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章:捷報入通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捷報入通州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PS: 大家除夕快樂,新春吉祥埃

微言會在群里發紅包哦,請直接看作品簡介頁面的群號~

軍情的傳遞顯然是各有差異的。

章丘大捷的消息傳到兗州城只用了短短半日的公服。

但不知怎的,報捷的消息從章丘往北傳到京畿通州,卻是耗時日久,足足過去了五日才有報捷的哨騎沖入通州城。

只不過,許是這些時日報捷的人太多了,以至於當山東出來一封捷報的時候,守門的城門官竟是慣例學起了往日的拖延,扣扣索索,竟是不讓報捷的騎士進去,反而大加盤問了起來。

只見那名作錢夢春的守門官斜著眼,看著風塵僕僕衝來的報信騎士問道:「哪兒的大捷?京畿這邊傳來的捷報都不知幾十處了,到處都有殺良冒功的賊配軍,你又是哪兒冒出來的?」

「這位大人!我輩都是為國殺敵,保家衛國的好男兒!還請嘴巴放乾淨些罷1那報信的騎士得聞大勝,正是感覺與有榮焉的時候,此刻聽了,如何不是惱火。當下就硬梆梆地嗆聲回去。

錢夢春聞言倒是給氣樂了。他鎮守通州,不知多少豪門大族為了進入城中避難苦求不得,眼下一個小小卒子,竟然敢和他炸毛,頓時便感覺前所未有的荒謬,氣極反笑道:「好好好!你叫什麼名字?你說你為國殺敵,那你到說說,是哪裡的大勝,斬了多少首級,多少女真兵,多少蒙古兵,又是多少,都是爾等殺良冒功,從老百姓身上摘下來的腦袋?」

身為城門官,錢夢春是慣會做人的。按說,這種撕破臉皮說對方殺良冒功的事情。都是私底下說,除非真你死我活了,才會攤開了斥責。此刻,顯然是讓錢夢春有些失去了理智。

但那騎士卻是昂然挺胸:「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周天鴻!這大勝就發生在章丘!清軍四千女真兵。蒙古一萬三千人,漢軍旗兩萬人,不是被變作了首級就是被俘,至於具體字數,其後自有有司報上去!至於什麼殺良冒功。告訴你,只有那等敗類做得出!我等絕不會有1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1錢夢春大笑:「你怎麼不說你直接將阿巴泰殺了,把皇太極給抓了?來人,將這假傳軍情的亂兵給我抓了1

「報1

「捷報1

忽然間,又是三騎徑直衝來,看得錢夢春表情猛地一僵,就當他心中懷著不妙預感的時候,忽然間,這三名其實紛紛大吼。

「利津大捷!數萬戰馬擒獲1

「章丘大捷!阿巴泰授首1

「兗州大捷。韃虜退兵敗亡1

……

錢夢春先是一愣,反應過來以後,猛地拔腿,朝著城內沖了過去,丟下一個個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守門士兵。

……

城內,歌舞正在開常

接連的「捷報」讓崇禎皇帝格外喜悅,一連發下諸多賞賜,讓在通州的周延儒大開筵席,宴請「各方」功臣。

比如一直流連在通州沒有回去京師吏部的吳昌時。比如董廷獻,比如坐擁兩百多顆女真兵首級的張璧元,以及聞訊而來趕忙攀附的孔文軒。

接連大開筵席聽人吹捧,又有美女美酒美食。周延儒一下子似乎也年輕了許多,走到哪兒多帶著笑容。

唯一苦了的就只有通州知州黃游與通州總兵邱權。

周延儒是帶著京營兵來的,戰鬥力或許不怎麼強,但那耍威風的本事卻是一等一。邱權本以為自己就已經夠霸道的了,但真正對上了這些自以為背後有首輔大人的京營兵,頓時頭大如斗。這些時日。黃游與邱權不僅要時時刻刻擔心清軍殺來要組織防務,更還得伺候這些大爺。

「爾等說說,這山東局勢而今如何了?聽聞那清軍現在糧草不濟,後勤匱乏,怕是過不了多久就要退兵啦。」孔文軒提出一個話頭,笑著道:「還多虧了首輔大人明鑒呢,一早就斷定了清軍必定缺糧。」

「可不是,三萬匹駿馬啊,放在海邊放牧,肯定是糧草供應不上了。」董廷獻笑著:「就是太子殿下而今真是苦了埃聽聞各處消息都被他們封鎖死了,怕是真的情況不好受嘍。」

「董先生何必如此毒舌嘛。」周延儒一副氣度十足的樣子:「眼下咱們的大敵,還是那清軍。只要清軍退了,一切自然皆休。」

周延儒說得大度,停在董廷獻與吳昌時耳中,卻又是另外一份意味。大明的敵人當然是入寇的清軍,可他們的敵人就未必了。實際上意思就是說打退了清軍,就可以在國內算起總賬了。

到時候,朱慈烺深陷臨清城,兵馬折損,而周延儒又是手握大功,權勢滔天,編幾個大捷上去糊弄過去,佔了權位和輿論,不就是大功告成了?

吳昌時與董廷獻停在耳中,紛紛大笑起來。

張璧元與孔文軒是一知半解,懂了部分,也是連連賠笑。

唯有黃游與邱權聽著,格外不耐煩,心中哀鳴:「這世道,何時能撥開陰雲見天明埃」

此刻,錢夢春朗朗蹌蹌地沖入了督師府。

只見他神魂不安地沖了進來,一臉跌跌撞撞地撞到了七個男僕,十三個女婢,又一路打碎了門庭里安放的戲台道具,徑直衝進偏廳,扯開了殿上正在奏樂起舞的樂手舞女,怔怔地看著周延儒,心中千萬語,竟是不知如何說。

周延儒看到錢夢春一路跌跌撞撞衝進來,雙頰緋紅,如醉酒一般盯著自己,頓時心中大惱,心道我對你如心腹,讓你收城門這是器重你。而今戰時,自己偷偷喝酒也就罷了,還衝到自己府上耍酒瘋,真當不要命了?

就當周延儒想著呵斥的時候,錢夢春開口了:「首輔大人……不好了……大捷……」

「混帳東西1黃游早就不耐煩了,此刻見來了個耍酒瘋的,頓時大怒道:「既然是大捷,如何不好?你這南門好好的不去守著,跑這說胡話?」

錢夢春沒有理會黃游,而是胸中一腔酸酸的味道,大喊道:「是真的大捷!章丘大捷!太子殿下……斬了阿巴泰,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啊1

當……

周延儒站起身,忽然身子一軟跌落在地,厲聲疾呼:「放肆!竟然敢在這裡耍酒瘋,來人,給我將此獠拿下1

「首輔大人1此刻,一名穿著飛魚服,提著春刀的男子走了進來,笑著道:「你的手下發酒瘋了,那你要不要猜猜,本官有沒有耍酒瘋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