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五章:擲彈兵出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擲彈兵出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擲彈兵準備得如何了?」朱慈烺看向身邊的楊文岳。〈。

這是軍務司最近鼓搗出來的一個新兵種。只不過,這個兵種還是嶄新的,試驗性質的。

朱慈烺全軍將近三萬人,但為了找到合適的擲彈兵,優中選優找出那些高大健壯的士兵,最終一算才三百人。

「殿下,震天雷已經準備就緒了。擲彈兵隨時等候出1楊文岳高聲道。

朱慈烺所言的手榴彈其實並非沒有原型。明軍的火藥庫之中本來就有震天雷一物,外表鐵殼,內里裝滿火藥。

故而,李峻更多的只是改進火藥配,增加威力,便足以將這一個名聲極大的火器重新綻放出光彩。

「擲彈兵出擊1朱慈烺凝視著前方,輕輕一揮手。

忽然間,軍中一陣激揚的鼓聲響起。

伴隨著這樣的鼓聲,三百衣著華麗的士兵出列。這些人身高腿長,手腳粗大,一看就是極有力氣之人。

而前方,一排排火把被點燃。

只見擲彈兵們紛紛從武裝帶上掏出一個木製長柄,用火把點燃,隨後一陣助跑,衝到齊賢第三步兵營后時,重重將手中震天雷扔出去。

就這樣,數百震天雷呼嘯著,如同一個個小型炮彈一樣飛躍眾人的頭頂,隨後落在地上,冒出滋滋滋的響聲,散著青煙。.〈〔。com

趙雄看著廝殺進了第三步兵營里的和托,驅動著戰馬,機械地揮舞著手中的木槍。

或許是趙雄身上的甲胄讓人看不出這其實是一個漢人,當他衝到最前頭的時候,竟然沒有人與趙雄廝殺。

就當趙雄愣著慶幸的時候,忽然看到天空之中一個個黑點墜落。

叮噹……

黑點重重地砸在了趙雄的身上,又迅彈開。

只不過,望著那冒著黑煙滋滋響的東西,一種生與死的直覺猛地在趙雄胸中炸開。

「危險1

想到這裡,趙雄幾乎下意識地想要脫離。

恐懼讓趙雄身上的腎上腺素集聚分泌。賦予了他前所未有的靈敏與反應。望著那冒著青煙的小鐵球,趙雄忽然間縱身一躍,重重落在地上,就地一滾。又急忙拔腿沖向和托所在的地方。

和托那邊殺得深入,一時間倒是沒有震天雷落下。

就這麼過了三五息的時間,一陣陣轟隆的聲音出。

硝煙的氣息瞬間濃郁,夾雜著血腥的味道入鼻,讓趙雄幾乎渾身癱軟了下來。他回望過去。頓時現原來的地方已經一片血肉模糊。

剛剛還在趙雄前頭的額爾登布頹然地站著,胸口一個鐵片扎入進去,讓他雙目無聲,只能痛苦地凝望著前方。

而原來密集擁堵著後續進攻清軍的地方,此刻頓時顯得格外稀鬆,密度大減。與此形成對比的,是一個個冒著血窟窿的掙扎著還未死去的傷兵。

轟……

忽然間,一枚剛才沒有引燃的震天雷重新炸開。

讓趙雄猛地驚叫起來,沖向和托:「主子!危險啊!快退吧1

明軍陣中,齊賢大喊著:「傳令兵呢?傳令兵在哪裡?」

「校尉!三娃子戰死了……」齊賢身邊。一個親兵有氣無力地大喊著。

聽此,齊賢悶聲著,大步衝過去,找到了一具昏迷過去不知生死的身體,扒拉著,找出一個小號:「衝鋒號!起衝鋒1

滴……滴滴……滴滴滴滴……

瞬間,整個戰場上,第三步兵營的戰士聽著激揚的衝鋒號,血脈忽然間沸騰起來。

「這是衝鋒號!校尉吹響了衝鋒號1

「衝鋒號起,還能動的。都跟我沖啊1

「殺啊1

……

中路軍中,蘇拜看到這一幕,冷漠的臉上微微帶上了一點無可奈何的失望,道:「讓茂林帶一個牛錄。還有布達齊帶上他們的兵,接應和托回來。」

齊賢的反衝鋒恰逢其時。

擲彈兵上千震天雷落下以後,清軍的進攻序列頓時斷檔。沒了中間後續兵力的持續壓上,還在場上繼續作戰的清軍將士也頓時陷入了孤立無援的境地。面對明顯佔多的兵力優勢,又經歷了震天雷一頓教訓,和托胸中的豪情頓時悄然清空。

這個時候。趙雄並沒有多少力氣的拉扯也讓和托朗朗蹌蹌地開始後退。

和托一退,整個清軍的攻勢都紛紛回落了下來。

其他清軍士卒見此,紛紛失去了繼續戰鬥的信心。

當齊賢沖了將一百多步,直到清軍又來援軍接應后,這才紛紛後撤。

中軍獲得了戰果,其他兩翼的清軍將領抬頭看了一眼天色,竟是現此刻已經日頭偏西,不多時就日落黃昏了。

見此,誰都明白今日一戰再無後機會獲得戰果。

角落裡,陳維道鬼鬼祟祟地盯著一路漢軍,從戰場返回來。一見這一路漢軍,陳維道頓時激動起來,讓人喊來那領頭的。

這是一個面容猥瑣,身材消瘦的男子,見陳維道重視自己,頓時屁顛過去。

但陳維道見了,卻是喝令他占遠了,隔著老遠喊道:「乾的怎麼樣?」

那男子聞言,忙不迭點頭道:「回稟大人,都幹完了!都是套了明軍衣裳的,體形亦是差不多,絕無遺漏之處1

陳維道聽此,頓時大笑著點頭:「好,好!做得好!這一次,算你有功。帶著你全部人手,現在都去小猴谷領賞吧1

「是……是。謝過陳大人……」那男子聽完,頓時大喜過望,忙不迭行禮,又急吼吼地帶著人去了那小猴谷。

見著這一路人遠去,陳維道悄然退後幾步,喊來親信郭守虎道:「都注意著點,絕不許靠近這夥人。安排好弓手,都射死埋掉。記住了,絕不能挨上他們1

郭守虎雖然不理解這一條奇怪的軍令,但還是依言領命。

與此同時,日落黃昏,斜陽灑下,沒多久就要天黑了。

明清兩軍雖然前一刻還殺得你死我活,但望著滿地的傷殘士卒,卻沒有誰在交兵。一時間,戰場上就只剩下了還在收拾殘局的輔兵。

明軍這邊,一批身著白衣的護兵開始收拾戰場,傷兵既然是迅救治,就連戰死的士卒,也紛紛被抬回去,準備簡易下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