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一章:又一個神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又一個神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嘩啦啦……

一場大雨在臨清城裡下著。

朱慈烺站在帥府門前,撐著一柄傘,走出了屋子,望著這天色,輕聲道:「好一場大雨埃」

「也不知道……能不能沖刷乾淨這一片天地。」楊文岳跟著走過去,他站在朱慈烺的身後,神情前所未有的複雜。良久,彷彿是鼓足了勇氣,忘卻了心中的擔心,楊文岳用前所未有的銳利目光質問道:「殿下當真沒有料到瘟疫嗎?」

「這種憂傷天和之事,任何一人料到了卻不處理,這都是不當人子之事。」朱慈烺咬著牙,對那邪氣男子前所未有的痛恨。

楊文岳默然不語,沒有出聲了。

瘟疫的擴散比想象之中更加迅猛,更加殘酷。

這個足以將有一整個州府化為人間地獄的災難危害之強大,任何人看了都會感覺到恐懼與顫慄。

四個月前,當瘟疫開始在開封府附近蔓延的時候,恐慌甚至讓一向管理嚴格,井井有條,而且有常志朗鎮守的啟明市也動蕩不安了。最終,還是在新任河南參政、開封知府黃澍的幫助下穩住了陣腳。

可統計結果一上報,所有人都不由哀嘆。

一向以好記性聞名的楊文岳更是恨不得將自己腦袋去撞樹,也不願意讓自己的好記性記住當時的文字。

前去巡視的國子監政務分監學子何冰文在自己的報告之中寫到:「自山西去開封來數百里,見城陷處固蕩然一空,即有完城,亦僅餘四壁城隍,物力已盡,蹂躪無餘,蓬蒿滿路,雞犬無音,未遇一耕者,成何世界。」

又有啟明市醫院的患者口述道:「二月三日那天。暈迷后我終於有了點精神。我記起來孩兒他老舅都七日沒來領藥材了。想起這樁要命的事情,我便去孩兒他老舅那看。卻不料,見了那屋子,隔著老遠就聞到一股子惡臭。走過了整個村子。卻發現整個村子里都瀰漫著可怖的氣息,整個村子冷清清的,一個人都尋不到,風吹來,茅草晃蕩著。只有風聲與捲動的當聲。還有,自從那天起,我便感覺這半年都不想吃肉了。那風吹來……我的鼻子里,再也感覺不到其他的味道了……」

開封並不是疫情的災區。但這個如歷史上一樣並未消失的瘟疫,卻反常地出現在了臨清。

當隨軍醫院上報了這麼多的病例后,朱慈烺突然陷入到了一種恐懼之中,用幾乎十倍於戰場上的高度緊張審視著臨清城的危險。

當敵人變成瘟疫的時候,朱慈烺發現自己很多手段都開始失去了效用。

,卻在城中更加危險,更加肆意地展示著自己的強大。

尤其是當朱慈烺夷平出了足足有四個足球場那麼大的填埋場后。誰都明白臨清城的瘟疫有多嚴重。

一開始,整個臨清城的街道上恍惚間似乎都飄起了白幡。

只不過,此刻的楊文岳卻並沒有將注意力關注在瘟疫上。他前所未有地在乎朱慈烺是如何想的。

朱慈烺困守臨清,滿清顯然又不想來沾染瘟疫,自然也沒有再來攻打。得了飛熊營援助的濟南城清軍顯然一時半會也攻克部下,只是本著搶掠心思的清軍很快就跑去找曲阜孔家,兗州魯王去了。

楊文岳自然也不喜歡孔家,不喜歡衍聖公,不喜歡宗親,不喜歡魯王。講私情。這兩家都是平素不行好事,一心只為私利之人。說公義,也未見他們有什麼建樹。論起國法,毀人家園。逼人為奴之類的惡行更是數不勝數。

平心而言,楊文岳都希望這兩人可以被繩之以法。但換到而今這個途徑,卻變成了清軍洗劫曲阜,魯王戰戰兢兢。這個結果,卻無論如何也不讓楊文岳開心得起來。

他實在是不希望伸張正義反而需要藉助韃虜這種更罪人之手。

雖然,這可能看起來是最佳的解決辦法。惡人自有惡人磨。不需要朱慈烺平衡內部矛盾,不需要朱慈烺耗費心力理順山東地頭蛇。被清軍一番打平,再也無人可以抵抗朱慈烺在山東的威勢。

甚至,只需要全殲滿清大軍,朱慈烺就可以將整個清軍的斬獲都收入囊中……

這樣想著,楊文岳忽然苦笑了起來:「原本,我還以為我們只能困守臨清城呢。沒想到,眼下倒是想到了全殲清軍這一步去了。真是時易世變,變化太快,讓人想不清楚埃」

「雨停了。」朱慈烺輕聲道:「走吧。看看咱們這位救苦救難的活菩薩吧。」

朱慈烺的軍中,原本是有一尊被百姓士卒視為活菩薩的。這就是擅長外傷的胡波。

但在此次瘟疫之中,朱慈烺卻萬萬沒想到,天上又掉下來另外一個活菩薩。

這就是對瘟疫極其有研究的名醫……吳又可。

而能見到吳又可,卻也是一樁格外神奇的事情。

這竟然是被錦衣衛一個探員以懷疑姦細的名義給帶進城裡的。雖然,吳又可自身也一直想接近皇家近衛軍團,知悉一下這大明第一等的醫學體系。

原來,在山東、河南以及京畿交接之處追尋瘟疫痕的吳又可遇到了一路清軍,也就是那透著邪氣的陳維道。此人驅動了百十個投降漢軍抓了三十餘具剛死的瘟疫病患,清理乾淨又換上了明軍的衣裳,趁著戰場混亂,將其裝作是戰死士卒混在了皇家近衛軍團將士堆中。

於是,本著救死扶傷初心的護兵一時不察就這麼將這些人收了回去焚燒。結果,沒多久這些護兵就沾染上了瘟疫。

撐了幾日的潛伏期后,清軍突然大規模決戰,引誘明軍出戰。

為此,朱慈烺一出戰,就發現自己軍中報上了三百餘例瘟疫。

話說到這裡,或許會有人覺得皇家近衛軍團應該是極其悲催才是。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超乎不了朱慈烺的預料,卻一定能超乎陳維道的預料。託庇於朱慈烺完善的軍醫系統,在發生了如此重大的傳染病事件后,胡波立刻就啟動了應急預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