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四章:搶馬進行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搶馬進行時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利津馬場里,一望無際的都是馬群。》し將近三萬匹馬擠在一起,都被放到這裡自由地散養著。

草場的風有點大,海日古卻感覺溫暖無比,他心道:「漢人的地方真是暖和埃都不想回家了。還有這草場,也是這般豐盛,可以讓馬兒盡情歡快地吃草。」

前些時日僵持在戰場上接連勞頓累死累傷的那些馬兒可讓海日古心疼無比。但沒辦法,誰要讓他們這些成吉思汗的子孫現在沒辦法自己出人頭地,要跟著女真人賣命呢?蒙古人的駿馬兒,就得為大清戰鬥。

「真是寧願這樣的日子多有一些呀。」海日古心中想著,目光姚望到了另外一方。那邊,百多人嘻嘻哈哈,騎著一等一的駿馬衝進了一處小山包。

利津這種河口沖積平原是沒有什麼山的,故而,一個小山包就算得上名山大川了,而那上頭,也有利津有名的一處名勝雲別庵。

懵古並不知曉為何領頭的那位叫做貴穆臣的女真牛錄章京要去這裡,當他問起部落里有名博學的長者查干夫的時候,換來的只是一個瞪眼。

想到那兒,他只有低下頭,心道:「還是好好放我的馬兒吧。比起這些女真人,我更喜歡馬兒呢。」

說著,他走向了馬群。今天,可是難得三萬多匹駿馬都匯聚在一起的時候。

……

海日古不知道雲別庵的故事,劉勝這樣京中將門子弟卻知曉得清楚。

不過,他並不打算一窩蜂衝進去兜頭猛打。

許是數月來的安穩讓女真勇士也忘記了警戒,除了十來個看起來像是包衣的漢兵留在外頭以外,這百多人竟是都進了雲別庵中。

劉勝對著一旁的鄧俊丟了一個眼神,示意手下人準備。

鄧俊深呼吸一口氣,大步走過去,見到那領頭的包衣驚訝看來,連忙道:「胡爺……小的有事兒呢。想見見貴穆臣大人……您通融通融?小的在利津城裡找了幾個當紅的娼姐兒呢。什麼?您別擔心您朋友冷落嘍,大傢伙都有份1

……

十數息后。雲別庵外再無一人。

見此,劉勝緩緩呼出一口氣:「吳暉,準備行動1

一個面目機靈的男子悄悄點頭,隨即跟上。

一刻鐘后。

劉勝看了看天色。輕輕揮手一斬。

三十息后,吳暉與渾身大汗淋漓,不斷喘著粗氣的鄧俊出來了。鄧俊看了一眼與吳暉交談后劉勝的表情,心中緩緩出了一口氣:「這一回,老子身家性命都保住了。說不定……還能在上一層樓1

三息后。整個雲別庵里開始燃起熊熊大火。

驚叫與憤怒的人聲不斷響起。

緊接著,就是一陣怒喝與驚慌的聲音。

「來人,快救火1

「走水了,走水了啊!姓胡的包衣,快給我過來1

「我的甲胄呢?該死的,我的兵器到哪兒了1

「有漢人1

……

終於,有人沖了出來。

劉勝獰笑地看了看驚恐萬分的貴穆臣,朝著身後已經列隊待命已久的火銃手道:「齊射,開火1

十步之外的貴穆臣渾身猛地開始連連顫抖,當一顆鉛彈正中貴穆臣腦袋的時候。激揚的衝鋒號響了起來。

「衝鋒啊1

慌亂與恐懼開始第一次在滿洲女真人的心中響起,面對無數個抬著火銃,已然瞄準列隊的火銃手。面對數百挺著長槍,陣列儼然的明軍將士,在沒有找不到甲胄,甚至找不到武器的情況下,女真戰士紛紛血灑雲別庵。

但更加讓他們恐懼的是,火焰不斷蔓延。

這座實際上像妓院多過於像雲別庵的建築緩慢而堅定地開始化作灰燼,冒出熊熊黑煙。火焰暫且燒不到他們,但濃郁的煙霧卻足以讓人嗆死。很快。不甘心這麼窩囊死在裡頭的女真人試圖衝出雲別庵。但撲面而來的槍聲將任何一個膽敢衝出來的女真勇士堅定地射成馬蜂窩。

終於,當一刻鐘后槍聲奚落,整個雲別庵半壁化為火焰的時候,劉勝升起了杏黃炮。

……

「在雲別庵的貴穆臣老爺遇襲了1查干夫驚恐地衝進了帥帳里。

緊接著。在這裡統領蒙古人的布達齊與陳維道紛紛驚慌地帶著各自兵馬沖了上去。

將近三千人,迅疾朝著燃起濃濃大火的雲別庵上衝去。

海日古茫然地看著激動萬分回來的查干夫不解地道:「查干夫大叔,這是出了什麼事情?」

「有一部不自量力的漢軍襲擊了貴穆臣老爺。我看著那邊燃起了大火,就趕緊報告過去了。這一回啊,怕是有一個大功勞要給我嘍1查干夫大笑著。

「查干夫大叔真厲害1海日古敬佩地說著。

查干夫乾笑了一下,心道:「其實。還多虧了那兩個流浪漢哩。這一回功勞下來,說不得也可以赦免了他們的罪,放他們走。」

這樣想著,查干夫忽然想起一樁事:「他們一行不都是六人么?怎麼這才看到兩人……」

……

馬武尋了一匹頗為溫順的棗紅大馬,忽然響起了遼東時的妻兒:「那時,我在遼東養馬,日子和美,妻子兒女俱在……可現在……」

「都讓該死的女真人毀了1馬武心在滴血:「老三,四個點,震天雷都準備好了?」

老三狠狠點頭:「放心吧老大。我手腳最伶俐,這麼點小事還干不好也就算了。」

「好……好1馬武渾身微微顫抖道:「火捻子呢?火藥包,我來點燃,你們先走1

老三有些猶疑:「我跟著老大一起走吧。」

「走1馬武厲聲說著,怒瞪一眼,隨後猛地一拍老三胯下的馬,讓那戰馬頓時吃痛馱著人走了。

到這時,馬武這才盯著火捻子上燃起來的火焰,慢慢笑了,他點燃了火繩,隨後用盡了平生最後的力氣,將起猛地甩進了馬堆里。」

隨後,騎在戰馬上,馬武驕傲地道:「論起養馬,我漢家兒郎,也有遠超蒙古人的天才!那就是我!更何況,這些馬兒的脾性,我已經熟悉了一個月了1

「咻……」馬武猛地吹起一個口哨:「馬兒們!跟我走嘍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