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九章:捷報與煩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捷報與煩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說破了,就是周延儒作為輔,又是東林人,有足夠的政治合法性與個人名望可以控制得住輿論。。到時候濟南府這個山東省會之地就算被韃虜攻破了,也可以兩手一攤說力所不能及,就將這鍋甩了出去。反正周延儒只要守住了京師就算是大功告成。

也就是說,假抗清的可以甩鍋作壁上觀。真抗清的,卻得拚命吞著苦果,走最艱難的道路,一點行差踏錯都要不得,還要時時刻刻忍受著豬隊友的暗箭。

朱慈烺是裹挾著幾百個讀書人出走京師的,從合法性上總歸是有些不明不白。此刻作為明軍與清軍作戰,所依託的法理不外乎是抵抗滿清,保家衛國這種大義。

也正是如此,才能讓人忘了朱慈烺並沒有朝堂授權,只能用一個光禿禿的太子身份指揮大軍,聚攏人心。

眼下,朱慈烺既然披了這層大義的名分,那就不能不顧清軍進攻濟南府。一旦朱慈烺真的見死不救,也就與朱慈烺出走京師舉著的旗號不符合了。等於是自己打自己臉,失去人心大義。

就當眾人笑聲連連的時候,周延儒的親隨家人悄悄遞過來一份瑭報。

只是看了一眼,周延儒頓時大笑起來:「真是天助我也埃╡。清軍進犯曲阜了!看這架勢,不止孔家,就是山東的幾個郡王都有難了。這一回,到要看咱們的這位太子爺啊,如何抵得住天下讀書人的唾沫與陛下的急切啦1

曲阜孔家,這可是大明朝廷裡面一號格外特殊的存在。

若論及天下世家,這孔家是無出其右的第一號。

曲阜孔家,其核心便是衍聖公。這個衍聖公呢,是大宋至和二年宋仁宗封出去給孔子嫡系子孫的封號。

但無論是歷盡多少歲月,經歷宋金元明到現在,衍聖公這個封號依舊存在。作為一個牌面擺上去,象徵著朝廷對儒教的重視,象徵著對讀書人的重視。

而作為一個牌匾。曲阜衍聖公就成了山東一霸,別說縣城州府,就是山東巡撫當面,也得客客氣氣。

以而今孔子第六十四世孫衍聖公孔胤植為例。天啟七年時就獲得加封為太子太保。到了而今朱慈烺出生的第二年,孔胤植又獲封太子太傅,可以說是朱慈烺的師傅。

當然,這一位大明末代衍聖公也並未如何忠義。〈《。當其知曉清人對歷史上孔家所沿襲下來的對孔家種種優待「俱應相沿」並「期於優渥」的時候,便樂呵呵地進京朝見。

撇去衍聖公如何。就單說孔家一系在曲阜,亦或者在整個山東那都是不亞於王侯的大族。因為披著一層衍聖公的名號,孔家在白道黑道上都可以說是吃得開的,實力幾乎不亞於山東一省的官府。

只不過,阿巴泰這麼一個粗人可是不會管孔家如何厲害,如何在山東一地囂張跋扈。陳維道此人更是心憂糧草,看到孔家這麼一個大號的土豪,自然是喜不自勝,提兵殺過去,全然不管什麼爭執考量。

於是。孔胤植頓時叫苦不迭,一邊暗罵這群韃子不懂政治,一面措辭嚴厲地朝著山東巡撫高名衡文求救。

只不過,孔胤植很快又不得不迅撒出去更多的求救文書。

因為,就在陳維道並著石廷柱殺向曲阜的時候,另外一邊濟南府也頓時告危。阿巴泰這個清軍主將竟是提兵殺過去,而且看跡象還有危急兗州魯王等藩王的架勢。

看到這裡,孔胤植瞬間明白了局勢的嚴重性,又是一邊抵抗著陳維道的進攻,一邊又不要錢地撒出去銀子。尋了十六個不要命的騎士飛奔出去傳信求救。

這個求救信不僅落到了高名衡手裡,也落到了朱慈烺的手裡。更多的,也落到了京師之中的御史清流之中。

京師,御史台。

「聽說沒有。衍聖公遭難了1御史任菊衝進一處小屋裡,高聲道。

屋內,頓時就有一個痴肥一些的御史葉昶道:冷哼一聲道:「如何能不聽說?太子太傅都親筆求援了,太子卻見死不救,不知多少士子聞言嘩然啊1

任菊不由搖頭:「唉,說起來。當初聽聞後人記下來的太子那番講說,就連我也不由熱血澎湃。可眼下看來,卻是其實不如聞名埃手握大軍不與清軍血戰,卻坐觀衍聖公被圍,這算得什麼事?當初那信誓旦旦,鐵血抗清的話語,此刻又都飄到了哪裡?」

葉昶聞言,意是!彥文兄,不如一起上書,彈劾太子如何?要知道,聖上都上次都還未計較太子私自出京呢1

此刻,屋內另一個御史王宜勝不由開口道:「唉,兩位同仁,且末這般激動吧。若是真彈劾了太子,這山東軍務又要如何處置?」

「哼。若是不讓太子知曉了大義所在,難不成又真的要讓起見死不救?我等彈劾,自然是為了讓其奮勇作戰,而不是坐視衍聖公遇難1聽此,葉昶頓時激動了起來。

「罷了罷了……隨你們去吧……」王宜勝聽完,也不再爭辯了。

不多久,如雪花一般的奏章開始飛入內廷。

工作量又多了許多的朱由檢望著這麼攏頓時頭疼了起來。

前些時日,傅淑訓說起朱慈烺的時候,用了一個默認的法子,讓崇禎皇帝暫時拋卻了朱慈烺的煩惱,開始仔細應對起了京師建奴入寇的問題。

還好,朱慈烺別的或許很煩,但判斷卻是精準的。京畿被搶了好多次,除了京師附近,再也沒有值得搶的地方了。所以建奴很是熟門熟路地摸到了山東去,這也讓朱由檢這些時日翻閱奏章心情不算很差。

而且,前些時候,出京師督師通州,統管天下勤王之師的輔周延儒也給了朱由檢一個大大的好消息——河間大捷。

雖然朱由檢慣例質疑了一下,但當看到了確證無疑的女真戰士級時,卻頓時再也掩飾不住歡喜,再也不管什麼來自太子的煩惱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