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八章:瘟疫爆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瘟疫爆發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問向胡波:「異常疾病?到底是什麼異常疾病?」

「這些將士都說不舒服,屬下也去診治了,的確異常,不像是畏戰怯戰。╞╡.<。只是一時間尚未能查明情況……屬下……」胡波說著,面有難色。

朱慈烺神情頓時沉了下來。

「殿下!平原縣飛熊營飛鷹傳書詢問,是否要兩面夾擊1這個時候,張鎮又快步走來,問向朱慈烺。

一時間,朱慈烺竟是忽然感覺有種危機四伏的感覺。

彷彿,他面臨的是一個十字路口的關鍵節點。接下來的選擇將會決定著自己的命運,更會決定著跟隨自己的數萬將士的性命,決定自己掌控的土地上數百萬上千萬百姓的命運。

「出擊,還是不出擊?」朱慈烺問著自己。

同樣的,陳永福在看著自己,虎大威也在看著自己。楊文岳、劉振以及柳泉都等著自己的命令。

「殿下,是否還出擊?」楊文岳輕聲道。

虎大威沉聲道:「殿下,第一團沒有問題!隨時可以出擊1

「第二團一樣沒有問題1陳永福高喊。

柳泉想要說什麼,卻聽劉振搶先道:「殿下,騎兵營隨時可以出戰1

「方才清軍之中那個邪氣的男子是誰?他說的是真還是假……一百零七例異常疾病,難道真的是瘟疫?」朱慈烺看著一個個堅定的將領,感覺整個人彷彿都被撕扯成了兩邊。.《。

「為大將者,需有靜氣1朱慈烺默默念叨著,強制壓抑著自己的心平靜下來,低聲道:「寧威1

「末將在1親衛營主將寧威大步走到朱慈烺的身前。

朱慈烺輕輕呼出一口氣,低聲道:「全體都有1

楊文岳、虎大威、陳永福、劉振、寧威以及柳泉紛紛齊齊肅立。

「親衛營斷後1朱慈烺沉聲道:「炮兵營炮擊遮護,擲彈兵隨同壓制追兵。騎兵營為預備隊,第一團、第二團以及全軍將士……」

「依次撤退,回城1

「殿下……」楊文岳不舍道:「這恐怕有傷軍心士氣……」

「末將能戰!請殿下允我出戰1劉振騰地麵皮就紅了起來:「末將不是怕死的懦夫1

劉勝話音剛落,虎大威與陳永福紛紛激動起來:「末將請戰……」

「放肆1朱慈烺低呵一聲。道:「爾等不怕死,難不成我朱慈烺就是怕死之徒?我親自領著親衛營斷後!你們都給我退回臨清城!記住,這是軍令1

「什麼時候,我皇家近衛軍團的軍令形同虛設了?楊文岳。╡╡.〈。現在你給我記住,我到,誰膽敢違逆我已定的軍令1朱慈烺斷喝道:「撤退1

「撤退1楊文岳看了一眼朱慈烺眼中的堅定,低聲大喊。

這一刻,陳永福與虎大威聞言。紛紛頹然地放棄了抵抗。

很快,大炮開始轟擊。只不過,比起此前的氣勢洶洶,這一刻的炮兵營卻顯得有些氣勢低迷。

「傳令飛熊營,進入濟南堅守……」朱慈烺低聲地說著,這一刻,他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沉重。

如果這一次判斷失敗,軍心士氣……就要全面崩潰了。

「可判斷正確了呢?」朱慈烺心中輕輕道:「那意味著一場更嚴峻的考驗……到來了。」

……

「倒是沒想到,朱慈烺的反應還挺快的。」阿巴泰皺著眉頭望著,輕輕呼出一口氣:「讓和托領蒙古八旗軍去追殺一陣。記住,只准放箭,不許近戰。」

這一戰,讓人感覺驚人的順利。

清軍只是騎馬射箭,一路逼退到明軍入城便不再繼續攻城。

彷彿,真的是如那個邪氣的清軍將領陳維道所言一樣……明軍沾染上了瘟疫。

而這個時候,河南黃河以北,京畿南部,山西大部,山東西部紛紛傳來了瘟疫爆的消息。

「大名府知府沈志春奏報。春無雨,蝗蝻食麥盡,瘟疫大行,人死十之五六。歲大凶……」

「山東布政使司奏報,青州府、兗州府瘟疫橫行……」

「河南布政使司奏報,開封府陽武縣瘟疫大作,死者十九,滅絕者無數。人。滎陽縣春大疫,民死不隔戶。三月路無人行……」

「戶部傅淑訓奏報。十二月月,廣平府大飢疫,人相食。十月,順德府,連歲荒旱,人飢,瘟疫盛行,死者無數。真定府,正定大旱,民飢,夏大疫。順天府的良鄉縣,去年瘟疫,歲大飢。今年第二年,大瘟……」

一時間,整個朱慈烺的控制範圍都籠罩在了一片瘟疫的恐慌之中。

這個時候,朱慈烺的大軍再也沒有一點反擊之力了。

至少,在阿巴泰等清軍將領等人看來就是如此。

唯一還讓阿巴泰感覺不舒服的或許就只有飛熊營偷偷摸摸衝進濟南城了。對於這個當初在德州讓阿巴泰前後丟掉兩個整編牛錄的飛熊營,阿巴泰格外忌憚。他只是看了一眼濟南府的防務就知道再想攻克濟南已經很難了。

不過……

山東是富庶的,富庶的地方也顯然不止一個濟南府與臨清州。

曲阜的孔家是格外有錢的。

兗州的魯王更是有錢的。

當時間轉到大明崇禎十六年二月十九的時候。

一個震動天下的消息傳了出來。

「曲阜……孔家沒了……」

京師的山東會館里。

孔胤植渾身顫抖著:「天殺的韃子……天殺的狗漢奸……天不收的什麼太子啊!竟然連韃子都打不走,朝堂養了那麼多兵,都是白丟的銀子嗎?還說什麼抗清義士,我呸……」

「衍聖公……積點口德吧1王宜勝緩緩走入山東會館,朝著陪在孔胤植一旁的兩位同僚一拱手:「太子殿下的大軍可不是朝廷撥款建起來的。而且,殿下而今突遭瘟疫,自顧不暇。聖上都已經召集九卿議事了。」

言下之意,顯然是深陷瘟疫困城之中的朱慈烺連自己都顧不上,如何還有義務去就曲阜?

而且,此前朱慈烺求援曲阜孔家打算幫幫忙的時候,孔家可是拒絕得格外乾脆。倒是清軍打上門去,為了送走清軍這個瘟神,孔胤植還送了人家幾千石糧食呢。

被王宜勝這麼一說,孔胤植原本的話頓時就說不出口了,只能幹嚎一聲:「我那被清軍殺傷的族人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