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三章:鬼鬼祟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鬼鬼祟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建奴格外喜歡用間諜,偏偏大明空耗一身錦衣衛的本事卻一點都沒有反間諜的意識。 首發哦親再加上天子親衛普通州府官員天然忌憚又使喚不動。到最後,大多數人面對建奴的細作,要麼就是置若罔聞,要麼就只能在滿腹忌憚的時候,一幫子打死。

如此一來,倒是惹得不少朝廷命官對於大戰來臨要進城尋求庇護的百姓格外忌憚。這也是外面明明沒有建奴大軍,卻沒有人敢開門的原因。

誰也不知道,裡頭會不會藏著幾百建奴的細作。

聽此,一個虎虎生風的腳步聲響了起來:「大人,不必擔心。此事還是交給我吧1

說話的,正是錦衣衛百戶李永德。

「殿下給我的命令,我可都是記得清楚!但請校尉放心,這次若是建奴真打了那什麼如意算盤,定教他賠了夫人又折兵1李永德自信昂揚。比起被用來當作一條狗監察百官,李永德這樣的大漢還是喜歡眼下的生活。

要人給人,要錢給錢。身邊同事的都是一群好漢偉男子,奔著的目標更是保家衛國殺韃子。這樣的環境,這樣的崇高目標,如何不讓他覺得倍感來勁。這樣的人生,才不枉他李永德走一遭!

看著李永德士氣昂揚的樣子,想起朱慈烺的命令,徐彥琦思慮良久,終於緩緩頷首。

德州城外。

唏律律……

馬兒嘶鳴的聲音不斷響起。清軍的臨時營寨里,馬來馬往。但這一戰真正可以發揮主要作用的,卻不是這些戰力最高的兵種。

攻城,顯然是步兵的主常建州勇士雖然步戰比起騎射更勇猛,但只努爾哈赤十三副鎧甲起兵開始到現在,這個所謂國度的歷史已經二十六年了。二十六年。對於滿洲人而言不少都可以當爺爺了。

而這,也意味著越來越多的滿洲勇士開始不願拋灑自己的熱血。

軍營里,一陣慌亂髮生。

阿巴泰縱馬疾馳。從德州城外回到了大營。

隨後,一匹匹駿馬從各處奔到了阿巴泰的營帳面前。

滿洲大軍的各方將領開始出常

滿洲八旗甲喇章京蘇拜、索爾和諾、瑚通格以及羅岱等女真將官率先入常科爾沁右翼中旗扎薩克土謝圖親王子巴達禮、科爾沁右翼后旗卓哩克圖親王烏克善、科爾沁左翼中旗扎薩克巴圖魯郡王滿珠習禮以及科爾沁右翼前旗扎薩克多羅扎薩克圖郡王布達齊。這些蒙古八旗的親王緊接著進入。位列其後。

最後進入的是漢軍八旗昂邦章京正白旗固山額真石廷柱、正藍旗固山額真佟圖賴,以及鑲白旗甲喇章京陳維道。這三個漢軍八旗才是這一次的攻城主力。

「這一仗,怎麼打?」率先說話的是跟著阿巴泰進來的和托。這個阿巴泰的小孫子勇猛卻比尋常女真將領多了幾分睿智,故而又得到皇太極的認可。再碰上阿巴泰這個溺愛子女的,縱然到了嚴肅的軍議之中也不怯場,敢說敢做:「要不,孩兒去抓一萬生口填城?」

驅動百姓攻城填補壕溝陷阱,這是個絕戶計。卻也十分管用。

但這一次,阿巴泰卻沒有著力這一點,而是看向漢軍鑲白旗甲喇章京陳維道:「和托,漢人有個詞教稍安勿躁。為將者,要懂得靜心冷靜。不要激動。要搞清楚敵情!陳維道,細作進行得如何?」

陳維道被阿巴泰點名,頓時深情一震:「貝勒爺!城內的情況屬下探明清楚了。前些時日,貝勒爺讓屬下精選的細作,也都放進了城內。領隊的是河間參加周賀,他家小具在手中。更是親手殺的顏允紹,領著的百十個人也具是可信。此行德州,還有此前山西兩位老朋友布下的暗子。他們也都聯繫上了1

「唔……好1阿巴泰緩緩頷首:「那太子,可還在城中?」

「回稟貝勒爺,還在!那朱慈烺除了親軍,其餘可戰之兵不多。在山東里盛傳能打的就只有一個飛熊營,此番城頭上,就是飛熊營的旗號,屬下也找人辨認了飛熊營主官,正是那徐彥琦1陳維道斬釘截鐵回答道。

聽此,阿巴泰臉上的表情這才生動了一點:「驅生口填城北城。再擇一偏師。從東城挖地洞,我沒記錯的話。那兩位老朋友的家宅正好在東城。裡應外合,本元帥倒。那明國皇帝知道我抓了他兒子以後,會是怎樣一個表情!哈哈哈1

其他人見此,頓時紛紛大笑了起來。

「末將預祝貝勒爺攻破德州,活捉朱慈烺1陳維道諂媚高喊。

其他人見此,也不讓人後,齊聲道:「末將預祝貝勒爺攻破德州,活捉朱慈烺1

「末將預祝貝勒爺攻破德州,活捉朱慈烺1

……

一場軍議,就這麼歡快地結束了。

散會後,瑚通格鬼鬼祟祟地走到了角落裡,想要獨自一人走去。卻不巧,一把撞見了正在等候和托的趙雄。

趙雄忙不迭行禮,卻見瑚通格反而嚇了一跳,和顏悅色道:「原來是趙先生啊,在等小貝勒?」

說曹操曹操就到。

小貝勒和託大步走來,一見瑚通格和顏悅色地與趙雄打招呼,頓時楞了一下。瑚通格可是女真人里對漢人頗為不屑的那類埃

「瑚通格,有事?」和托也不耐煩猜,直接問了起來:「在這裡鬼鬼祟祟,有什麼要瞞著大帥不成?」

「哪裡……哪裡……還不是咱們滿洲勇士閑了這麼久了。還以為能和那明國的太子兵好生打一仗,沒想到還是閑著。這都入關一個多月了,河間一戰沒打痛快,到了德州,還是這般。這不……就想出去散散心嘛1也難為瑚通格急切之間,竟是還能想出這麼多話。

聽此,和托雖然不信,卻還是在趙雄的眼神下支吾了幾聲,不再管了。

見此,瑚通格頓時放鬆地嘿笑了幾聲,帶著麾下兩百*十牛錄的滿洲勇士,悄然溜出了大營。

夜色之中。

朱慈烺在故城縣的東陳村裡,輕輕呼出一口氣:「情報確定了?」

「回稟殿下,確定了。」

「全軍準備戰鬥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