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七章:被欺負的清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被欺負的清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貝勒,我漢軍八旗還可以攻城1石廷柱上前表忠心。.

佟圖賴也是高聲道:「貝勒。末將也是1

聽了兩人這般忠心耿耿,阿巴泰雖然欣慰,卻不得不搖頭。漢軍八旗可是一條忠實的獵犬,某些時候比起更懷警惕的蒙古八旗來得還要給力。

但阿巴泰卻是對攻城已經厭倦透了。

不過有了這兩人在前頭活躍氣氛,別的不說,其他幾位蒙古八旗的親王郡王們也紛紛開口了起來。

「再去更遠的地方捉些生口回來填城?」

「填城那是為了填溝壑,現在城下一片坦途,還如何填?倒是將城前那些屍骸清理了是可以。只不過那朱慈烺做得也是忒過分,方圓百里,竟是再難捉到幾乎人家。這生口是難找了。」

「不是進了城,就是被趕進深山了。≠..這麼冷的天,總不能還跑去山窩窩裡抓人吧?」

「偏了偏了……既然抓不到生口,那便想想其他法子。用大炮轟城牆?」蘇拜看不下去這歪樓的跡象了,連忙將話題拽回來。

「明國的炮更不弱啊!聽聞炮手那邊已經死傷三十餘人,六門大炮都毀了。這才出戰了幾日?咱們才幾個炮手?」說話的是烏克善,他可是老資格了。也清楚這炮手的重要性。雖然這些人看不起漢人,卻不妨礙他們理解其中價值的珍貴。

聽此,場上頓時一陣沉默。

良久,蘇拜提出一個尖銳的問題:「貝勒。比起攻城不下,卻是有更大一個麻煩埃我們的大軍無論如何,是不能都耗在這臨清城下了。」

「蘇拜,有話直說吧。」阿巴泰露出了一絲疲倦,他在苦思出路。

「糧食1蘇拜沉聲道:「那明國太子朱慈烺這是要堅壁清野,將我們都活活困死在冰天雪地之中啊1

「陳維道1阿巴泰低聲吼了起來。

陳維道聞言,頓時戰戰兢兢地說道:「貝勒……貝勒……」

「你上次說的不是足夠大軍支用嗎?」阿巴泰怒火滔天,他瞬間就明白了缺糧對於一支大軍而言擁有著怎樣的致命弱點:「今日你要說不出個好歹來。你這腦袋,別想在帳內多留一息的時間1

「貝……貝勒……末將怎麼也覺得,這大軍不至於就這麼輕易敗了礙…貝勒……大……大軍還有半月軍糧可用。末將各處籌措,一直維持這這個數埃」陳維道整個人幾乎都處在崩潰的邊緣上:「末將……末將知錯了……末將已經很努力啊了……實在是那群塢堡村寨的地主太欺人了……」

「欺人?」阿巴泰忽然被氣笑了:「我堂堂清國征明大軍。≠..竟是要被明國的塢堡小村在欺負?」

說著,阿巴泰的怒火漸漸爆,邁步走去。

蘇拜皺了皺眉,覺得有些不對勁。但阿巴泰正在氣頭上,他卻不敢阻攔。

終於。角落裡,和托聽著趙雄嘀咕了好些句,這才一步上前,道:「大帥……末將有一話,還請聽末將說。這陳維道說的,恐怕還真沒有摻假。只不過,這欺負一說當然說不上。」

見自己孫子這麼正式地開腔了,阿巴泰壓抑住了自己的憤怒,道:「是和托埃那你說說罷,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山東各處州縣百姓大多都已經牽入城內。城外被明軍堅壁清野,已經少有村落百姓,也少能打到草谷。當然也有一部分村落沒有遷徙走的。但這些村落不是位於山高水惡之地就是塢堡修築森嚴。.大軍若是前往討要,不是被拒便是被打。」

「漢軍上下,連個小莊子都打不下?」阿巴泰嗤笑了起來。

陳維道頓時面頰通紅。

這一次,倒是真憋氣死了他。

石廷柱與佟圖賴都是叛逃大明有段時間了,此刻也不知道詳情,一雙既是被質疑憤怒又是鄙夷的目光丟在陳維道身上,頓時讓陳維道彷彿身上沾了萬千螞蟻一樣。可真要說出其中原因,陳維道卻也是不敢。

道理也很簡單。這些塢堡村寨有頗多朱慈烺推波助瀾之功。

還留存村外的這些塢堡村寨都是修築得易守難攻。其內人口更是懷著樸素保衛家園之心堅守塢堡,彼此關係不是宗族親屬就是一村鄉鄰。在滿清大軍要索糧的前提下,無論是守城的戰力還是意志都是遠尋常官軍。還有一點陳維道不知道的是,朱慈烺賣出人淙皇薔傻摹?篩盞教槍那都是真材實料,盔甲武備亦是朝廷制式,哪怕舊了點,也是不影響守城殺敵的。等於憑空增強了這些塢堡的實力。

當然,話說回來,對於塢堡。清軍當然不是攻不下。至少,陳維道帶著手底下千把人去打也能打下來兩三個。可城外塢堡數目何其多,一個縣就有三五個大型塢堡,不計大小,京畿山東河南北部地區的塢堡總計數百,一個個啃,怕是要到猴年馬月了。

除非一夕之間清國佔了北京,百姓失了抵抗的希望,這才可能有這時間與功夫一個個耗下去,又拉又打又收編地解決這些問題。

就算不計時間的困難,光說打一個塢堡折損數十上百。光是打臨清附近的塢堡,漢軍豈不是都要折在這裡?只怕沒打幾個就要全軍嘩變了。至於讓更加金貴的蒙古人與滿洲人去打,陳維道更是不敢說話。

這般兩難的事情,陳維道偏偏是有苦說不出。再有理,畢竟也都是些私心的計較。

好在,和托既然開口明白了其中關節,卻也沒有吝嗇再多說一句:「塢堡糧少,攻之如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能解大軍糧荒者,在於大城1

陳維道憋得青紫紅的臉上頓時長長呼出一口氣,感激地看著和托,忙不迭地符合:「一個大的塢堡存糧不過幾千石,打起來卻費勁……的確……和這三國曹操所言正是相似埃要解決大軍糧草問題,還得指望州府大城。」

只可惜,陳維道剛剛說完,角落裡的趙雄就叫糟了起來。未完待續。

ps:感謝打賞~

會稽山人oo7?打賞了?1o?起點幣

袁yh1234567?打賞了?1oo?起點幣

感謝月票~

天罡真人?投了?1?票

會稽山人oo7?投了?1?票

馬鈺道長?投了?1?票

shanbeng56?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