下來的菜食。

一場戰戰兢兢的國宴后,正題終於被傳了出來:「陛下……一百零三萬一千八百七十二兩已經由戶部有司檢點,交由內怒入庫了。」

只不過,朱由檢的此舉卻是讓接收的太監大發雷霆,對著戶部前去的侍郎好一番冷嘲熱諷。

朱由檢倒是明白太監貪財之下,這百萬兩最後會是什麼結局,於是讓被朱慈烺整頓過後的戶部進行檢點,最後進入內庫。

「朕知曉了。」朱慈烺頓時笑容滿面,這次國宴,著實有幾分酬功拉攏這位財政上不弱的幹將之意。

踏踏塌……

正此時,一道匆忙的腳步聲急急傳了過來。

提督東廠的王之心急切趕了過來,道:「聖上!安定門急報1

「安定門急報?莫不是薊鎮軍報?但若是軍情,為何變成了安定門急報?」朱由檢一臉疑惑。

王之心想著首輔大人許下的數目,心一狠,一跳腳,大喊道:「聖上!殿下跑了!他裹挾了數百士子,沖安定門出城去了!道是要大戰建奴,聽聞……此前一個名作寧威的人就在京師大肆採買軍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