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九章:堅清壁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堅清壁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cpa300_4 堅清壁野

不多時,風塵僕僕的徐聞趕了過來。

朱慈烺注視著這個在國子監六藝居與自己抗辯的年輕人,眼中劃過一絲驚訝之色。

京師初見徐聞,朱慈烺這個其實更年輕的少年當初可是用了很大的毅力才剋制住自己不發火的。

那時的徐聞鋒芒畢露,言辭犀利而誅心。

但現在的徐聞,或許是因為奔波勞累而顯得風塵撲,故而身上又悄然多了許多內斂與厚重。這代表著徐聞變得更加成熟了。

或許,這是真切感受到這片土地發生了什麼,真切用自己的努力改變著這個國度后,一個英才的飛速生長。

想到這裡,朱慈烺的心情很好。

這意味著,自己在抗清的道路上,有更多更出色的人相助:「徐軍師,我聽聞是你主持了這一批舊兵甲淘換給鄉下塢堡村寨的?」

「是學……屬下在做。」再見朱慈烺,徐聞卻也是感受不同。曾經,他身負石齋先生弟子的名聲,要找朱慈烺一番見教,討回恩師的名譽。但國子監一番演講,他卻悄然被朱慈烺的的演講動搖了原來的執念。最後徐聞懷著一種迷惘,一種期待,以及一種不確切的心思決意跟隨朱慈烺親眼判斷。

初時,懷著一份不甘與懷疑的徐聞並不相信太子真的會捨命抗擊清軍。他見了太多的大人物,頭頂著仁義禮信,背地裡男盜女娼。嘴上說得大義凜然,實際上做的卻是送死你上,榮耀我背的勾當。

尤其是當張璧元的消息傳到耳邊后,在德州的徐聞激烈不已,又得德州知州支持,便打算鬧一把大的。

結果……

朱慈烺卻帶來了河間一戰最樸實的講解。

而且,朱慈烺還帶走了河間府的千餘百姓。這些決意跟著朱慈烺開始新生活的百姓們來源五花八門。有樸實的老農,有勤懇的工匠,更有特立獨行的讀書人。破落的說書先生。但大多都因為朱慈烺率軍捨命相救,對這位太子懷著一槍報恩之心。

有了這些百姓作為人證,又被隨軍武校的教官們帶去參觀了親衛營陣亡將士的葬禮。徐聞只感覺格外愧疚,恨不得挖了心肝。證明自己絕無污衊忠良的本心。

按說,對於徐聞這種串聯打算破壞隨軍武校的人,朱慈烺會予以處置。如果真這樣,徐聞反而更期待,會好受一點。

但偏偏朱慈烺心懷廣博。並不看得上這麼一點小怨,反而寬容大度地宣布既往不咎。如此一來,只讓徐聞感覺更加愧疚。

就這樣,徐聞反而成了隨軍武校之中學習最積極,任職軍務司軍師以後工作最努力的一人。

這一次,領了淘換舊軍械任務的徐聞便不顧風餐露宿,奔波了臨清濟南山東各地的塢堡村寨。

現在,回來的徐聞昂然挺胸,終於覺得可以對得住朱慈烺的這份寬容。

朱慈烺溫言讓徐聞進了城樓,找了一處避風的地方。隨後讓徐聞坐下,一干人圍著火爐便說了起來:「來說說吧,咱們軍務司的好兒郎這一次行動如何。去了哪裡,左近有多少這樣的村寨?那些塢堡村寨的地主們可還好說話?兵甲售賣可順利?賣了約莫多少?都來說說你這一番成就吧1

聽朱慈烺這讓人感覺如沐春風的問候,徐聞按捺住激動,道:「殿下!一切都順利!臨清州左近有塢堡村寨七十六,濟南府稍少一些有塢堡村寨三十九。這幾處,均是售賣進了舊式兵甲。不僅如此,屬下還親身去了大名府、廣平府,派人去了真定府等處的塢堡村寨發賣舊式兵甲。而今世道。兵甲馬匹可真是太重要了。塢堡村寨多居於防守,馬匹一時間可以不顧,但兵甲少了,有些時候甚至足以影響一場戰事。故而。屬下這一次去哪裡都好說話,那些人紛紛將屬下奉為座上賓1

說到這裡,司琦、楊文岳都不由笑了起來。朱慈烺擔心兵甲落灰,其實更多人的卻是想要一副兵甲都不得。徐聞這趟差事辛苦是辛苦,危險也危險,但要做起了。其實是別人求上去的。

「唯一麻煩的是,咱們軍中那些需要淘換出去的兵甲比較是有數的。所以屬下也不好都賣出去。再加上有些自立村寨的寨主幾乎是不顧王法,只認實力,若非屬下瞞住了兵甲數量,讓這些寨主都有些顧及,恐怕的確會有些危險。這一次,屬下總共將庫房之中舊式兵甲,甚至破損的兵甲一共三萬七千副都售賣了出去,總共得金三千九百五十九兩,銀兩約莫十九萬。其中尚有一些未登記清晰的,可能最後數字還會有些出入。」說完這些徐聞便昂頭挺胸了起來。

其他人聞言,都不由輕輕倒吸一口涼氣。

「想不到兵甲賣出去,竟是有這般巨利。」楊文岳不由驚嘆道。朝廷想要籌措錢糧,五千兩銀子都要求來求去。

崇禎十七年的時候,崇禎甚至把自己的麵皮捨去了,親自找大臣借錢,內閣大臣卻只是給了幾百兩銀子打發。最後還是太監比較仁義,王承恩給借了一萬兩。

可朱慈烺售賣兵甲,卻是輕飄飄地就這麼賺回了將近四十萬兩銀子。

「這一次啟明市採買的姓氏兵甲火銃,可足足用了三十萬兩呢。」朱慈烺不由地感嘆:「真想不到,軍火卻是這般暴利。看來,民間士紳們積蓄的錢財還真是豐厚埃這個事情,可以長久地做下去。」

深受經費短缺之苦的司琦連連點頭。但楊文岳與徐聞卻紛紛變色了。

「殿下,如此不可啊1楊文岳率先道。

徐聞也連忙開口:「那些塢堡寨主都是些不遵王法,目無法紀之輩。若是繼續開賣兵甲讓他們壯大了,恐怕到時候為禍的就是我們了1

朱慈烺卻是搖搖頭:「目無法紀肯定會有,但在朝廷與韃虜面前,我相信他們的選擇會很清楚。在抗清面前,還是應該爭取一切的力量!最差,也能讓滿清打草谷的時候,多折幾個兵將。堅清壁野,不就是為了這一點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