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二章:南下德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南下德州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自努爾哈赤對明朝的用兵以來,清人一直都有一個堅定的策略。●●

那便是,不允許明軍有一支敢於反抗,可以擊敗建奴的野戰主力。

這樣一個主力出現,無論任何建奴將領都會竭力將其剿滅。故而,翻遍史書,都可以找到各種明清交戰之中的悲慘事例。但凡敢於冒頭抵抗建奴的,都會被建奴集中兵力剿滅。

同樣,對於清人而言。這與其說是一種雄才大略。倒不如說是一種無可奈何的實力差距。

明國的國力是無可置疑遠建奴的。對於清人而言,全面開戰鯨吞大明在李自成破北京之前都萬萬沒有想到過。縱然衝進了山海關,坐擁了北京城,已然建國的清國也是像一個有組織的強盜多過一個文明國家。

故而,如果不按下去一支有實力與清軍野戰的大軍,反而坐視起展。◆那麼遲早有一天,人丁寡少的建奴會被大明一點一點磨滅乾淨最後的元氣,從而被活活耗死。

阿巴泰雖然摯愛軍旅,對政務粗疏,但他也依舊十分深刻理解這一點。

在從河間府通往德州的路上。

和托勒馬停了下來,他的身後是面目滄桑的趙雄,以及跟著他一起征戰的近百滿洲騎兵。

他看著路上緩緩行進的大軍,胸中澎湃之氣頓生:「這是我第一次南征大明。我的身後,是一支強大的軍隊。我面對的,是明國這個龐大帝國最後還可以抵抗的力量。」

「現在,我們所向無敵1和托緊緊握著拳。

趙雄則是抿著唇,沒有言語。他的目光越過宏大的軍隊,落在了遠處外圍之中,那些縱馬疾入村莊的幾個小隊建奴。.ww.●還有那些更加不受軍法約束,提著大包小包從河間府出來的蒙古馬隊。

這樣的軍隊越是威武,他進入明國做下的罪惡便越是深重。

趙雄可以看到,在這樣一支龐大軍隊後面,還有那上萬被捕捉起來。用繩子縛住著的漢人。這些被圈起來的曾經大明百姓此刻已經多了一個新的身份:滿清奴隸。以及破了河間府後,由一名參將領銜投降了建奴的漢軍八旗兵。

此刻,這個名作周賀的參將搖身一變,成了漢軍八旗鑲白旗的甲喇章京。領著兩千漢兵走在了一片麥地上。

通往德州的官道狹小破爛,好走的道路自然都讓大清國族勇士走了,其次一點的也有蒙古馬隊前行。那麼,留給漢軍八旗的就只剩下一些冰冷泥濘不好走的道路了。

只是,看到那些麥地。.ww.◆趙雄卻微微皺起了眉頭。

「主子……」趙雄湊到了和托的身邊,低聲道:「漢軍八旗入大軍一來,寸功未立。此刻卻還踐踏著那些莊稼,莫不如管管吧?」

「管什麼,此刻南下去追那明國太子才是正事。難不成還讓漢軍八旗跟在前頭?他們若不想掉了隊挨軍法處置,便老實跟著,你管那麼許多作甚?」和托卻是興頭之中,也不管趙雄,策馬揚鞭,賓士向前。

德州城前。

「軍爺。軍爺,可憐可憐我一家老小吧!我鄭家世代行善,今日這才留了一個獨子,若是在讓這個獨子死在這裡,我德州齊王村的老鄭家就是斷子絕孫了啊1

「城頭上的,快開城門!我家老爺洪舉人與知州大人也是世代交厚的。你攔著我們進城,不怕知州大人怪罪嗎?」

「快跑啊!建奴殺來了啊1

「快開城門,放我進去啊1

……

只可惜,無論城頭下的人如何威脅,哀求。▲●城頭上的人卻是怎麼也不開城門。

守在這裡的已然不再是原先糜爛的城門守軍,而是換成了一個皇家近衛軍團德州守備營名號新軍。

這些人雖然不少都是城中的老兵油子。但在飛熊營一個個小隊拿起執法刀的面前,卻終於不敢在嚴酷軍律的面前戰戰兢兢。

城頭上,匆匆趕過來的飛熊營席軍師鄭穎沉沉呼出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這位曾經擔任,百戶的軍官在經過了隨軍武校的短期培訓后,因為文化素養過關,得以被調任飛熊營席軍師。此刻,他對著一旁的主官徐彥琦道:「校尉,執行bsp徐彥琦見此。擰著眉頭道:「這一次,建奴來勢洶洶,怕是無法善了埃」

鄭穎的身邊,緩緩頷,新上任的齊遠朗聲道:「做賊的搶到家裡來了,做主人的還指望著善了?校尉,依我看便拚死打一場便是!再來勢洶洶,還不是在計劃之中,一樣被殿下預料中了?」

聽齊遠這麼一說,徐彥琦倒是側目看了一眼,心道,殿下隨軍武校里教出來的這些讀書人倒是頗有膽氣,比起那些只被錢糧鼓起勇氣的普通兵丁要來得剛強許多。

這樣一想,徐彥琦倒是對配備進來的軍師們好感大增,道:「說得好!國家用人養兵,為的就是此刻,狠狠打他一頓1

鄭穎聞言,頓時胸膛一挺。朱慈烺給每個英武配備起了席軍師等文職軍官作為將領的輔助人手,但不少將官卻不太喜歡。

看來,這臉面,還得是自己掙出來!

只不過,作為主官,徐彥琦卻不得不考慮全面疑點道:「那城外這些百姓如何處理?」

聽此,原本還鬥志昂揚的齊遠就皺起了眉頭。只是,鄭穎卻是沉思了起來。

若是在平時,徐彥琦面對流賊攻城,思來想去,卻只能決定做出放棄百姓的決定。

但眼下,徐彥琦目光一轉,卻是看到了鄭穎正在沉思。心下暗喜,莫不是軍師真有法子?

果不其然,鄭穎對著徐彥琦道:「校尉!德州錦衣衛百戶李永德與我說過……若是有建奴裹挾百姓入城,卻是不必都攔在城外。」

「就不怕姦細混進來?」徐彥琦疑惑地說著。說起來羞煞人的是,建奴在用間的本事上其實格外下了功夫。市井之中留言說幾個太監將袁崇煥置於死地的故事且不說。脅迫百姓家小逼得士卒做間諜的故事卻是不少。未完待續。

ps:感謝會稽山人oo7鳥丸抖抖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