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五章:萬馬易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萬馬易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查干夫猛地翻身上馬,衝上草原,看著那剛剛被聚集起來的馬兒堆,感覺到了異常。.一1三萬匹駿馬,可沒有誰需要特意聚集啊!

轟轟轟……

忽然間,接連二十三十處響起震天雷的爆炸聲炸開。

查干夫只感覺自己的腦袋猛地充血,一下子有點眩暈:「完了……完了……」

震天雷在馬匹中間炸開,聲浪滔天,破片驚人。雖然就是三十個震天雷實際上也造不出多大的危險,但互相併不熟悉的馬兒忽然間被聚集,又忽然間受到這麼猛烈的傷害與刺激,如何還能安定下來?

就是幾千個人聚集在一起都能踩踏死人,更何況……

三萬匹四條腿,踏著鐵蹄的駿馬?

「海日古啊!快跑1查干夫急哭了。

……

陳維道走在路上,和一旁的布達齊套著近乎道:「我說……郡王。您瞅瞅啊,這怎麼突然就冒出來了明軍呢?能燒馬武雲別庵這麼大一個地兒,沒百十來號精幹人手這可做不到。」

「許是民間的明人吧。」布達齊也不懂,但他的確見到了很多難纏的地方土豪,胡亂猜測應付。

陳維道不以為意,繼續套著近乎:「要我說,就算真有明軍還敢進攻,那也是一個字:死。一百多號女真勇士呢,野戰裡頭幾千明軍也敢沖陣。怕得誰了?」

布達齊笑笑,想要說一聲不怕,卻忽然間皺眉起來:「不會是明國太子的兵吧?」

「就算是,難不成還怕有埋伏?這兒都是平地,青草都被馬兒啃光了,哪裡能埋伏得了?」陳維道滿不在乎道。△壹_1k看a︿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布達齊沉聲道:「全軍加,立刻趕去雲別庵1

當三千馬步混合兵馬衝到雲別庵的時候,數道旗幟迎風在空中搖曳,迎風飄揚。其中最高的一桿,更是戳著一個東西。滴著鮮血,甚是可怖。

看到小山包上迎風飄揚的旗幟,陳維道的驚訝足以放進去一顆雞蛋:「真的有明軍旗幟!還真是那明國太子的兵!等等,那是什麼?那是……那是……貴穆臣大人啊1

這一刻。方才的驚訝全然化作成了足額的恐懼。

一個牛錄章京死在了這裡,阿巴泰的憤怒足以淹沒他這個小小的漢軍甲喇章京。

「是他的級礙…」布達齊的心在下沉:「這一回……貝勒爺要怒了……」

「不管怎麼說,先剿滅了這群明軍!不然,我們都要慘了……」陳維道苦笑道:「我怎麼這麼時運不濟……」

「等等……有古怪……」布達齊微微有些不安,翻身下馬。聽著地上的聲音,隨後猛地又上馬:「糟了,有伏兵1

「怎麼可能還有伏兵!就算那朱慈烺再厲害,難道能變出十萬兵不成?」陳維道也顧不得巴結了,厲聲大叫。

但布達齊卻根本不管,領著手下千餘蒙古騎士就開始繞道。.一1

「這是……被……被……」陳維道驚了:「嚇跑了?該死的,到底是什麼伏兵,竟然這麼嚇人?」

陳維道很快就明白了伏兵的厲害。

人馬上萬,無邊無岸。但馬兒上萬的時候,亦是足以當得上一個……無邊無岸了。

此刻。無邊無岸的馬群朝著陳維道衝來。

沖在最先,騎著一匹最為神駿大馬的馬武暢然大笑:「該死的狗韃子,該死的漢軍,現在,你們沒折了吧!受死吧,哈哈,受死吧1

看著眼前的場景,陳維道的腦袋,就彷彿鐵鎚打了一下一樣,懵了:「跑啊1

另外一邊。布達齊忽然又跑了回來。

陳維道當即大喜:「還是郡王夠義氣1

「還嗦什麼,那邊也有馬群1布達齊急哭了。

三萬餘戰馬,幾乎一個巨大的扇形將這區區三千人給包圓了。

小山包上,劉勝靜靜地看著這一幕:「我們退到廢墟後頭。躲開這這個馬群。第一千戶衝到外圍,配合民夫將馬匹收了。第二千戶跟著我,圍殲清軍!這一回,一定要拿到陳維道與布達齊的腦袋1

一個好時辰后。

吳暉提著布達齊的腦袋喜氣洋洋,鄧俊更是驚喜地提著陳維道的腦袋。

見此,劉勝大笑著。將一個竹筒放在獵鷹的腳脖子上系好,輕輕一揮。獵鷹飛揚而去!

……

章丘縣。

這個位於濟南西邊的小縣城一片蕭條,漢軍兩位固山額真神情慌亂。已經快開春了,山東的府濟南城卻依舊沒有攻破。

「明軍裡頭也有真能打的礙…」石廷柱輕嘆一聲。

佟圖賴卻想得更遠一些:「要是明國太子朱慈烺的主力大軍沒有陷在瘟疫里,只怕就不僅僅是攻城不下了。」

「哼,卻也未必。自古漢人守城都是能行,可只要一出城,哪次還不是被我大清勇士擊敗?」石廷柱雖然是漢軍的腦,但其實更像是一個滿洲人,心中並不甘心。

聽此,佟圖賴尷尬地沒有說話了。

就當他倆議論著的時候,忽然間阿巴泰沖了進來,把兩人都驚住了:「貝勒爺?」

「漢軍旗中,還有多少戰馬?」阿巴泰毫無客氣,兜頭就問。

石廷柱是漢軍旗昂邦章京,開口道:「還有馬六百六十九匹。」

阿巴泰聞言頓時就沉默了。滿洲人配備戰馬基本上都是一人雙馬配備,蒙古人則是富餘的一人雙馬,窮困的也有一人一馬。但漢軍旗這裡,卻基本上是三人一馬。尤其是到後頭缺糧的時候,漢軍旗的戰馬大多都被掉了過去,要不是阿巴泰覺得漢軍旗還在打仗,不能太過短缺了戰馬,說不得此刻馬兒就全沒了。

想到這裡,阿巴泰內心一痛,聞了聞心,冷聲道:「你親自領一百人帶五百匹馬過來1

說完,阿巴泰轉身就走。

石廷柱聽完心中疑慮,但礙於清軍嚴苛軍令,不敢反抗,立刻就去辦了。佟圖賴悄悄離開,卻領著親衛隊將剩下的近百匹戰馬悄然出營。

日暮,一個悄然流傳在清軍士卒心中的消息傳來。

「利津馬場的馬兒……都被明軍搶走了1當利津的潰兵伴隨著臨清明軍的出擊一起出現時,整個章丘城一片蕭瑟。未完待續。

ps:感謝~

無盡放逐?投了?1?票

墮血天?投了?2?票

蒼藍時空?投了?1?票

書友12o116235547685?投了?1?票

馬鈺道長?投了?2?票

感謝~

袁yh1234567?打賞了?1oo?起點幣

會稽山人oo7?打賞了?1o?起點幣

雪的狂戰士?打賞了?1oo?起點幣

會稽山人oo7?打賞了?1o?起點幣

q唐寅p?打賞了?1o?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