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四章:清軍總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清軍總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城頭上,陳德重重地喘了口粗氣,悄悄放鬆了一點:「今日,這該死的建奴不會起總攻了吧?」

陳德看著城下幾乎倒下一片的屍骸,心道這臨清城可真是幾乎成了地獄修羅了。=

短短的半日功夫,就至少丟下了上千屍身。

此刻,城頭上的大軍軍力已經徒然擴充到了原來的三倍。六千主戰營的加入讓官軍再也沒有了人力上的短缺。

儘管對比攻城的清軍守軍只有進攻方的一半。但須知,攻城戰從來都是要在攻城一方有兵力優勢下才可以開打的。

孫子兵法說十則圍之便是意味著兵力有了十倍的優勢才可以說得上圍攻。

同時,因為攻城戰鬥的特殊關係,守城一方可以憑藉守城器具壓制攻城一方的優勢,故而在戰鬥之中常常會現投入了一萬人的兵力,最終能夠實際上揮作戰力量的卻只有那麼兩三千人。╳

而蟻附攻城這樣一個方式便是依賴於攻城器械可以投放的戰力,三百具雲梯與四十一具攻城器械就是決定投放能力的制約關鍵。

現在,城頭上殘存的敵軍已經被騷動一空。雙方的拉鋸也重新回到了攻守上面。

在陳德看來,清軍也應該不至於再繼續浪費力氣,在這個關頭起總攻了。

但忽然間……

陳德想起一個事情。

「一開始出現在戰場上亮相了一會兒就沒有在出現的攻城車呢?」想到這裡,陳德忽然現四十一具攻城車竟是不知什麼時候借著衝過了一陣煙霧,悄然接近到了距離城牆百步的範圍內,開始迅沖了過來。?

而偏偏,雙方的火炮都開始對轟,城頭上守軍的炮火再也沒辦法去集中消滅百步外的攻城車。

就這樣,四十一具攻城車並著又是六千蒙古戰士開始沖了上來。

看到這一幕,不僅是陳德瞪大了眼睛,就是虎子臣與紅娘子都是紛紛表情凝重了起來。

很快,又有一百餘具雲梯開始衝鋒著朝著城頭上架過去。陳德萬萬沒有意料到的總攻就這麼開打了。

又是兩個蒙古郡王嗷嗷叫地領著麾下戰士起衝鋒。

而攻城車已經接近了十數步的距離。不多時便直接搭在了城頭上。

所謂攻城車,就是一種巨大的,可以被推動的巨型戰車。`.比起簡陋的雲梯,攻城車直接就可以裝載士兵。直接靠近城牆,隨後一躍而下,不需要攀登就可以衝進城頭與守軍廝殺。

這個時候,無論是滾石檑木都沒辦法擊毀,就連火油燃燒都可能被準備好的沙子覆滅。

伴隨著還餘下的四十一具攻城車的靠城。任何人都知道,一場生與死的考驗即將到來了。

陳德望著身邊已經鏖戰半日,折損不輕的部下,腦海之中不住地想著到底應該如何辦。

「怎麼打?兩千的第四步兵營已經打了半日了,不管是體力精神還是傷亡都已經損失慘重了。單純比拼人數絕對打不過1

忽然間,虎子臣的聲音響了起來:「兄弟們注意!是女真韃子的精兵1

「是女真韃子1紅娘子那邊應了一聲,便默然消失無聲。

但陳德聽了,卻是渾身一緊:「竟然來的是這麼棘手的強大對手!這是真的起總攻了1

「來了至少三個牛錄!陳德,小心,有一個奔著你來了1這一次。虎子臣說完,便嗷嗷叫地指揮起了麾下將士抵抗。

很快,砰砰砰的聲音響起,嘶喊殺死幾乎頓時遮蓋了所有話語。

陳德聽在耳邊,看著這一路殺來的女真精兵,頓時心中不住地大吼了起來:「女真本部兵馬可個個都是悍勇不畏死,那虎子臣當初到底是怎麼殺敗了女真兵的1

「力敵,是絕對不行了1陳德環顧著身邊的士卒,望著一個個看過來的目光,道:「咱們皇家近衛軍團的戰力半數都來源於火銃!力敵不行。那就只能智取,可如何智取?」

「火銃的火力,便依賴於火葯射,推動鉛子。依靠援兵增加火力是不行了。那怎麼才能打出更多的鉛子?」

陳德不住地喃喃聞著。

而這一刻,第四步兵營的將士卻是在做著最後的準備。

有人將接下來預備的刀槍放在身邊最順手的地方。有的人則是擦拭著手中的火銃,裝填火藥,安放鉛子。

但忽然間……

當陳德看到第三百戶第二總旗的小旗蘇明時,忽然目光大量:「蘇明,你這是在做什麼?」

被陳德這麼一喊。蘇明頓時嚇了一跳,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情,茫然地看著手上的紙彈,道:「校尉,屬下在裝彈埃」

「裝彈?」陳德雙目亮,彷彿現了新大6一樣。

「正是裝彈。」蘇明摸著腦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了起來:「上次集訓教導使用火銃的時候,屬下……屬下剛好吃壞了肚子,是以沒有聽明白。加上屬下入伍的時候戰備頻繁,識字課也停了,所以火銃使用操典的書也看不懂,就只能請教袍澤。可惜身邊的袍澤也都不懂,還來問屬下。屬下一急,便自己琢磨出了一個辦法。」

「這火銃不就是火藥噴出鉛子嘛?屬下便用了紙稱量好了火藥,預先裝好,又用紙裝好了鉛子。然後,屬下就將這些定量裝好的火藥與子彈都放進小竹筒里,又用沾著豬油的鹿皮壓好。這樣既是不擔心到時候多裝了要,也不擔心少裝了要。關鍵是開火的時候,直接將定裝好的紙包火藥與紙彈放進去然後點燃火繩即可。如此看起來還算方便,便一時間矇混過關……只是今日看,才知曉和袍澤所用有些不同……」

聽到這裡,蘇明有些不好意思,顯然覺得自己這麼做恐怕有些不當。

至於陳德卻是頓時雙目大亮。

這個時代的火繩槍其實是極其繁瑣的。光是裝葯裝彈就得準備一個小鍋甚至還要準備一個小秤,比起做烘焙甜點都要麻煩。

故而,這個時代就算是訓練有素的火銃手也只能保持一分鐘一的射。但現在,情況有了轉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