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五章:再入京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再入京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這倒是一個兩全的法子。`」李邦華默默點頭。朱慈烺不光明正大進京,從明面上,就不會逼迫而今崇禎皇帝做出選擇。

顯然,朱慈烺是懷著誠意來解決問題的。

那麼,就看崇禎皇帝如何抉擇了……

通往京師的運河上,一艘不起眼的小樓船悠悠地靠岸。

碼頭上,春風得意的胡濤走在自己的地盤上,穿著一身錦袍的看著這一艘孤船,心中起了惡念,別了一把彎刀就嘿笑著走了上去。

但他只是走了一步,便現整個碼頭忽然間變得安靜了下來。

彷彿是一支野狗走進一片漆黑的密林裡面,卻猛地現天上地下,林中草叢都是埋伏著一條條兇惡的豺狼。

一瞬間,胡濤就可以肯定自己絕對被至少上百個手上沾過血的兇悍給盯上了。

這一刻,胡濤的步伐猛地僵硬了起來,他壓抑著呼吸,感覺自己彷彿嗅到了死神的味道。

啪嗒……

胡濤的鐵尺落在地上,忽然一個踉蹌跌倒在地。`待他反應過來以後,便猛地連滾帶爬朝著身後小巷子裡面衝過去。

此刻,胡濤便見到小巷子裡面兩人又十分自然地重新落座,繼續在小攤販上吃著陽春麵。

到這一刻,胡濤才猛地驚覺,原來這小攤販都換人了!

待到胡濤眼角一瞥看到一抹寒光,頓時將心中的話語立刻收起,拔腿朝著巷子奔去,彷彿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逃離那種可怖的感覺。

「老天爺!怎麼讓小人我竟然差點撞上了錦衣衛那群大爺……」

想明白了自己差點惹了那一方神仙,回到家裡的胡濤總算明白了過來。可憐他在也算這通州碼頭上的一號人物,卻被嚇得如同喪假家死狗一樣。

此刻通州碼頭裡,朱慈烺舒展了一下身子,將手中一副長卷地圖緩緩卷了起來,輕嘆了一聲道:「復原地圖還真是個吃力的事兒埃」

穿越以來,朱慈烺都在竭力將後世知道的東西統統記下來。其中,最為緊要的一處便是這地圖的問題。

比起這個世界上錯漏滿篇的地圖。朱慈烺的地圖憑藉記憶繪製的地圖反而更加精準許多。

下了船,朱慈烺便看到了碼頭上守候已久的錦衣衛,便是北鎮撫司的符禮譙。.?`c?om

看到這個跑去周延儒那邊耍了一通威風的錦衣衛百戶,朱慈烺玩味地看了幾眼。

在朱慈烺面前。符禮譙全無原來的倨傲,謙和平靜,倒是讓朱慈烺悄悄記下了名字。

沒有客套,朱慈烺下了船便上了馬車。

隨後,一個小車隊就這麼輕車簡從地開始朝著京師進。

他在思考入京后的未來。

而這。其實也就是為了在政治版圖上獲得更進一步的權力。但如何爭取權力,那裡頭的說道又顯然太多了。

朱慈烺獲得了大勝,成了大明萬眾矚目的戰神,國之柱石。但這不意味著朱慈烺可以肆無忌憚,真實情況更是讓朱慈烺有種步步驚心,唯恐行差踏錯的擔憂。

先便是皇帝與太子之間主導權的異位。

這個年代,脫離父親掌握,甚至讓父親認不清的兒子顯然是異類的。對於天家而言,一個掌控不住的太子對皇位有多大的威脅,是個正常人就猜得出。

哪怕父子齊心。於公,中樞與地方的矛盾也是一個焦點。

如何平衡,如何化解,這些時日都讓朱慈烺愁腸百結。

朱慈烺乘坐的馬車是臨清軍器工坊專門打造出來的四**馬車,前頭四匹高頭駿馬狂奔,車廂內卻是平穩非常,哪怕行走在並不平直的青石板轉路上也依舊讓車廂內的水杯未有倒出。

過了小半日,當京師崇文門的牌匾落入眼帘的時候,朱慈烺收回了思緒。

路上、傅淑訓與朱慈烺說著周延儒的近況。

「這位前任輔的反應還真是快,一見張璧元被抓了。立馬便自己招了。陛下那邊念了舊情,只是將起革職下獄,結局估摸著就是一個流放的樣子。」傅淑訓說著,有些唏噓。

「沒了那麼多麻煩。也是好事。」朱慈烺說著,話題一拐:「前些時候,與如圭兄提及的那個方案,大司農以為如何?」

「精思妙想,老臣萬萬沒想到埃唯一可慮之處就是是否有足夠多的人可以組織、運行起來。無論如何,登州、青島這兩地的碼頭都是大有可為的。尤其是臨清通往青島的山路……若真是依照民間的方式修築。這也是可以活萬人的大好事了。不過,殿下可真的要注意清楚,勞役之弊,窮盡民力埃」傅淑訓沉聲地說著。

這一次,其實就是朱慈烺手中那將近千萬兩白銀怎麼花銷的問題。

這麼一個巨額斬獲,也虧得朱慈烺班底新興,偶爾冒出幾個蛀蟲也能清理掉。要是由眼下的朝廷管著,只怕三個月後就找不到一半了。

朱慈烺很清楚,錢只有花出去那才叫錢。故而,朱慈烺一直便想著怎麼將這筆錢花出去,辦法,卻也是簡單,大修基建。登州與青島的碼頭,以及山東、河南境內的6路,這些都是可以產生無數就業機會的地方。而且修路就需要水泥,需要沙石,這又是可以帶動一批工坊的需求。在朱慈烺的規劃之中,這些就是未來的財源。比起直接觸碰田稅這個問題,新建的工坊朱慈烺要如何收稅,顯然便簡單許多。

而這麼一筆銀子,而今主要就是由傅如圭在想著怎麼推動起來。

對於朱慈烺如此忠勇自己兒子,傅淑訓一面是高興,一面也是不由殷勤勸說了起來,又給出了幾個法子,兩人相談甚歡,不多久就進了朱慈烺的位於澄清坊的老房子里。

傅淑訓走了,朱慈烺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但他放鬆的時間顯然還不夠。

倪元璐與李邦華攜手而來。

一番客套不提,朱慈烺看著這兩位歷史上都殉國的大臣,心中感嘆,已然斟酌起了如何收攬兩人了。

卻不料,倪元璐一開口就讓朱慈烺驚喜起來:「臣下履職戶部,還望請教殿下練兵治軍之法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