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六章:打造新東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打造新東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面對倪元璐的主動,朱慈烺心中唯有大喜。

只不過,一旁的李邦華倒是苦笑了起來。他是不好反駁這位忘年交,只好在一旁靜靜等著朱慈烺回復。

朱慈烺聞言,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一時間掄起了軍略。

「若論軍事,我卻首推後勤補給。世人都知曉皇家近衛軍團能征善戰,連虜酋阿巴泰都授首,知曉兵精將廣,卻不知一支強軍更在於維持。首要,更是後勤補給。臨清一戰,前後軍務司投入銀兩百萬,為了購買糧食更是窮心竭力。為此,我在軍中前後四度組織人手,編撰後勤標準教科書。從糧食採買規範、戰地乾糧工坊、常備營房食堂委運營一直到兵械調度標準規範林林總總,共計六萬七千字。來人都我準備的那些草稿一應都拿來。」

倪元璐聞言,頓時大喜翻閱起來。

隨後,兩人相談甚歡,又討論起了行軍打仗的一些具體細節。這個時候,朱慈烺便大談特談方陣與長陣的運用。談起新軍訓練之艱難,軍律維持之不易。原本,朱慈烺手中還只有一鎮兵馬的時候,親力親為已經艱難。當兵力擴張到了直屬營與兩個團的時候,朱慈烺已經無法再親力親為了。好在,在楊文岳、司琦等文武將官輔佐下,軍務司系統開始運轉。這其實便是朱慈烺建立的一個中式參謀部。

「人才難得氨朱慈烺目光玩味地盯著倪元璐,道:「隨軍武校的課程都是三月速成班,這麼點的時間,除了將軍紀、操典、戰術都只能略略推廣個概念,具體實務還得手把手教。這也是皇家近衛軍團打得艱難的原因。多給孤三五的年的時間,隨軍武校開展出出一年班,兩年班的總旗、百戶官成熟后,便是此刻的皇太極親征,孤亦能堂堂正正之戰將其圍殲」

「殿下胸中韜略,臣下佩服。」倪元璐心真意切。更是悄悄感慨起了朱慈烺的手腕。在京師講學的那數百個種子進了隨軍武校之後已然脫胎換骨。成了朱慈烺權力系統里有力的支持者。也正是有這麼多人可用,朱慈烺才敢推動軍務司的系統。

甚至,在倪元璐看來,朱慈烺這不像是抱怨。反倒是像是炫耀。就算是大明歷史上最強武將戚繼光也是沒這個班底埃

至於迎戰皇太極也有勝算這種事,倪元璐聽尋常士子清談那是不以為意,絕不相信,但朱慈烺就不一樣了。

在朱慈烺斬了阿巴泰的頭顱以後,這番話說出來就真的擲地有聲。誰都不敢輕視。更讓倪元璐心中微微激動的還有朱慈烺的那種親近。莫不是,殿下認為自己也是人才這樣的認可意味如何,讓倪元璐激動又忌憚,開始陷入了沉思。

這個時候,李邦華也終於有了機會可以開腔了:「殿下,不知如何看待我江南士林玉繩罷官,罪有應得。首輔之位而今空懸,殿下此次入京可是為此而來」

朱慈烺聽此,卻沒有再急著開腔了。

東林黨都是些什麼人,朱慈烺心中當然清楚。這一次周延儒被自己戳穿了面目。自家父皇已然失望,哪怕相信東林黨中或許有些賢才,也很難再信任。

朱慈烺是靠著後世的印象明白這兩人都殉國了。可其餘人呢錢謙益的水太涼朱慈烺可是記憶猶新。

李邦華這一問,顯然還是沒有絕了東林之輩對那首輔之位的心思。

可宰輔的位置,朱慈烺卻是不想碰。這個時候碰了,恐怕父子之間就再難有互信了。

這般想著,朱慈烺卻反問道:「不知左都御史以為當今東林,還有多少賢才」

「這」李邦華頓時被問住了。倪元璐卻心中忽然一亮,敏銳地感覺到了朱慈烺將江南士林悄悄替換成了東林。

這怎麼回答 李邦華沉吟稍許道:「自然是有的。如黃幼玄黃道周、史憲之史可法都是士林信重之輩。臣下亦是明白此二人之才學。」

「能為孤所用否」朱慈烺笑著。

李邦華頓時沉默了。這兩人當然是忠君的。可而今崇禎皇帝還在位呢,這話怎麼答

「孤無意與舊東林。」朱慈烺沒有為難兩人。輕聲道:「若要孤點評東林。不外乎,魚目混雜,泥沙俱下。固然有志高氣潔之輩,但亦是摻雜名不副實之人。東林之中好空談大義。實務全無的人太多了。孤看不上。倒是總憲在崇禎初年時整頓京營之舉,孤深讚賞。」

李邦華謙遜了一句,沒有多話:「殿下繆贊。」

倪元璐卻雙目閃閃,他敏銳地感覺到了朱慈烺對東林朋黨相結並無抵觸:「殿下亦是未想否定我東林罷臣下一直有一個揣測,還望殿下允我放肆」

「但請直言無妨。」朱慈烺正襟危坐。

倪元璐鼓足勇氣道:「我東林已然為朋黨,不知殿下以為如何」

「有人在的地方便有江湖。權欲之爭,必起朋黨。君子黨而不群,孤還是認可的。」朱慈烺毫無顧忌:「但孤不打算起黨政。因為陛下見不得朋黨,故而朝臣之中明明有齊楚浙黨,明明有東林,有所謂閹黨。但無人承認,遮遮掩掩,行秘密之政治,一派烏煙瘴氣,唯有糊弄一人。」

這個糊弄一人說的是誰,三人都明白。

倪元璐頓時大喜,他明白自己這一回賭對了。

朱慈烺並不忌諱朋黨,從朱慈烺毫無顧忌談論東林這個群體的時候,倪元璐就猜到了。對於官員而言,東林的存在是個公開的秘密。但對於皇室而言,東林卻是一個諱莫如深的存在。因為,這涉及到崇禎皇帝的一個心玻朱由檢認為大臣結黨是為了營私的,是為了聯合起來糊弄皇帝的。故而,堅決打擊結黨之輩,當年溫體仁就是這麼把周延儒搞下台的。這樣一來東林自然就諱莫如深,誰都不敢提。

但眼下,朱慈烺卻不忌諱。因為,他要的就是親手打造出一個新的東林未完待續。