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章:龍歸大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龍歸大海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收到魏雲山鼓舞的眼神,李永德頓時心神一陣鼓舞,道:「殿下!此事的確由屬下主辦。▼.ww.◆京畿之地少有錦衣衛駐紮,河間府便是如此。但上頭來了事情,總是要有人做到。京師嫌棄遠,便讓德州的衙門去做了。故而屬下也有幾個密探布在了河間從事。這一次,屬下集結了人手,親赴河間,打算秘密劫獄,只是一進城便現清軍忙碌屠城……」

說到屠城這裡,縱然李永德身為錦衣衛不知見了多少陰私之事,看慣了多少險惡人心,體會了幾番人間疾苦,此刻想起,依舊不由雙眼朦朧。李永德一顆艱難鑄就的強壯內心依舊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絕望的負能量。

朱慈烺見此,不由沉聲道:「我朱慈烺出京師,為的就是要親手護住我大明國土上的子民。殺盡這些作惡多端,罄竹難書的韃虜惡徒!你不必介懷手中的無力。」

「殿下……是屬下走神了!屬下知罪1聽朱慈烺的關心,李永德既是感動又是慚愧,更是惶恐,忙不迭跪下請罪。◆▼見朱慈烺的確不在意,李永德這才掙脫了那股子心緒,道:「建奴雖然嗜殺,卻也留了不少農夫、工匠、說書人之類的破落戶,不少女子也都被留下來供清軍淫樂。陳大人身為官員,被叛徒出賣,倒也惹起了建奴的興趣,一時間並未殺掉,而且看管也不嚴密。屬下找了個機會,化作難民買通了幾個漢軍看守,報了一個疫斃,帶著陳大人從一早修築的密道之中逃了出來。只不過,陳大人傷勢頗深,不宜奔波勞苦,故而屬下自作主張,放進了一處深山中的道觀安歇。」

「你做得好,臨機應變,這是一線指揮官的必備素質。這般擅自主張無關緊要。」朱慈烺贊了一句。道:「傷亡將士的善後事宜要好生處理好,有功將士的功勛也要做好激勵。建奴殺戮之下,還願意庇護同胞,這樣的道士。卻是需要讚揚一番。顧絳,安排人,若有機會,孤倒是挺想見見這位義道士。」

說著,朱慈烺看向魏雲山與張鎮道:「佛道兩家。你二人用心一下,儘力吸納進來。暗戰之中,僧道的身份很有幫助。▼」

張鎮與魏雲山齊齊領命:「屬下受教了。」

「是,殿下。」顧絳提筆疾書,記下了這一件事。

這一位在河間一戰之中沉著記錄了戰事的文弱書生此刻已經被朱慈烺招進了舍人司里,成為了朱慈烺的文書舍人,換句話說,便如侍從學士一樣,可以說是一步進入了朱慈烺的核心圈。

不過……朱慈烺卻沒有現。這位叫做顧絳的書生,在原定時空上會與南都兵敗。大明亡國后改名顧炎武。取文天祥學生王炎午之意。朱慈烺只是看起談吐不俗,素質頗佳,這才任用,其實並未現撿了個寶。

此刻,確定完了陳三元還活著,朱慈烺也算放下心中一個小結。

「隨軍武校推進得如何了?」朱慈烺也不避李永德,直接問起了一旁的顧絳。▲.ww.▼

顧絳聞言,卻是面色有些尷尬:「還算順利……」

「士子們想一展胸懷,只認為天下無識人的伯樂,卻看不出自己是千里馬還是劣馬。孤當然清楚。」朱慈烺丟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隨後溫言道:「在場都是自己人。你更是我的侍從舍人,還有什麼說不得的?」

顧絳其實並不是猶疑機密被人聽了,他實際上是覺得不好意思揭友人的短。但朱慈烺的回復卻遮護住了顧絳的這點小心思。反而鼓勵著顧絳,讓他倍感冷暖:「隨軍武校的建設推進還算順利,只是出了京師,真切見了刀兵,見到了陣亡的將士。便有些同仁打了退堂鼓,也有頗多收到了京中。老家中追過來的家書,親人。當日,便有三十七位同仁退了學,自顧自跑了。今日,聽聞還在隨軍武校的士子之中,又有人……要退學。這其中,德州知州梁繼業推波助瀾不少。」

朱慈烺聞言,頓時眉頭一挑:「河間府開了個壞頭埃◆」

河間府里,朱慈烺並沒有與河間府知府顏允紹衝突。雖然顏允紹聯合張璧元想要逼走朱慈烺,但朱慈烺念在顏允紹守城有力,為人糊塗卻忠於職守的份上沒有強硬對抗,只是用陳三元丟回去了一顆軟釘子。

但沒想到,朱慈烺到了德州,卻還要被一個從五品的知州找到了底子,要行河間府故事。

顯然,這個德州知州梁繼業也是如顏允紹一樣,並不認可朱慈烺的正統。

「但是礙…這可不是那位輔大人管轄下的京畿嘍。沒記錯的話,高名衡應該上任山東巡撫了罷?」朱慈烺眯著眼睛。

顧絳來得晚,對朱慈烺在河南的事情只是只知大概,並不清楚細節。此刻聽朱慈烺問起,便只依著邸報上的消息確認道:「高名衡大人原來就任河南巡撫,的確已經在十月初上任山東巡撫了。」

朱慈烺點點頭:「讓濟南的人動一下。借梁繼業這一顆官帽一用。眼下德州的事情,就去州府找個佐2官撐起來。到了明日,我再去隨軍武校走一趟。」

「是。」顧絳刷刷刷記著,心中卻在品味朱慈烺話語之中的含義。

看朱慈烺這意思……

「山東之地……已入指掌礙…」這個時候,顧絳太徒然想到了一點。那就是,朱慈烺並不是什麼如喪家之犬逃出京師,近乎叛逃的太子。而是一個龍歸大海,可以在山東河南騰雲駕霧的……一條真龍!

在京畿,朱慈烺要顧及朝堂,顧忌聖上。但到了山東河南這個基本盤這裡,誰敢捋一捋龍鬚?

布置完了這些事,朱慈烺卻不再帶著顧絳了,而是單獨帶著張鎮與魏雲山進了書房裡。

大人物的書房,歷來都是洽談機密之事的地方。

朱慈烺當然是大人物。

那一會兒顯然就有機密之事要生。

心念於此,張鎮與魏雲山一下子緊張了起來。未完待續。

ps:感謝

袁yh1234567?打賞了?1oo?起點幣

過火韓信?打賞了?1oo?起點幣

因為不同所以欣賞?打賞了?1o?起點幣

燕幽雨?打賞了?1oo?起點幣

會稽山人oo7?打賞了?1o?起點幣

感謝月票黑白灰oo7投了2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