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一章:布局暗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布局暗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你們二人跟了我這麼久,一直也每個沒面上的體恤。.ww.●孤有些慚愧埃」朱慈烺輕笑著,目光之中帶著歉意。

這兩個在暗戰系統之中廝殺來去的大漢聞言,卻都是雙目一紅。

張鎮動容地道:「殿下知遇之恩,讓屬下從一個匠戶難民成了而今地位,生活已經翻天覆地。屬下但憑良心,豈能多求1

「屬下本就是一個朝不保夕的死探,能重活一世,跟著殿下做一番功業,就已然不虧此生。其餘多的,殿下多給一分都是天幸1魏雲山語帶哽咽,顯然動了真情。

朱慈烺長長呼出一口氣,顯然也是感覺半年時光,如白驥過隙,竟是生了這麼多事情,有些感懷。

撇過這些心緒,朱慈烺從書房之中掏出兩個大紅的盒子遞給了兩人:「司恩在京師這半年,從駱養性那邊想了辦法,弄出了這兩身官袍。▲●這個,河南省錦衣衛千戶,魏雲山的。這個,山東省錦衣衛千戶,張鎮的。有了這兩身官袍,往後你們行事也方便些。我的要求呢,卻也簡單,往後,這兩地的錦衣衛也不必監察百官,專司刺探敵情,我要兩地錦衣衛往東打,不能有一個錦衣衛往西看一眼。」

朱慈烺話語輕輕從嘴中說出,落入兩人心中,卻直有雷霆萬鈞一般的力量,將兩人震得一顫一顫的。

錦衣衛千戶啊,這是多大的官,朱慈烺輕飄飄地說給就給了。

別看錦衣衛的千戶只是一個五品官,和尋常的衛所官一樣。但尋常衛所千戶,其實充其量也就是個鄉下土財主,頂多能有三五個職業家丁養著。但錦衣衛千戶呢?卻可以監察一省百官,全盛的時候,就是一省巡撫都要心懷幾分忌憚。◆就算現在落寞了,卻也積威猶在,橫行州府沒問題。

一想到這般的威勢,兩人都是激動不已。

若是別人。恐怕還會擔心自己染指天子親衛,會不會得皇帝雷霆震怒。

但朱慈烺卻是毫無顧忌,河南與山東是而今朱慈烺打算圖謀的兩個基本盤,這樣的基本盤裡。錦衣衛這樣的大撿漏還拿不下,朱慈烺去找塊豆腐撞死罷了。

見朱慈烺下了決斷,作為朱慈烺暗戰系統之中的兩個情報特務頭子,張鎮與魏雲山卻是渾然不再管這是天子親衛,是否引皇帝的猜忌打擊。只管高高興興地接下這一份官袍。

「河南山東兩地的錦衣衛給你們,但我手底下的情報機關做事,卻不能還想舊有的錦衣衛那般,只顧著監察百官,橫行鄉里收些好處分潤。網,我不會要求錦衣衛揮什麼愛民護鄉的作風,也會體諒暗戰之中的一些需要。所以,往後錦衣衛如何做事,細節你們可以自己思量。」

「但現在戰事,我需要你們二人進入錦衣衛后,揮出我期望的能力。你二人雖然各自領山東與河南的錦衣衛差事。但此次一戰,不需多分你我。領錦衣衛差事後,事務以張鎮為主,魏雲山為輔。」

「不過你二人都直接向我彙報。此次山東面對清軍一戰,望你二人攜手,集結麾下精兵強將,保持山東軍情暢通,情報訊息,第一時間傳達我手中。更要深耕進山東基層,切實掌握住情報消息來援。我們的主場優勢無論如何絕不能白費。」

「官面上的問題。一張錦衣衛千戶的皮已經給你們了。經費的問題,我也已經特地與司琦商量過,特批一筆二十萬兩的軍費。▼人員的問題,軍中的強兵。我給你們兩百個名額。這一次自願留下的士子,你們也可以挑走五十人走。軍中新招收了三位能工巧匠,這些時日都單獨城裡了小組,給你們單獨製造可用的軍械。接下來給我一份怎樣的答卷,就看你們了。」

朱慈烺凝視著兩人,格外鄭重。這一戰。能不能貫徹好朱慈烺的戰略戰術,情報能力的強大與否可以說擁有著格外關鍵的作用。朱慈烺是決不允許情報系統掉鏈子的。

自然,如此高的期望,朱慈烺也是給了足夠的支持的。

錦衣衛這種天子親衛朱慈烺都動手了,二十萬兩的軍費更是新建一支強軍,如果單獨賄賂的話,足以將內閣都砸倒一輪,作為特批軍費,力度不能在大了。更何況還是那些吳毅心性上佳的士兵,以及有文化的士子。這些都是用錢都無法買來的。

張鎮與魏雲山更是感覺胸中一團火在燃燒,只聽張鎮大喊道:「殿下如此信重,屬下唯有竭盡全力,必成使命!絕不漏了韃子一分行蹤1

魏雲山是個內斂的漢子,此刻聽了,也不由激動得大喊:「殿下。屬下這百八十斤便交代出去了。絕不漏了韃子一分行蹤1

「暗戰這一條路很辛苦,有些時候我在幕後能做的反而不多。」朱慈烺望著兩人誠摯的目光,動情地道:「好好乾吧。你們的名字,無人知曉。你們的功勛,永世長存1

……

河間府。

「沒膽量的尼堪1阿巴泰將手中的戰報猛地丟在地上:「所以,打敗你們的那支明軍,又跑去了德州?而且,還是明國的太子領著的親衛營?」

被問話的是陳維道。這個漢軍八旗的甲喇章京在河間府戰敗后卻並沒有如格圖肯,果新一樣被以退縮的罪名問斬,反而因為熟悉朱慈烺,被暫時留了一命。

「回貝勒話,這些時日,末將拷問了城內大小官員,審問了一百零三人,可以確鑿,那些侮辱了滿洲勇士的尼堪的確是……朱慈烺以及他的親軍!而且,末將還聽了一些其他的消息。是明國內部不和,原本守城的主力張璧元逼走了朱慈烺,所以這才……」陳維道說著,忽然聽與和度輕咳一聲頓時意識到了什麼。

如果阿巴泰能夠攻下河間府是因為對手太過孱弱,那如何證明滿清大軍的強大?

只不過,這樣的事情瞞小兵是可以的。阿巴泰卻絕不會忽略,只見他眉頭一凝,緩緩舒展開,道:「明國之中,絕不能再有一支……能戰勝我大清的兵1未完待續。

ps:感謝雪的狂戰士打賞1oo起點幣

會稽山人oo7打賞1o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