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八章:找命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找命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果不其然,阿巴泰頓時勃然大怒:「陳維道,你好大的狗膽!難道你是要學那楊修蠱惑大軍退兵不成?你敢動搖軍心,信不信我今日便斬了你的腦袋祭旗1

滿清大臣將帥都喜歡讀三國,幾乎當作兵法教程一樣研究。=此刻聽了曹操兩個字,前後的背景就給腦補了起來。

當年曹操與劉備對壘相持,以至於曹操最後盯著碗中雞肋呆,讓聰明自以為是的楊修看出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意思。最後楊修慫恿士兵準備退兵,亂了軍心。

此刻一聽趙雄陳維道所言,頓時想到了楊修的結局。

和托是阿巴泰的孫子,可以不管。但陳維道要是學楊修,恐怕不知道那會兒的楊修可是被砍了腦袋鎮軍心埃

陳維道果然是讀書少,一知半解,不明所以地嚇得連忙趴在地上,死亡的恐懼又籠罩下來。1·c·c

就當帳內氣氛僵硬的時候……

「這山東,可不止一個臨清礙…」和托一語而出,頓時讓陳維道感覺到了生的希望。

陳維道頓時想起了此前河間府參將周賀說起的一樁舊事:「貝勒,元帥!末將有一計,可以引城內明軍出城啊!末將還有用,末將還有一計……」

阿巴泰聞言,原本的憤怒頓時停滯下來。阿巴泰雖然對政治遲緩,也不喜歡什麼公務。可一說到軍略,卻十分敏感。

只見阿巴泰頓時面色一緩,看著陳維道:「當真?我清國之中,歷來講究有功則賞,有過者罰。你若真有辦法引誘明軍出城,這征明之戰的軍功薄上,我定記你一筆。可你若膽敢欺瞞只為了保住項上人頭,我也定讓你家小受累1

陳維道小雞啄米一樣不住點頭,隨後這才穩住了一點心思,說道:「大軍破河間府後,屬下知曉了此前河間府有一員文官帥臣。領了京營六千兵,曾領兵六千駐紮河間府。後來,此人得了兩百餘……級……領軍撤回了通州。故而,小人知曉。這明國太子朱慈烺正是與在通州督師的明國輔周延儒不和。是以,小人想著,可以攻山東其餘要地,迫使朱慈烺出城大戰1

阿巴泰再是政治遲鈍,也明白了陳維道這心思還真有幾分可行之處。只不過。論起耍這種陰謀詭計的小心思,阿巴泰卻是不擅長,只好將目光丟給兩員漢軍八旗的固山額真,也就是石廷柱與佟圖賴身上。

石廷柱雖然是明朝將領在努爾哈赤時期投降的后金,但其實是個世居遼東的女真人,並不熟悉如何勾心鬥角。此刻見阿巴泰的目光望過來,只好含含糊糊道:「這一計策可行。·╳就是要看如何策動了……」

「我倒是曉得有兩處地方,或可以讓朱慈烺不得不動1反倒是佟圖賴更加經驗豐富,一下子聯想了起來。

和托聽著,忽然問道:「可是濟南、曲阜?」

「小貝勒高見1佟圖賴頓時大笑起來:「其實……還有一處。更能讓那明國皇帝也跟著去逼迫朱慈烺出城1

……

通州。

十二月的通州越冷了。

這座匯聚了京畿,甚至整個北大明各路軍將的城市此刻街道上人影寥寥,道路空曠。`.

而這一切,自然就是源於建奴入寇。

建奴入寇了,京畿戒嚴,一片慌亂。作為商業重鎮,漕運樞紐。通州自然也就蕭條了。

只有通州的少數將官們才知曉,在整個通州戒備最為森嚴的一處隱秘園子里,一切彷彿都沒有受到戰亂影響一樣,重新恢復了戰前的歌舞昇平。

這裡。便是督師府,也就是中極殿大學士、內閣輔周延儒的駐地。

這裡人來人往,喧囂而熱鬧,正在準備著一場慶祝的儀式。

原因。卻也頗為讓人感覺振奮。

那便是,慶祝河間大捷。

「兩百顆腦袋,這一個大捷,可真是實打實報上去,一點問題都沒有啦1吳昌時出京來了通州,遠遠看了一圈那象徵著軍功的女真韃子級。喜得什麼似的一樣。

一旁,董廷獻品著酒,搖頭晃腦道:「一個河間大捷那哪夠分的。依我看啊,這兩百顆腦袋完全可以說成四百顆嘛。光河間府打贏了那哪夠,這真定府的孔文軒卻也是個伶俐人,領了殘兵敗將收了空城,想想法子也能算一個大捷。還有那薊鎮,韃子也不收了,不也是收了回來?這真真假假的,放幾顆腦袋上去,再虛報幾個,找幾個腦袋。還不又是一場大捷?」

張璧元局促地坐在這裡頭,聽著這兩位輔門前的心腹評論,湊趣道:「這番大捷,定然是要有吳大人,董先生名號的。」

兩人聞言,頓時又是大笑了起來。

「也莫要都貧嘴了。聽聞太子殿下都在臨清死守了,你們還在這幸災樂禍?」周延儒走進來,嘴上說著埋怨,臉上卻都是帶著笑。顯然是一番幸災樂禍的意思。

董廷獻與吳昌時都是跟隨周延儒已久的老人,自然明白這位仁兄兩副面孔的模樣。此刻這般說,顯然是打趣著朱慈烺的困守。

張璧元更是對朱慈烺這位太子滿腹不滿,此刻見輔大人幸災樂禍,更是跟著湊趣道:「那太子還以為在京師是牢籠。卻不知,這京師有總揆鎮守,那才是安然無恙呢。一心以為去了山東可以不受總揆節制,自如抗清,卻不知山東那裡,可真是處處陷阱,縱然扛得住臨清,一時堅守,也擋不住那麼許多的填不滿的窟窿啊1

周延儒聞言,頓時笑了起來:「十一年時,濟南府便已經被韃虜破城過一次。這一次,太子屯兵臨清倒是明白濟南不可守。但臨清與濟南相隔如此之近,曲阜、兗州等地都是藩王聚集。他這般想要名望,到時候又如何抵得住悠悠之口,說他見死不救?」

吳昌時與董廷獻聽著,紛紛湊趣地笑了起來。

只不過,其中意味卻是透著格外荒誕的冷笑話。

一心為國的人被死命拉後腿。拉後腿的人拚命高喊著愛國,還被不少士子百姓深信後者才是正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