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五章:所謂正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所謂正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朱慈烺見此,頓時心中一嘆。他明白……朝堂正統這幾個字,有時候威力還真是莫大難測。

戰場緊急,朱慈烺倒是也不矯情,直接道:「我軍眼下已經逼退建奴。但為了保守起見,留在城外不便於休整恢復戰力。顏知府以為如何?」

「就靠著東城安置吧……」顏允紹一禮,隨後匆忙找了個借口退了下去。避著朱慈烺,彷彿心虛不已一樣。

顏允紹沒理由不心虛。

因為他想起了一個格外搗蛋之人。

此人,便是被兵備道張璧元。官職全稱是按察僉事,也叫作兵備副使。

張璧元領著六千來路不一的兵駐紮在肅寧。清軍從東邊的薊鎮突破后一路殺來,倒是暫時還沒有攻到肅寧。

只不過,清軍攻到河間府後,張璧元卻坐守空待。

聽聞清軍殺來,顏允紹自然是求爹爹告奶奶地各處求援。就連遠在山東臨清的飛熊營都被顏允紹求了過去,又如何會放過近在咫尺的肅寧?

只是,急求之下,除了一個已經殉國的分守參議趙珽以外,竟是無一人前來。

肅寧與河間府近在咫尺,唇齒相依。但張璧元卻只是口稱有清軍來犯,硬是也不敢動彈,坐看河間府被猛攻。

歷史上,此刻顏允紹、陳三元都是在此戰之中戰死。

現在,多了一個歷史上不一樣的朱慈烺。河間府保住了,但張璧元這個可惡的討厭鬼,卻會更加討厭了……

肅寧。

張璧元的府中來來往往,各處軍情不斷被傳了出來。一開始,張璧元很是大發一通光火,道是軍中將士不好好探查。竟然給假軍情。

在數千清軍,其中還有六百真建奴的進攻之下,河間府竟然擊退了建奴。這不是逗他嗎?

但隨著越來越多探報報上去。張璧元卻一下子啞火了。

作為張璧元的幕僚,裴儲暗暗焦急。心道。這下子可真是讓張璧元打臉了。要知道,河間府的大戰,張璧元可是見死不救了埃

聽說竟然擊退了建奴,這自然會讓張璧元臉上無光,更是感覺被欺騙了。

但真相卻是……

朝著張璧元最不願意看到的方向發展了。

在裴儲看來,這自然是大大的不妙。萬一張璧元今天發火,能夠被拿來泄憤的顯然就只有裴儲這等手下人了。

但裴儲這一次卻意料錯了。

只見張璧元臉色陰沉地難受了一陣子以後,忽然老樹開花一般大笑了起來:「真是……天降奇功。天降奇功啊1

「哈哈哈,富貴險中求。這大功落在我眼前,豈能讓他白白溜走1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對付建奴不行,但既然太子殿下這般盛情,我豈能放過?」

張璧元喃喃自語,不斷地大聲說著。

裴儲聞言,頓時愣在了當地。

事實證明,接下來的河間府之行,裴儲遠遠低估了張璧元的無恥之心,更遠遠高估了而今朝廷的所謂法度……

河間府。

大戰過後。河間府出現了一些詭異於常時的景象。殘酷的戰爭在短短三五日的時間就開始漸漸失去痕,因為朱慈烺親衛營的進駐,城內卻多了一點平時決計看不到的東西。

比如弔死了一百三十七個地痞后瞬間優良的市面治安。

比如出現了吃飯付錢。說話和氣的皇家近衛軍團士兵,少了胡作非為的官軍亂兵。

又比如,多了一個讓城內官府氣氛格外尷尬的……太子殿下。

「這麼說,太子那些兵的軍紀還真就一點可以攻訐的地方都沒有?」張璧元愕然地看著裴儲。

裴儲也是渾身不自在:「大人……軍法的事情我看還是不要摻合了。咱們六千官軍進了城,倒是接連就被告到官府六七次。這才兩天的功夫……要是久了……」

「要是久了,那又如何?」張璧元看著自己的幕僚,心中頗為腹誹。心道你這到底是心向著誰埃

裴儲眨巴眨巴了眼睛,道:「那皇家近衛軍團的士兵成天在城中充當執法隊……亂兵被告了以後,都被當場抽了鞭子丟進了府衙。這幾次。學生去府衙要人,每次都是臉紅埃」

「什麼?」張璧元頓時惱了:「打狗也要看主人。那寧威不過是一個狗屁親隨武將,也敢打我手底下的人!走。隨我去一趟府衙,帶上顏允紹,到,這城中,還有沒有大明的法統1

張璧元明著惱火,心中卻是大笑了起來:總算讓我找到了一個可以發作之處!

……

親衛營里,朱慈烺查收著皇家近衛軍團里,首席軍師楊文岳傳來的厚厚的一本軍力白皮書。上面,清晰地描述著而今皇家近衛軍團的全部戰力。

除此外,還有常志朗啟明市的簡述,未婚妻趙詩瑤的私信,私信上面,亦是有恆信大商場項目的進度,尤其是盈利的預期。朱慈烺幾次看完,既是擔憂又是喜悅。

擔憂的是皇家近衛軍團的戰力堪憂。除了近衛團,虎大威的第一團與陳永福的第二團都只能充當二線。畢竟,他們兩個團有太多新編充足的營。就是近衛營,戰力也並不戰局優勢。

開封會戰接連折損,雖然鍛煉了隊伍,卻也死傷眾多,光是等重傷兵回營都需要至少兩個月的時間。

顯然,朱慈烺遠沒有這麼充裕的時間。

那麼,這也就意味著皇家近衛軍團並沒有做好充分的作戰準備。儘管,朱慈烺為此已經竭盡全力。

「還好……恆信大商場與啟明市都推進的不錯。恢復平靜的河南倒是有了幾分戰後重建的蓬勃熱情,不少地主老財積累了幾輩子的財產都有種竭力揮霍,生怕死了白死的架勢……軍費總算是暫時不必擔心了。」朱慈烺這般念叨著,心情總算好了起來。

但轉而,當朱慈烺看到聯袂而來的張璧元與顏允紹后,便心下暗道不妙了起來。

張璧元,周延儒的同鄉。

知道這個信息,朱慈烺便猜到……麻煩就要來了。

通州。

收到張璧元的密信,周延儒輕笑一聲:「逃出了京師又如何,打贏了河間府又如何。這京畿,還不是我說了算?倒是這收復河間府的軍功礙…可就真得好好說道說道了……哈哈哈……」未完待續。

ps:第一次更新這麼晚……

愧疚愧疚。這周真是什麼事都擠在一堆上了,公司年會,年末項目,務虛的一堆事。弄得存稿都沒了……

還有一些私人生活,唉,我儘力緩回來。把情節理一理

感謝長不大的小不打賞100起點幣

會稽山人007打賞1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