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三章:收復河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收復河間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此刻,見薩爾納被扯住,兩隊數十女真兵都沖了過來嘰里咕嚕說了起來。n有城外殺來明軍的,有要去扯開趙珽的。

但趙珽只是看著那火繩,笑容綻放。

轟……

朱慈烺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望著城頭,一陣默然:「河間府打得好辛苦埃讓親衛營全軍衝鋒,擊退眼前強敵。」

顧絳喘著粗氣,勒著胯下駿馬,迅速從懷中提出了一支速記板,找到了一處較為安全的高點,觀察著戰局,並且迅速將眼前的一幕幕記下來。

朱慈烺現場帶出城外的,就足足佔據了那日旁聽朱慈烺講學的士子之中一半,最後一數,竟是有六百零三人之多。這麼多人,當然不可能都隨著大軍一起作戰。

最終,朱慈烺揀選了身體素質最佳的一個小隊進入了戰常

而顧絳,便是因為家庭條件不錯,因此有一副好身板,也順利進入了其中。同行的,還有當日一起嗆聲朱慈烺的徐聞。反倒是齊遠因為窮讀書虧了身子,被選進了武校,進駐通州鍛煉,準備跟隨朱慈烺的軍用船隊南下。

此刻,顧絳領著新的職司,觀察著戰場,迅速提筆在速記板上寫著。硬筆初始用不習慣,但當顧絳出現在戰場這種瞬息萬變的地方時,他便毫不猶疑地成了硬筆最堅定的支持者。

他的職司便是記錄戰場上發生的一切。

此刻,朱慈烺的親衛營開始進入戰常

經歷了開封一場血火的錘鍊后,朱慈烺的親衛營開始蛻變,成了一支可攻可守的強軍。

面對這種突襲的場景,全軍一千五百騎士只留下了三百人護衛朱慈烺,其餘便捨命撲殺了上去。

而且。他們選擇了女真人最為驕傲的作戰方式。

硬沖硬打!

唯一的區別,或許只有全軍都有配備的三眼銃。這是朱慈烺的軍工作坊里出場的第一批自產火銃。

某種程度來說,明朝的火器水平是領先的。但這種領先只存在於政治清明,軍隊貪腐,尤其是軍工領域貪腐不嚴重的時候。這個時候,能夠保持一份正常工作的工匠便可以創造出合格可用的火器。而這樣的火器。便讓明初的大軍幾番北伐,壓著蹂躪了漢兒百年歷史的蒙古。

眼下,這樣的景象如同萌芽一樣,出現在了啟明市的軍工作坊里。那裡的工匠驕傲於他們的工作,慶幸於八級工制度可以讓他們獲得與手藝相匹配的身份地位。

於是,蓬勃的工作熱情創造了一批又一批高質量的軍器。

三眼銃便是在這樣一種背景之下,重新回到了明軍的武器配備之中。

只見一千兩百騎軍拉成一個扇形,鬆散卻有聯繫組織地維持著衝鋒的軍陣。很快,親衛營的騎軍將士便以每秒五步的速度發起了衝鋒。

當距離只剩下了五十步的時候。所有的騎兵紛紛拿起了三眼銃,隨後對著眼前的清軍士兵看也不看,直接開火。

砰砰砰……

里啪啦的開火聲接連想起,這種擁有三個槍口的火銃射程短小,只有區區二十步的距離,但三個鉛彈的打擊卻是卓有成效的。敢於當面阻擊的女真兵頓時被射到一批,僥倖還能作戰的,卻也是一個半殘。

「很快。讓這些女真兵欣喜的事情發生了。我大明的騎軍,竟然發動了他們最為驕傲的戰法。只見一個個騎兵開火完畢以後。便拿著三眼銃丟過去。隨後,他們拿出了騎槍,狼牙棒等各武器,朝著迎面而來的女真兵正面衝擊。」

「驕傲於自己近戰能力的女真兵遇上了敢於野戰的明軍,這委實是一件稀罕事。但眼前發生的事實沒有欺騙他們,親衛營左千戶第一百戶第一總旗的小旗鄭明航率先與敵接戰。兇悍的女真兵果然廝殺熟練。鄭明航憋紅著臉卻還是被接連殺退。但當接連不斷的親衛營的將士殺上去后,女真兵的強勢開始抵消了。」

「面對戰場上的情景,我不由想起了殿下在後來檢閱大軍時的話語:一個皇家近衛軍團的士兵面對一個關寧軍士兵的時候,獲勝的定然是關寧軍士兵。一個關寧軍士兵面對一個滿洲女真兵的時候,獲勝的定然是女真兵。但當十個皇家近衛軍團士兵面對三個關寧軍的時候。關寧軍只能維持不敗。但當一百個皇家近衛軍團士兵面氖焙潁哪怕是一百個滿洲女真兵也不再敢輕易言戰了。而這一刻,他們面對的是皇家近衛軍團里訓練水平最高,識字士兵最多,待遇最為豐厚,榮譽精神最為濃郁的皇家近衛軍團的太子親衛營。這個時候,儘管戰場上還有兩個牛錄的女真兵,但無論是漢軍旗的甲喇章京陳維道,還是兩個折損了上百女真兵心疼不已的牛錄章京,都選擇了退卻。」

「大明的士兵,第一次在野戰之中逼退了他們的面對的有史以來,最強的敵人……」

「儘管,這一戰的結果是大明近衛軍團在優勢兵力之下,死傷的近衛軍團士兵依舊略多餘死傷的滿洲女真兵……」

當顧絳停下手中的筆時,戰場上的硝煙已經漸漸開始飄散了。

城內的軍民們戰戰兢兢地探出頭,看著消散一空的女真兵,目光集體落在了北方而來這支明軍上。

此刻,日頭已近黃昏,金黃的戲言灑在大地之上,將嫣紅暗紅的鮮血加上了幾分英雄史實一般的光輝。

而朱慈烺,便是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緩緩領著大軍走近了河間府的北門上。

「我乃,大明皇太子:朱慈烺!領軍抗建奴,誰是河間府主官,開城門1

……

當……

當……

阿巴泰手中長刀猛地一砍,帥堂內的一把官帽椅便被橫劈兩半,不復原狀。

「你們,竟然被一支漢軍騎兵擊退了?難不成那所謂的南國關寧鐵騎給你們撞了上去?」阿巴泰目光幾欲噬人。

兩個領兵回來的牛錄章京驚恐不已,跪在地上,不住叩頭:「貝勒爺……末將領死罪……」未完待續。--╯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