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六章:難道是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難道是他?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打得真是慘礙…」隨軍醫院的醫正胡波輕輕嘆了口氣。小說

一旁,給胡波打下手的一個蘇鳳兒也跟著傳染了一樣嘆息:「這才一天,就打沒了四百多好漢子,傷殘重傷的,更是上千去了。還好殿下給了咱們隨軍醫院足夠的人手,要不然,這哪兒照顧得來?」

「也別都抱怨了,還是快點去處理傷兵吧。缺人呢,趕緊和殿下說。隨軍醫院的經費還是夠的,就是……唉,得用的人少。罷了罷了,說著不抱怨,倒是我自己又來勁了。」胡波說著,腳步也輕快地跟著走了。

蘇鳳兒見此,也收拾起了心情準備幹活。

隨軍醫院佔地很大,甚至都特批了幾處營房。只不過戰事一起,衝突之激烈遠超當初想象,一時間不得不抽出許多其他營地用來安置傷卒。

這也導致胡波不得不奔波各處。

「等等……醫正,醫正,你的藥箱忘了。」蘇鳳兒氣喘吁吁地追上了胡波,遞過去了一個畫著杏林圖案的藥箱。

一邊道謝,胡波一邊暗自搖頭:「真是年紀大了,也健忘了。忙完了這陣子,倒是真該調養調養了。」

「說你呢,看什麼看?我們錦衣衛是不做壞事了,可你這等姦細嫌犯,我們可不是好說話的1一個穿著飛魚服,拿著春刀的年輕書生呵斥著,但配上那書生稚嫩的面容卻是怎麼也看不出幾分煞氣。尤其是這位年輕錦衣衛押著的還是一位六旬左右的老者時,那動作之輕,更是談不上有什麼威脅了。

「這些都是新配進錦衣衛的那些隨軍武校的學子吧?」胡波駐足看著,卻是認出了幾分。也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如何調教出來的學生,這些隨軍武校的學子都是性情上佳,自身學識亦是不差。有了這些式來。隨軍醫院許多事情一下子都輕鬆了起來,至少胡波就找到了三個可以傳下衣缽的好苗子。

當然,也只有這些學子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畢竟。換做從前的那些錦衣衛力士,可說不出「我們錦衣衛現在是不作壞事了」這種話。言下之意,不是說之前就做壞事么?

「這錦衣衛啊,也被殿下革新一清了。只不過,這麼個老人,恐怕不至於是姦細吧?」心中這麼想著,胡波的腳步也挪了過去,先是一禮,隨後又道:「這位後生。你們這是抓了個什麼人啊?怎麼這都六旬了。還要進錦衣衛一遭?」

那學生見了胡波,頓時面色恭謹了起來。這可是臨清城內名望最高的那幾個人了。倒不是胡波多麼有士林聲望,而是說胡波每日勞苦,救人無數,一點不藏私教出無數學子,更是救人至多。這樣一來,聲望想不高也難,更是無人不識這位活菩薩。

「學生錦衣衛反間諜處袁森,這些時日見他鬼鬼祟祟在戰場上左顧右探,驅逐了一次還又看到了。實在是覺得有問題,這才拿了下來。」那袁森說著,倒是有些彆扭了起來:「學生聽聞江湖中人有一種絕技。可以化妝成老者……打算回去問問。」

「只有驅逐?」胡波笑著看了一眼袁森,又看了一眼那老者,笑了起來。眼下看,這老者顯然並沒有受到什麼虐待。而袁森前次只是驅逐,看來也是心懷善意了:「本心是好的。不過真遇到的姦細,還是先拿下來盤問是好。這老者嘛,倒也應無化妝之術,這六旬年歲,我還是看得出的。只不過這般古怪。還得看錦衣衛如何從事了。後生,共勉吧。」

說完。胡波就抬腿要走。

袁森躬身一禮,還未說話。就聽那一直還沒有開口的老者道:「敢問尊駕可是臨清胡大夫?」

「這臨清城,我也算有幾分薄面。難不成閣下到現在才認得出來?」胡波轉身望著。

「一直聽聞胡大夫是江湖之中外創第一,結果後來進了衙門,做了軍漢的大夫。老夫還覺得這是埋沒了本事,沒想到,反而能救了這般多人。」那老者嘖嘖稱奇。

「閣下是?」胡波聞言,望著眼前老者的面目,忽然驚訝道:「難道是……」

……

大明崇禎十六年元月里,隨軍醫院的負荷不斷增大,以至於朱慈烺再度放寬了隨軍醫院徵收醫護人員的要求,徵收了五百男女護兵后,這才讓隨軍醫院的醫護人員得以放鬆一口氣。

而這,自然也暴露出來了連日大戰之中的殘酷傷亡。

伴隨著第一日擲彈兵的大放聲威,其後的幾日戰鬥里,明軍的優勢漸漸不再。朱慈烺雖然竭力打造出一支強兵,不管是後勤、人才亦或者說兵械戰法上,都為起注入了強大的支持。

但戰爭總歸是需要人來參與的。一支新軍的稚嫩,在接連七日高強度的戰鬥之中暴露無遺。

無論是指揮官的面對戰機時的暴露出來的猶疑,甚至失誤,錯誤。還是士兵們在這樣戰鬥之下,戰鬥意志的動遙都讓明軍可以發揮的戰力接連下降。

而清軍,在知悉了明軍的戰鬥方式以後,也迅速改變戰法。

清軍很敏銳地發現了明軍火銃射擊精度的問題。

火繩槍的射程雖然可以高達百步,但實際上想要發揮出最大的戰果是需要到三十步,甚至二十步才可以。百步外的距離,完全無法保證是打到頭上還是腳上,而最多的,是打到天上。

對此,清軍出擊的步卒開始減少,騎兵的參與越來越多。曼古歹戰術也開始重新復活。

清軍竭力發揮著引以為傲的騎射,不斷試圖襲擾明軍的戰陣。

對此,朱慈烺只能竭力報復,憑藉著大軍並不下風的人數優勢用槍炮回擊。只是這樣一來,明軍的傷亡也不斷大增。

還好,在開封兵工廠的滿負荷打造下,大多數的明軍將士都配備了齊全的甲胄,甚至絲綢內襯。這樣的情況下,箭傷反而大多只是輕傷。

大明崇禎十六年元月十七日。

隨軍醫院裡忽然輕鬆了許多。

因為,一些輕傷的士兵也紛紛得到了徵召迅速歸營,充實戰力。

伴隨著城內久違的集合軍號,誰都明白,一場大規模的戰鬥即將開始。未完待續。

ps:感謝~

小牛%?打賞了?10?幣

會稽山人007?打賞了?10?幣

秦風漢魂?投了?2?票

我把死丟了?投了?1?票

anwazhi?投了?2?票

靜日?投了?2?票

紅色讚美詩?投了?2?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