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三章:大明擎天柱【加更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大明擎天柱【加更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圖爾格沉默地立在雁門關外,重重輕嘆了一聲。網他與阿巴泰兵分兩路進兵中原,阿巴泰從京畿山海關一側進入,圖爾格則是從雁門關打進了山西。兩軍在京畿附近匯合以後,又分兵各路,劫掠天下。

只不過,圖爾格比較倒霉,在山西先是遇上瘟疫無法在野外獲得補給,在打穿了山西一路試圖進兵河南陝西后,又被回師的孫傳汀

面對孫傳庭這位名帥,圖爾格大城不破,小城又於大明無關緊要。一時間,竟然讓這位清軍副帥無人得知,以至於當和托狼狽從山東帶著千餘殘兵敗將拜託了皇家近衛軍團騎兵營追擊后,眾人才忽然想了起來,還有圖爾格這麼一號人。

面對阿巴泰的慘敗,圖爾格沒有雄心壯志領著數千偏師找回場子,於是值得在官軍亦步亦趨的監視之下,退出了長城。

這一次,他們不再如前五次入寇一樣,攜帶著巨量的斬獲回遼東,回贈給他們的唯有前古未有的損失。

以及,一個女真不可敵神話的破滅。

……

當最後一名清軍士兵離開長城后,大明國內終於可以恢復一些寧靜了。和平,似乎又回來了。

與皇家近衛軍團而言,這顯然是個大喜的開頭。他們開始了最為喜聞樂道的環節。

在位於臨清新城的皇家近衛軍團駐地里,朱慈烺歡欣地宣布了慶功宴的開常

一時間。從臨清新城一大圈地方都被慶功宴佔據了去。

而位於大校場最核心的地方,更是擺滿了桌椅。放好了酒肉。

只不過,滿場的士兵們卻是沒有什麼胃口,紛紛將目光落在台上,定定地注視著幾個緩緩走來,盛傳將校服的男子。

這些人,自然就是皇家近衛軍團的將帥了。也就是朱慈烺、楊文岳、司琦以及各營團朗將校尉。

朱慈烺立在正中。一看眾人殷切望來的目光。頓時笑了,擺擺手道:「孤過來,就是給咱們皇家近衛軍團抬一下檔次的。孤不會講什麼廢話搞些浪費時間的東西,孤過來就一句話:恭賀大家打下這千古留名的大勝1

忽然間,也不知是誰起了個頭,很快,嘩啦啦地全軍都紛紛高喊了起來。

「萬勝1

「萬勝1

「萬勝1

……

朱慈烺笑著擺擺手,將場面交給了楊文岳等人負責。

這一仗打完以後,朱慈烺總算可以清靜了一些。伴隨著軍務的陸續輕鬆。反倒是胡波與吳有性紛紛放鬆了起來。他們終於可以確信,朱慈烺只是偶感風寒,而不是感染了瘟疫。

一連諸多喜訊,倒是樂得朱慈烺也心情上佳。

清軍打跑了。周延儒也很快就要倒台了,軍中的忙碌著讓全軍上下喜悅的犒賞晉陞事宜。就連急急趕過來的小財迷趙詩瑤,也將目光盯在了那繳獲的千萬兩白銀上。

這個數字,當朱慈烺親耳聽到以後也是不由目瞪口呆。

歷史上,清軍洗劫北中國後上繳給清軍國庫的約莫就是這個一兩百萬兩。當然,清軍的軍紀可不會那麼嚴明。四萬士卒,上下藏私就能虛報數百萬兩。更何況阿巴泰自己也要撈一筆。畢竟,皇太極最後才賞賜了一萬五千兩。

其實不僅是虛報的問題,這一次比起歷史上清軍的洗劫還要厲害。陳維道這個不知死活地連孔家都收拾了,自然是搜刮犀利。

而且,魯王朱以派埋了藏銀,最後關頭卻又被人出賣,也跟著統統叫清軍洗劫一空。而和托面對皇家近衛軍團騎兵營的追擊顯然也是無法帶著數百萬兩的家資逃跑,只能亡命狂奔。

於是,這麼一大筆的斬獲最後關頭也只能落到朱慈烺的身上。

對於普通百姓的家財,朱慈烺自然不打算佔為己有,而是推出了戰後復甦計劃,將其最終用於百姓的身上。對於那些大家大戶所聲稱被清軍搶掠的家財,朱慈烺自然就一概留下。朱慈烺可是知曉不少大家豪族變造地契,搶人田地的事情,這種誰都說不清的地方,朱慈烺給出去也沒辦法給到真正苦主的手中。

就這樣,最終匯聚到恆信錢莊銀庫內的銀兩竟是足足有千萬兩之巨。

這麼一個龐大的數字,驚得朱慈烺久久不能平靜。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一筆極為豐厚的政治財富也開始靜候朱慈烺的笑納。

太子臨時帥府書房裡。

「殿下,京師傅尚書的信。」張鎮遞上一份密信。

朱慈烺拆開一看,頓時笑了起來:「大司農當日提出的默認現狀倒是給現在打了一個好埋伏埃這一次,總算能正名了。」

「顧絳呢?讓他去準備,封存八十萬兩入京。」朱慈烺說著,輕輕將自己的大印蓋在一封公文上。

八十萬兩,這顯然是朱慈烺朝著朝廷示好的一個手筆了。

收到朱慈烺的善意,朝堂也果然迅速地在七日後便送給了朱慈烺一封久違的頭銜。

「總管山東、順天府以及河南軍務大元帥。」

朱慈烺上一個總管中原各省剿匪大元帥的頭銜早已經被朝堂行文失效,朱慈烺此刻負責山東、河南各地軍務其實是名不正言不順。

這一次,儘管朝堂給的只有山東、順天府以及河南三個地方的軍權,但其實是已經承認了朱慈烺在這三個地方軍事行動的合法性。

朱慈烺是太子,也並不是進入了文官序列的官員。故而,朱慈烺一開始頗為糾結要如何安排朱慈烺的職務。畢竟,不是文官就不好胡亂插手文官的人事,弄一個督師總攬各路軍務總有些不倫不類的架勢。

換做大元帥這種武官就不一樣了,崇禎皇帝想要怎麼給便怎麼給。

只不過,朱由檢顯然也不會想到。一個大元帥的頭銜,反而弄得而今文官壓過武官的情勢再難制衡。

這個時候,朱慈烺那一批隨軍武校的士子們也終於獲得了一次休假的機會,得以紛紛返回京師。

不多久,京師之中便紛紛傳言起了朱慈烺的傳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