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四章:嚴酷軍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嚴酷軍法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關寧鐵騎當然不會出現在這裡。

關寧軍的靈魂人物祖大壽早已投靠了滿清,這相當於關寧鐵騎的一半軍力都歸入到了滿清的麾下。這樣的情況下,哪怕吳三桂想打,麾下將士都未必願意。祖大壽一投降,關寧軍的位置便開始漸漸搖擺。

此事,對於滿清將領而言並不算是秘密。

那兩個牛錄章京自然明白阿巴泰話語之中的嘲弄。

若是阿巴泰憤怒地咆哮,發泄著情緒,他們知道這一關也就算過了。

但眼下,阿巴泰卻罕見地忍住了自己的怒火,用著嘲弄的話語戲謔兩位牛錄章京。這讓兩個從沙場里百戰求生的老兵不由心中紛紛泛起一股寒意。

「真當我阿巴泰不知道你們做了什麼醜事?」阿巴泰冷冷地掃視著全常統帥的威嚴讓所有人被掃視過後紛紛低頭。就連位高權重的蒙古親王郡王們也不由在阿巴泰的目光下垂下雙目。

「陳維道1阿巴泰沉聲喊來。

不多時,陳維道麻利地跪到了阿巴泰的身前:「末將在1

「告訴我,陣前退縮者,依照大清軍法,如何處置?」阿巴泰一語而出,頓時讓整個廳內如墜冰窟。

阿巴泰話音剛落,陳維道便緊接著回復:「回稟貝勒爺。依律,當斬1

廳內,蘇拜聞言頓時雙目一瞪,怒視陳維道:「你這尼堪,竟敢陷我滿洲勇士1

「蘇拜1阿巴泰猛地一拍桌案,怒吼道:「真當我這饒余貝勒是吃乾飯的嗎?我帥堂之中,還有沒有軍法1

被阿巴泰這一發火,蘇拜頓時身子一緊,軍法兩個字死死壓住了他。而此刻,和度偷偷把蘇拜扯了下去,蘇拜沒想通,和度卻在趙雄的指點下想了明白。

當時的戰況,和度也是有所了解。城內久攻不下。更是一次性在那炮台附近折損了幾十個滿洲勇士的性命。手底下各自只有三百女真兵的牛錄章京豈能不肉疼?損傷了十分之一的兵力,又看不到擄掠的前景,頓時讓他們戰意動遙

而此刻卻來了一支可以與女真兵正面敢打敢沖的漢軍騎兵,雖然不是關寧鐵騎。卻也顯然不弱於關寧鐵騎了。

這樣的情況下,兩名牛錄章京的撤退自然情有可原,可以理解。

漢軍旗的兵死了多少都沒有哪個大人物會在乎。但滿洲女真兵多死了一個,卻是誰都不願意承受的事情。更何況,這些牛錄里的女真兵大多都是同村鄰里。情誼深厚。

但……

對於阿巴泰而言,這卻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徵兆。

對於滿清大軍而言,除了一次攻城戰的寧遠敗仗以外,大清歷次與大明作戰,都可謂是戰無不勝,所向無敵。

不僅關內的漢人信了什麼女真不滿萬,滿萬不可敵的話語。就連滿洲人自己都對這話深信不疑。

但若是有一天,面對只不過多了兩倍的士兵,在有漢軍八旗協助之下的滿洲女真兵卻依舊要自認弱勢,保存實力逃跑。那這女真兵強悍不敗的氣球還怎麼吹?

也就是說。河間府這一戰,已然牽扯到了整個清軍的士氣了。

如果這一戰失敗的鍋最終的結果成了證明女真並非不可敵的戰例,那阿巴泰後續就是打得再風光,皇太極都能恨不得宰了他。

但若是將這個鍋讓兩名牛錄章京背起來呢?

和度悄悄對著蘇拜說了幾句。不多時蘇拜猛地一叩首,對著阿巴泰道:「末將認領軍法!請貝勒爺重罰1

「哼,寄下二十鞭子,打完了河間府在算賬1阿巴泰冷哼一聲,森然的目光掃在兩名牛錄章京身上:「牛錄章京格圖肯,果新。領軍怯戰,以至於河間府一戰落敗。拖出去。依照大清軍律,斬首示眾。傳我命令,將這兩個懦夫的腦袋給我掛在營門口上,讓所有的人都給我看清楚1

「是1蘇拜連忙爬起來高聲應下。

陳維道、滿珠習禮、石廷柱以及佟圖賴聞言。紛紛肅然稱是。

滿清大軍別的不說,軍法卻是一等一的森嚴。也正式有嚴格執行的軍律,才讓這樣一支各懷心思組成的軍隊發揮出其勇悍的本事。

一些原本在明軍之中孱弱十分,戰力稀鬆的士卒搖身一變成了清軍之中,卻一下子如狼似虎,追殺起從前的同胞絲毫不留力氣。戰力更是彷彿打了槍葯一樣騰高起來。這其中,明軍鬆弛的軍律與滿清嚴格的軍律便是關鍵點。

與此同時,兩名牛錄章京的死總算將滿清大軍的士氣恢復到了正常的水平。當他們發現戰敗的原因原來是兩名將領一時間的怯弱保守,而不是滿洲兵其實可以被殺敗攻破以後,河間府的失敗似乎也就算不得什麼陰影了。

與此同時,彙集了各路大軍的阿巴泰浩浩蕩蕩,再度朝著河間府衝殺過去。

此刻,朱慈烺也總算是進了河間府城內。

此刻的戰場也開始迅速打掃了起來。不少親衛營的士兵都有學習一手戰場醫護的本事。

而寧威作為其中水平最高的,便被帶到了顏允紹的身前。

「真……要急救這位大人?」寧威有些摸不準。

朱慈烺點點頭:「先弄醒了。不然我還真有些不好進城。」

他可是並無戰場指揮權的,進了城以後接下來一步怎麼辦,卻是沒辦法自行其是,只能找著這位知府大人幫忙。

見朱慈烺點了頭。

寧威打起了膽子,擰開了軍用水壺,隨後一口水噴在被砸暈在地的顏允紹臉上。

頓時,知府大人摸著滿臉混雜著口水與清水的臉,茫然地看著此間場景:「我……我這是……這是進了陰曹地府嗎?」

「顏知府有興緻遊玩一番黃泉,可孤卻沒有這興緻嘍。」朱慈烺的聲音打斷了顏允紹的遐思。

很快,顏允紹便驚醒地反應了過來:「這……河間府來援兵了?是……是……」

顏允紹此刻終於反應過來臉上的水漬,一把擦了乾淨,頓時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心中一陣泛著噁心,看到眼前的朱慈烺,再一聯想督師京畿的周延儒,頓時心中倍感複雜,道:「謝過殿下援救。」未完待續。

PS: 感冒了。。。昨天熬夜寫的

唉,今天還是公司年會,一堆事情特別多。私事也來了,所以更新有些不穩定,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