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七章:喂罰酒,堆京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喂罰酒,堆京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cpa300_4 此刻河間府城外,一處名作清水亭的旁邊,近萬人浩浩蕩蕩,將城外的空地佔了好大一塊去。

而原因,卻也格外簡單。所以立在此處的人,都是沖著清水亭旁邊的一處「風景」來的。

這風景外攔起了一圈籬笆,不讓人可靠近。

只不過,當眾人看仔細了籬笆內的東西是什麼以後,卻也不需要這籬笆就嚇得眾人不敢接近了。

「這……這是那女真兵……」顏允紹指著最前頭的一句頭顱,驚聲道。

其他人聞言,頓時紛紛議論了起來:「這都是皇家近衛軍團斬落的首級?」

「這韃子的腦袋能割下來,看仔細了,卻也不過是尋常人物。不是什麼殺不死的妖魔鬼怪嘛……」

「這足足能有上百具頭顱,還有那些漢奸蒙古韃子,都被咱們的官軍給殺敗了……」

「是皇家近衛軍團殺敗的……」

「那……我們去打,也能殺得了真韃子?」

……

此刻,轟然的議論之聲在在清水亭旁邊響徹,久久不休。

這裡不僅有朱慈烺的一千餘親衛營將士、張璧元帶來的六千京營兵,還有顏允紹手中本來就有的兩千地方民壯。此刻,將近萬人,都在這裡圍觀著清水亭旁邊籬笆內的景物。

這裡面,赫然就是一顆顆灑滿了石灰的人頭。

而且,最前頭的赫然都是一個個真建奴的首級,一顆顆頭顱壘成小山,猙獰而醒目,衝擊著在場所有人的視線。

剛剛趕過來不多久的張璧元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頓時心中發顫,望著這一個個首級,京師害怕地倒退了一步。

還好,他總歸是大明的高級官員了,不至於因為幾百個死人堆在一起就嚇得尿褲子。沉住氣,忽然腦中一閃,看向自己的幕僚裴儲道:「裴先生,你不是跟隨過兵部齊大人歷事嗎?聽聞齊大人辨別真韃子假韃子的本事天下一絕。你可學了幾分?」

「略知皮毛。女真兵與漢兵還有蒙古兵的區別,學生分得清。」裴儲肯定著道。

「那就快去看看1張璧元沉聲著道。

他當然看得出來朱慈烺這般強勢,為的就是不墮聲威。可被朱慈烺如此揉捏,一點脾氣都沒有,張璧元卻怎麼也不甘心。

這裡頭。粗粗一數,那可是有足足一百多個真韃子的首級埃至於其他漢軍與蒙古人的腦袋,那更是有兩百多。

這將近四百個腦袋送上去,這就是大明今年第一軍功了!

國朝論起軍功,建奴的腦袋最值錢,其次是蒙古人的,最次是清兵漢人的,再次才是內寇流賊的。別看朱慈烺在中原擊退李自成,聲勢那般大,可真算起軍功。卻也排不上號。

可河間府這一戰,一百多個女真兵的腦袋卻是含金量十足,比起開封會戰來得還要重要。

這麼大的利益面前,也怪不得張璧元不信任這幾個腦袋是假的了。

畢竟,大明官軍殺良冒功的行為不要太多。

「或許……是我在肅寧領著六千兵……再加上太子南下的親衛營,嚇退了清兵呢?」張璧元心心念著。

很快,裴儲便念念叨叨地過去檢查了。

只是,剛到了第一關,裴儲就被一個軍漢攔祝等裴儲好不容易表明了身份和目的,又找了寧威說明了情況。這才得以讓裴儲進去。

不多時,裴儲便帶上了寧威給過去的一個厚厚的口罩,又拿起了一根鐵棍,翻檢著。

原本。裴儲是打算帶一盆水的。因為男女頭顱構造不同,投入水中,有臉面向上向下之區分。

只不過,很快裴儲就斷定了清楚,這裡至少沒有用女子冒充建奴。

緊接著,裴儲又開始檢查起了頭髮。

「頭髮新剃者。定然是偽造的。而且,滿人頭髮可是有分叉的……這裡頭,竟是都有分叉……」

「真韃子與殺良冒功,鞭子的方向卻也不相同。咦……竟然都是真韃子?漢人的頭髮都是朝上的,滿人的鞭子可都是朝下的。這……都是朝下的。」

「唔……這牙口……滿人的牙口都頗壞,這是磨損過多的跡象。不過,比起大明小民百姓磨損還要嚴重,看來是真韃子無誤了。也唯有真韃子時常吃肉啃骨頭,而且飲食粗糙……」

很快,一百多個腦袋就被裴儲這麼挑挑揀揀地檢查完了。

等裴儲回頭解開口罩,大口喘著粗氣的時候,便愕然一驚。

因為,眼前齊刷刷地數十雙眼睛死死盯著裴儲。

裴儲被這麼大陣仗給嚇了一跳。

還未等裴儲說什麼,就見一干人齊刷刷地問了起來。

「那些漢兵的首級與蒙古的首級怎麼沒檢查了?」

「結果如何?是不是都是殺良冒功?聽聞我莊子就跑了百十人埃」

「是真韃子還是假韃子?這干係可重大了1

「裴先生?結果如何啊?」

「對啊,怎麼不說話?」

……

還是朱慈烺悠悠地走了過來,擺擺手,打斷了一干人,道:「你們都這麼氣沖沖地跑過來,知道的以為你們關心軍務,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要嚇人呢。」

朱慈烺笑容很溫和,但配上這股氣勢,卻讓眾人齊齊一陣後退。他沒打算讓裴儲說假話,卻也不希望這些人逼著裴儲說假話。

果不其然,張璧元擺擺手道:「罷了罷了,我們退後些,讓裴儲用跟著齊大人學的本事,說說真章吧1

見此,裴儲朝著眾人一禮,這才道:「根據牙口、頭髮方向,新舊之剃可以分辨,這一百二十九個首級可以確系是真韃子,真的建州女真兵。」

「都是真的?」顏允紹驚呼了一聲。

其後的陳三元不悅道:「當然是真的!那一仗,我雖然受了傷,卻也是真切看到了韃子被殺退的情形的1

「那些蒙古首級,漢軍首級呢?」張璧元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

頓時,就連顏允紹都不忍別過臉去,不看張璧元的表情。女真兵的首級都不假冒了,誰還假冒蒙古首級?至於漢軍首級,更是沒必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