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三章:全面反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全面反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利津縣。

羊口鎮里安靜無比。

打著鄧俊旗號的上百個陌生男子在鎮內行走,舉著戒嚴的旗號讓人無不是紛紛噤聲。

鄧俊在羊口鎮里的名聲並不好,倒不是如何對人殘酷,為非作歹,而是為人嚴苛,絕不容許別人頂撞。

故而,當羊口鎮的百姓知曉鄧俊竟是開始戒嚴,不許人外出的時候,便紛紛收聲,就連那些心中不滿的大戶們也只是記著日後再算,悄然閉門。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兩千餘人擦拭著火銃,檢查者竹筒火藥子彈,開始在羊口鎮外列隊。

與此同時,劉勝則是披掛齊全地帶著鄧俊走到海邊沙地上,尋到了六個衣衫襤褸的大漢。

這六人都是骨架粗大,目放精光,死死盯著劉勝,全然沒有畏懼他身後兩千精壯士卒,此刻見了劉勝,領頭的一人更是率先開口:「這位真的是來打韃子的官軍?」

劉勝被此人的目光一看,卻格外感覺不舒服,下意識道:「我們當然不是尋常官軍。我們是皇家近衛軍團!你說得沒錯,我就是來打韃子的1

「我願帶路!我知道利津的真韃子有兩百零七人,每天都騎著馬,而且要去城外的雲別庵。還有漢軍一千人,蒙古韃子一千三人。……天可憐見,真的有官軍殺韃子了,天可憐見啊1那領頭的大漢聞言,忽然淚奔大哭。

一旁,鄧俊解釋道:「此人是遼民,好不容易在利津安了家,還拖兒帶女都活下來了。這是千中無一的難得……可沒想到,最後還是死在了韃子手裡。」

「軍務司的計劃是驅散馬群,伏擊清軍。我看。只要打光那兩百多真韃子,其他的漢軍蒙古人,都是案板上的肉1劉勝他轉過身。望著齊腰高的草叢,緩緩呼出一口氣:「這一戰。殺光韃子1

「殺光韃子1眾人齊聲高喊。

……

臨清城。

「我怎麼能懷疑……殿下一片赤誠?難道……真的,真的殿下也……?」

想到這裡,楊文岳頓時格外愧疚了起來。就連一旁的吳又可與胡波都惶恐起來,連忙將朱慈烺按住把脈。

只不過,朱慈烺自己也清楚,鼠疫這東西可是有潛伏期的,端則兩日,長則八日。這意味著。朱慈烺要在八天的時間裡需要靜養隔離。這如何不讓朱慈烺心急如焚?

「給我準備一間屋子,我自己提筆書寫軍令。」朱慈烺說著,看得三人都是面色複雜了起來。

胡波沉聲道:「我留下來陪殿下。」

「老夫研究瘟疫這麼久了,誰有我更有資格?」此刻的吳又可對於朱慈烺這位傾心竭力抵抗瘟疫的太子已然心服。

「我要負責軍略,還是我留下。」楊文岳沒有解釋。

「不用說了。三位回去,都立刻服用湯劑清洗吧。」朱慈烺說完,低頭輕咳著,自顧自地尋了一間小屋子。

楊文岳望著朱慈烺的背影,沉聲道:「此事不得傳出去,如有違抗軍令者。皆斬!任何一人要知道此事,都得得到殿下與我的認可1

大明崇禎十劉年,四月二十九。

騎兵營里。

劉振從隨軍醫院回到營房。雙目微微通紅。

伴隨著劉振一回,騎兵營里也頓時炸開了鍋,兩員千戶,十餘員百戶紛紛將灼熱地目光盯著劉振。

但一看劉振雙目有點通紅,議論聲頓時就炸開了

率先說話的是千戶岑鷹飛::「校尉,情況如何?軍務司的作戰可確定了?我們騎兵營要如何處?」

另一個千戶何根更細心一點,擔憂道:「看校尉的目光,難道是此行的結果並不順利?難道我們騎兵營又要窩著不成?」

「這也欺人太甚了1岑鷹飛惱怒道:「一開始面對清軍不宜硬打,要我們騎兵營作為總預備隊保留下來。不讓我們出戰,那也罷了。好歹作為預備隊。關鍵時候啃骨頭,這是應有之理。可這些天來。我們騎兵營的將士們眼睜睜看著袍澤兄弟戰死受傷,要不容易等到要決戰了,一個瘟疫來臨,又要歇了。還好殿下處置果決,更有得天之厚平了瘟疫,這才終於有了機會可以一戰打蒙清軍。可為何到了現在,終於用得上我們騎兵營了,還要將我們藏住?」

「對啊,這是哪門子道理?」何根一聽,也跟著附和了起來。

見何根都忍不住了,劉振心知要遭。

但他此刻可不是如岑鷹飛所言不能上場,一想到對自己有幾乎是再造之恩一般的太子殿下竟然因為走在抗擊瘟疫的前線而病倒,情況未知,劉振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都吵吵什麼,都當這是討價還價的菜市場嗎?」

「可是……」岑鷹飛有點。

「沒有可是1劉振告訴自己,自己已經是校尉營官了,必須忍住情緒:「我們要出戰1

「是我太激動了。一想到……」劉振望著一個個望過來的目光,動情地道:「兄弟們!是我沒忍住情緒。但現在,我告訴你們。這一次,殿下親口說了,這一仗能不能捉得住阿巴泰,就看我們騎兵營了1

「我們騎兵營身為殿下的直屬營團,吃穿用度,從來沒有短缺過。這一次,殿下更是殷切期望,過往場景於心,念念不絕。我劉振原本不過是一個桀驁的老兵油子,這輩子都得殿下信重這才能領兩千多號好兄弟,做一番堂堂正正的事業。」劉振漸漸激動起來:「在場的兄弟們一樣與我一樣,在沒進皇家近衛軍團前,過的都是些什麼糟蹋心肝的日子?現在,殿下的命令下來了。將最重要的任務給了我們,兄弟們!告訴我,你們能辜負殿下的期待嗎?」

「絕不1何根大喊。

岑鷹飛一雙臉憋得通紅,更是興奮地大喊:「太好了!校尉,我岑鷹飛又如何不想立下一番大功!我等這一天已經等得太久了1

「那就讓我們的鮮血,灑在沙場上!讓我們的榮耀,立在碑文上!兄弟們,大明皇家近衛軍團直屬騎兵營,出擊1

……未完待續。!--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