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七章:勝利信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勝利信心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高唐州,清軍營地。)

和托最近變得沉默了許多,整個人開始顯得有些不愛說話,尤其是阿巴泰拒絕了和托繼續上戰場以後,和托就更加沉默了。

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為和托是因為接連幾戰失利讓和托變得沮喪,在發現阿巴泰又拒絕和托雪恥以後,更加傷心。稍稍多一些了解的趙雄卻清楚,這是和托恐懼了。

當一個人開始發現自己十六年努力下錘鍊的武藝與騎術開始漸漸變得不管用的時候,任何一個人也會變得沉默,開始恐懼。

這樣的感覺,趙雄被擄掠進遼東發現自己半生所學的儒學絲毫沒有用處的時候,他就體會過。只不過,大多數人被擄掠進遼東第一個要想的是不是能活下來。如趙雄這樣進一步開始想自己能不能有未來的,或許該用好高騖遠,又或許該用沒骨氣一早就準備叛變。當然,趙雄是用高瞻遠矚來形容自己的。

和托不會覺得自己想到了這一層是如何高瞻遠矚,此刻的他只有恐懼……

恐懼一直以來女真不可敵的形象突然崩塌,恐懼自己的民族,國度……會被複仇的明人撕碎,摧毀。

想到這裡,和托就沉默了。

「小貝勒……饒余貝勒喊您過去呢。」趙雄在和託身邊輕聲地說著。

和托沉默地點點頭,去了阿巴泰的帥帳。

見了和托,阿巴泰目光一下子柔和了起來,輕輕撫著和托對小腦袋,道:「孩子,這幾天不讓你上場,是怕你迷失在了憤怒與沮喪這種亂七八糟的情緒里。這幾天思考下來,冷靜了嗎?」

「孩兒是冷靜了。」和托低聲道:「但我不甘心輸給明人1

阿巴泰笑著,目光里滿是慈祥:「不甘心,不服輸,這是好事。但一次失利算得什麼呢?我女真勇士從來都不怕強敵。一個套子套不牢的熊瞎子,換個鐵夾子就有用了。只要你作為一個勇敢戰士的內心不變,你就可以告訴自己,明軍你一定可以打敗1

聽著阿巴泰粗糙而富有哲理的話。和托的眼睛漸漸亮了起來。

「明軍的變化的確很讓我吃驚,朱慈烺是個厲害的對手,有我們沒有防備住的新招式。但有一樣,火銃也不是完全無敵的。至少這樣一支稚嫩倉促的新軍在我們這樣的老將眼裡,就有很多可以利用的弱點。」阿巴泰說著。看了一眼角落裡嘿笑不停的陳維道,目光里異色一閃而過,沉聲道:「下令全軍,出擊1

平原縣城是位於濟南西北,臨清東北的一處小縣城。

很幸運的,因為朱慈烺大軍駐屯臨清在大多數時候吸引了清軍的目光。故而,清軍只在臨清與濟南中間的高唐州附近活動,一時間倒也沒有讓平原縣的縣民們遭殃。

這樣對於普通百姓而言或許比較好受,但對於有識之士而言,卻感覺分外煎熬。這些時日都擔心清軍忽然打進來,他們卻守不祝

這個時候,飛熊營的到來頓時引起了平原縣上下百姓的極大歡迎。

但徐彥琦站在帥帳內,卻是對平原縣縣令以及士紳們的殷切款待毫無興趣,推脫完了以後,也不知是第幾次對李永德問道:「殿下的軍令,傳來了嗎?」

「校尉。這都是第七次問了……」李永德很無奈:「殿下還未傳來消息,按照舊有指示,以入濟南城為第一要務。」

朱慈烺發給飛熊營的命令有兩個目標,一個是援救濟南城。這是既定的任務。只不過,清軍在高唐州左近活動,哨騎四處,早就將飛熊營盯得死死。貿然援救濟南,恐怕會被騎兵優勢極大的清軍伏擊。

故而,朱慈烺又在軍令之中補充,會兩軍聯動。

而聯動的具體任務是夾擊清軍,還是朱慈烺吸引火力,為飛熊營入援濟南城。這又不一樣了。

朱慈烺沒有發來兩面夾擊的軍令,徐彥琦就只能繼續找機會入援濟南城。

沉默良久,徐彥琦只能緩緩嘆了口氣,發令:「請以我的名義,向殿下……請戰1

……

朱慈烺掃視著台下的這支軍隊。

曾經,一襲整潔軍裝,威武昂揚的皇家近衛軍團此刻在外形上已經變了。戰時的倉促讓後勤無法為每一位將士更換軍裝。

故而,此刻檢閱的軍隊中,大部分士兵的軍裝鎧甲已經變得破舊,沾滿污漬。再也沒有了原先赳赳武夫的豪勇之氣。

對此,朱慈烺卻是更多了一份期待。

因為,這樣一支在七日激戰之中都沒有倒下的大軍在骨子裡開始滲入了更多的東西。

比如沉著,比如堅毅。比如皇家近衛軍團軍人應有的驕傲與勇敢。

這樣的氣質,或許才是一支大軍千錘百鍊后才會有的東西。

「決戰到了嗎?」朱慈烺凝望著前方緩緩出現的清軍。這些時日里,這個老對手開始越來越適應明軍的優勢。他們不再正面硬抗,而是選擇了偷襲,選擇了各處襲擾,只有在發現明軍漏洞的時候才會死命撲上來試圖突破。

還好,皇家近衛軍團的方陣也開始越發堅強,配合擲彈兵的補漏,配合炮兵的遮斷,清軍亦是找不到多高的勝利機會。

「那又是什麼東西,給了阿巴泰決戰的勇氣?」這個問題,已經折磨朱慈烺三日了。

自從明白清軍開始醞釀決戰的時候,朱慈烺便格外警惕地開始思考清軍的優勢以及朱慈烺的弱勢。

「斷糧道?城中糧食足夠。」

「後勤輜重我亦是可以憑藉水運,優勢依舊。」

「炮兵對決,更是我軍佔據優勢。除非雙雙都有方陣?那怎麼可能……」

……

就當朱慈烺疑惑不解的時候,清軍陣中,一個形貌身材高大,形貌帶著幾分邪氣的男子走了上來,高聲大喊道:「明國無道,上蒼怪罪!今日起,明軍上下,瘟疫橫生,以作天罰1

說罷,這帶著邪氣的男子便退回清軍陣中。

明軍上下,紛紛一臉莫名其妙地對視著,隨後目光落在朱慈烺的身上。

朱慈烺一顆心稍稍鎮定下來,又忽然吊了起來:「胡波醫正在哪裡?」

卻不知,此刻胡波也是急切地要找朱慈烺:「殿下,不好了!隨軍醫院突然異常收治了一百零七例異常疾病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