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二章:平定瘟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平定瘟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在朱慈烺的強力支持之下,臨清城的官方民間力量都開始被統合。

隨後,一個個帶著后后絲巾面罩,穿著厚厚棉布隔離服的護兵們迅速出動,將所有可能感染之人全部隔離。

這個時候,陳維道處心積慮只打算感染皇家近衛軍團的心思反而起了反作用。

在皇家近衛軍團嚴苛的軍律面前,無人會反抗,隔離進行得異常順利。

只可惜,前期的蔓延總歸是傳了出去。城中開始時不時出現瘟疫傳染。

就當傳染的恐懼蔓延全城的時候,朱慈烺卻不避艱險,堅持要親眼看病例。

當朱慈烺發現患者基本上都是發熱、嚴重毒血症癥狀、淋巴結腫大、肺炎、出血傾向後,便心中有了準備。

朱慈烺立刻就想到了同時代不遠的歐洲爆發的黑死病,也就是鼠疫。

而這個時候,明朝的瘟疫專家吳又可的表現便格外亮眼了。

吳又可本名吳有性,朱慈烺待之格外有禮,一直稱呼吳又可。吳有性對付瘟疫極有經驗,光是經他收集編撰成書的就有發頤、大頭瘟、蝦膜瘟、瓜瓤瘟、疙瘩瘟,以及瘧疾、痢疾等急性傳染病,他明確指出這些病都不是六淫之邪所致,而是四時不正之氣所為。

換句話說,吳又可是認為瘟疫一定程度上是通過空氣傳播的。朱慈烺聽了,又補充了一下,說這可能是患者口中飛沫傳播,也就是呼吸道感染經呼吸道飛沫傳播。通過呼吸、談話、咳嗽等,借飛沫形成的方式傳播。這也就是護兵被感染后,蔓延到全軍與全城的結果。

吳又可先是不服,但仔細思慮卻不由驚嘆。為此。朱慈烺又連珠炮一般將其餘三種傳染路徑都道了出來。首要就是鼠蚤叮咬。經鼠蚤傳播,事實上鼠蚤叮咬就是最主要的傳染路徑,首先出現於嚙齒動物。其次到蚤上,最終傳染到人。當朱慈烺這般說的時候。吳又可已經不再倉促反駁了,而是敬候朱慈烺繼續論述。

此外,朱慈烺又提出了會通過皮膚感染經皮膚傳播,比如剝食患病嚙齒動物的皮、肉或直接接觸患者的膿血或痰,經皮膚傷口而感染。說到這裡,吳又可已經相信了三分。他親身經歷,見過許多患者家書收葬親屬時因此感染。

到了這裡,當朱慈烺提出吃未熟鼠肉之類東西感染的時候。吳又可已經不得不跟著相信。

心中一陣震蕩過後,作為一名醫生的本分,吳又可又緊跟著激動了起來:「瘟疫可平矣1

治理瘟疫,便如同行軍打仗一樣,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明白了傳染路徑,事情做起了便方便了許多。

首先便是撲殺老鼠,全城大清潔,全城大洗澡。

對此,朱慈烺更是開出了一根老鼠尾巴一百文錢的賞格。又利用臨清是整個北方棉紡市場的優勢,購買了數萬套新衣。只需要一戶清洗乾淨。便以半價方式售出去。

一時間,全城百姓全都沸騰了起來。

殺老鼠的殺老鼠,洗澡捉跳蚤的捉跳蚤。在瘟疫的死亡威脅與新衣和百文銅錢的誘惑下。紛紛被朱慈烺一紙命令攪動起來。

為此,就連不畏瘟疫危險,執意要來臨清看望朱慈烺的趙詩瑤都激動起來。趁著這麼一個時機,恆信商行的錢莊業務突然火熱起來。因為,半價購買都是用的恆信銀票,面值百文、一兩的不記名銀票竟是還出現了規模不小的溢價。惹得趙詩瑤剛剛與朱慈烺你儂我儂沒幾天便立刻投入到了商業上。

至於幾個跟著過來的恆信關聯商家也是意外地發了一筆大財。

有個姓王的商戶從河南運了十六搜大船的煤,本以為天冷可以進京大發一筆。結果遇上戰事,在臨清耽擱了。得知要吃熟食,燒開水消毒以後。全城燃料需求大增,頓時就讓這王商人大發一筆。

至於那些生產口罩衣帽的。更是紛紛歡喜地接了大單。

隨後,吳又可又鑽研出了達原飲、三消飲等方劑。示人以疏利分消之法,試圖控制疫情。

終於,當填埋場裡面迎來第八萬根老鼠尾巴后,瘟疫的擴散下降了起來。當時間滑落到十六年三月的時候,臨清城已經有十日沒有出現新的瘟疫了。儘管,代價是城中死亡人數已經攀升到了兩千六百四十九人。

對於這個數字,吳又可與楊文岳都是一副見到奇的模樣。的確,臨清而今可是有軍民數十萬呢。

也正是覺得這是一個極大的奇,楊文岳對朱慈烺一慣的信任又冒了出來:「殿下這莫不是一早就有準備,覺得可以控制住瘟疫,便放出清軍,讓他們清剿了曲阜孔家吧?」

但朱慈烺卻完全沒有這個心思:「我何曾畏懼過敵人?楊川盛中權我未曾畏懼、劉澤清侯恂,我未曾看得起。死於清軍之手,而不是國法的審判,這於我而言,才是一個遺憾埃」

朱慈烺坐在馬車之中,掀開了帘子,看著馬車穩穩停在隨軍醫院之中。

「殿下,到了。」寧威輕聲道。

朱慈烺點點頭與楊文岳一起走進了隨軍醫院裡。

看著朱慈烺信步走進隨軍醫院,楊文岳原先的猜疑悄然溶解:「殿下自身就在臨清城內,面對瘟疫,更是親身不避艱險。況且,連親衛營之中的將士都有中招的。殿下自己也肯定清楚……誰都無法絕對避免被瘟疫感染。既然如此,殿下又如何可能……做這種事情?」

想到這裡,楊文岳卻更加感嘆起來:「殿下能平瘟疫,度過這一關難關,這才是真正的大不易埃」

悄然步入隨軍醫院,楊文岳看著胡波喜氣洋洋地拉著吳又可出來,道:「殿下,可以確定。瘟疫平定了1

「真的?」朱慈烺聞言,頓時大喜:「城中沒事了?軍中將士呢?可否一戰?」

「都無礙了!可以確保瘟疫不會影響到軍力1吳又可堅定地道。

「太好了,太好了1朱慈烺大笑道:「建奴,萬萬想不到吧!咳咳……」

聽著朱慈烺咳嗽起來,楊文岳、吳又可以及胡波都是勃然變色。未完待續。

ps:卡文……一直寫到現在,午餐沒吃呢,唉!--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